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5年私自轉給小22歲的婚外情人85萬元 其妻子起訴情人要回81萬
2021年04月16日08:21

男子張軍和比自己小22歲的女子高麗(均系化名)保持婚外不正當男女關係多年。在5年時間里,張軍轉給高麗85萬餘元。而在兩人分手後,張軍的妻子將高麗告上法院,要求返還81.5萬餘元。其理由是:張軍無權私自將夫妻共同財產贈予他人。2021年4月,法院對此案作出終審判決:高麗返還張軍的妻子81萬餘元。

60多歲的張軍是湖北人。他和妻子上世紀70年代末登記結婚,一直沒有離婚。但張軍和比自己小22歲的女子高麗多年來一直有不正當兩性關係,自2014年至2018年間張軍通過銀行卡給高麗轉賬744289元,自2016年至2019年間,又通過微信向高麗轉款95197元。

然而在張軍和高麗分手後,張軍的妻子將高麗和丈夫一起告上了法院。要求確認張軍對高麗的贈與行為無效。要求高麗返還自己81.5萬餘元。

法院一審此案認為,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對共同財產具有平等的權利,因日常生活需要而處理共同財產的,任何一方均有權決定,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的,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夫妻一方非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將共同財產無償贈與他人,有違公序良俗,且支付的款項明顯不屬於夫妻日常生活開支,應認定為對夫妻共同財產的擅自處分,應屬全部無效。

張軍將夫妻共同財產擅自贈與高麗,侵犯了其妻子的權益。法院一審判決高麗返還張軍妻子81.51萬元。

高麗不服上訴,稱一審認定自己和張軍多年來存在不正當兩性關係,依據不足,失之武斷。且長期以來,高麗通過本人及父親賬戶,向張軍支付過多筆大額現金進行投資,金額有683000元。而且從2013年開始,自己被張軍聘請到其公司上班。這些錢都是張軍支付的工資和獎金。而其妻子作為該公司高管,對此不可能不知情。

高麗還說,張軍還聘用自己父母上班,也沒有支付工資。這些錢也應該作為工資。因此這些錢不是無償贈給自己的。高麗認為,如果判自己還錢,容易助長不正之風,偏向包養關係的一方。

而張軍的妻子則認為,張軍和高麗有不正當男女關係,有明確證據。首先是二人保持不正當關係期間,高麗曾四次流產,最後一次是2015年左右在某醫院做的引產手術,可申請法院調查;二是張軍清楚高麗身體隱私部位的秘密,一審曾申請法院查驗,但因高麗不配合,不了了之。張軍妻子認為,如果不判決高麗還錢,才是有違公序良俗,助長社會不良風氣。

而張軍則表示,妻子起訴的事實屬實,請求法院維護夫妻合法權益。

法院二審認為,張軍長期以來為維持二人的情人關係,不斷向高麗提供資金滿足其消費支出,而張軍未向其他異性頻繁轉賬支出過。張軍稱高麗多次為其人流,並說明了最後一次人流手術的時間和地點,及在手術期間照顧高麗。且明確知曉高麗身體隱私部位的疤痕。張軍與高麗系婚外情人關係的可能性大。高麗與張軍年齡相差22歲,二人既無特殊的身份關係,也無特別的經濟關係,在長達10餘年時間內提供大量資金,此行為只能解釋為供養行為。

在庭審期間,高麗解釋稱,張軍之所以知道自己身體秘密,是其父母告訴張軍的。而法庭更認為,這一解釋不合理。因為高麗的父母本來是她推薦到張軍公司打工的,且其父母和張軍年齡差不多。在僱傭身份關係下,且年齡相近的情形下,其父母不可能將子女身體上的隱私作為閑談信息告知旁人。因此法院認定張軍和高麗存在兩性關係。

至於高麗所稱,張軍轉款是給其工作報酬,也沒有證據證實。法院認定轉款均為贈予。近日法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