“浪姐2”成團,半個好綜藝?
2021年04月17日22:32

原標題:“浪姐2”成團,半個好綜藝?

@中國新聞網

成團並不是結果,一次次超越自我的過程才更吸引人

作者:袁秀月

《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一季成團之夜彷彿還在昨日,第二季已如約而至。

那英不出意料地以C位成團出道,決賽前幾天她曾破例在微博上拉票。她說自己唱了一輩子從來沒求過別人,但如果她不努力發微博求明星朋友的話,她今天不一定能站在這,“我求他們也希望他們以後求我”。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另外成團的還有周筆暢、楊丞琳、容祖兒、王鷗、楊鈺瑩、吉克雋逸,團名沿用上一季的X-SISTER。這季的成團名單中,六位都是唱將,團體的氛圍感也更強。網友都說希望這個團能好好做,但有上季的經驗在,後續還有待觀察。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作為2020年最火的綜藝之一,《乘風破浪的姐姐》曾以一己之力讓“女性綜藝”和“姐系審美”出圈,不僅為討論女性話題創造空間,還讓不少30+的女明星們迎來事業第二春。寧靜、張雨綺、金晨、孟佳、金莎,不管最後成沒成團,都是後來很長時間熱搜上的常客。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當然,有紅出圈的,也有黑出圈的,伊能靜、叮噹、黃聖依、藍盈瑩……幾乎每期都有姐姐被吐槽,她們的情商、外貌和業務能力被全方位評價。因為吐槽,初評級第一的藍盈瑩最後還成了倒數第一。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然而,時隔不到一年,《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一季也成了觀眾心中的“白月光”。不管是討論度還是吐槽火力,第二季都落後於第一季。有網友評價,“浪姐2”糊了,沒能逃脫“第二季魔咒”。還有人說,其實第一季末尾就開始走下坡路了。

《乘風破浪的姐姐2》剛播出時的評價

“浪姐2”真的變味兒了嗎?

從創意的角度來講,《乘風破浪的姐姐》的確另闢蹊徑。但節目其實從開頭就存在一個問題,即立意和賽制的相互割裂。

節目意在展現不同階段女性的魅力,但第一次公演後,很多姐姐都意識到,唱跳的歌曲比純唱的歌曲有優勢,快節奏的比慢節奏的更能得票。演出慢慢變得單一,姐姐們紮著雙馬尾,說著rap,跳著舞蹈,唱著當下最紅的流量藝人的歌,跟隔壁的偶像選秀無異。觀眾期待的對流量邏輯和同質化的反叛,最終也沒能實現。

30+的姐姐能做出一個什麼樣的女團?要個性還是要整齊劃一?乘風破浪的內涵是什麼?30+的女性故事還能怎麼講?

節目海報

這些問題一直懸而未決,一直到第二季開播。第一季的反套路創意讓觀眾耳目一新,話題效果拉滿。但到了第二季,問題依然存在,觀眾的新鮮感卻在慢慢消失。

儘管節目請來了那英、張柏芝、容祖兒、周筆暢等一線歌手和演員,播出效果卻並沒有更好。其中一個原因是,第二季的規則已經固定,嘉賓預設順從這樣的規則,由此減少了很多個性化的表達。

有人評價,姐姐對節目的熟悉,成了她們的枷鎖。比如在初評級中,很多人選擇使用“回憶殺”,反複在觀眾的熟悉點上橫跳。還有一些藝人明確是為了翻紅而來,其表現也像是主題和立意都定好的命題作文,正確卻略顯乏味。

節目海報

第二季在選角上也引起爭議,一些女藝人談論孩子、家庭、丈夫的內容,被網友認為說教意味濃,“感受不到女性力量,沒有第一季開篇那種由內而外迸發的、蓬勃多彩的生命力”。

不過,如果說第一季是高開低走,那麼第二季到後面才出現些許閃光點。可以說兩季下來,《乘風破浪的姐姐》才開始摸索出30+女性選秀的精髓。

“浪姐2”前幾次公演,姐姐們跟第一季一樣,都在表演各種勁歌熱舞,有說唱有舞蹈有特技有造型,但在絢麗之中總缺了點能打動人的內核,選曲和表演也無出彩之處,被網友評價是“大型燈光舞台秀”。

而在後面的公演中,節目出現《如燕》《我》《給自己的歌》等有閱曆和深度的歌曲,舞台的側重點從舞蹈轉移到姐姐們的歌聲表達上。比如在《逆光》中,姐姐們自己設計時鍾的舞台,大屏幕上還有描述每個人心路曆程的小片。五公時,張柏芝的那句粵語獨白“風吹則飛揚,風平則靜安”也成為舞台的亮點。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在賽制上,節目根據初評級表現將姐姐們分為“乘風守擂組”和“破浪挑戰組”,挑戰成功將獲得換位資格,挑戰失敗則可能被淘汰。在這樣的壓力下,越到後面,姐姐們越積極起來,認真打磨表演,思考與觀眾的互動,注重自己的態度和觀點,展現自己的改變,而不像最開始那樣嘻嘻哈哈或吸引眼球。比如“破浪挑戰組”最後一次舞台時,又是威亞又是地板動作,這種拚勁感染不少人。

破浪挑戰組三公演出

大家都說,選秀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養成,其實姐姐也可以養成,這種養成是30+女性對自我的突破。

成團並不是結果,一次次超越自我的過程才更吸引人。對於女性視角的綜藝而言,熱鬧的話題沒有每個個體的故事好看,粗糙的真實也遠比精緻的虛假來得更加重要。

編輯:王伊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