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說實話,看完《我的姐姐》有點遺憾
2021年04月16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說實話,看完《我的姐姐》有點遺憾

小年說:

電影《我的姐姐》得到褒貶不一的評價。姐姐該不該養弟弟?也在網絡激起不少水花。

電影里留下的問題,生活總會給出答案。但前提是我們不再爭論劇情,而去思考改變自己。

說實話,看完《我的姐姐》有點遺憾

作者:我是鐵木君

電影《我的姐姐》在網上爭議性很大,褒貶不一,評論兩極分化。

好奇的我,拉著女朋友晚上十點半,在家附近看完了《我的姐姐》。

就我個人而言,它雖然爛尾了,但這電影對於社會而言,有很大的思考價值。

讓我遺憾的是,很多人為了“姐姐該不該養弟弟”這個話題,討論得火花四濺。

我們要明確一點:

電影存在的意義,是為了讓我們看見某些問題,而不是幫社會解決特定問題。電影的作用沒這麼大,但只要引起我們的重視。

電影里留下的問題,總有一天,生活能成功解決,如同《熔爐》所帶給韓國的意義一樣。

但解決的前提是:作為觀眾的我們,不再停留在表面劇情的爭論、觀點的二元對立;而是明確電影傳遞的觀點複雜性,並重視、且努力地去解決這些問題;

每個人都能去深度思考,願意真正改變自己的觀念和行為。

01

關於這部電影的劇情和邏輯線,大家就算沒看過,也應該被朋友或網上的文章,劇透得差不多了。

簡單來說就是:

一個從小不被重視、大學後就被迫養活自己、幾年沒和父母聯繫的姐姐;

因為爸媽意外雙亡,陷入一個親情倫理困境:

要不要承擔起“長姐如母”的責任,撫養一個沒見過幾次面的6歲弟弟,這麼個故事。

之所以輿論爭議這麼大,是因為電影前半部分,吹響“獨立女性”的調子,起得特別高。

姐姐是新時代的獨立女性,一直為自己爭取自由,怎麼也不讓步養弟弟,看得人拍手稱快。

但弟弟開始異常懂事,姐姐就此心軟。

結局的最後,姐姐(暫時)沒簽領養條件,拉著弟弟逃出來,在雨中相擁,就這麼結束了。

電影戛然而止,讓觀眾如鯁在喉。

讓人難受的原因是,導演突如其來的留白,把接下來故事走向的權利,交給了觀眾。

而作為觀眾的我們,一邊希望安然和弟弟踢完足球後,爽快簽字,趕上去北京的飛機,開啟新生活;

而一邊又受固化的親情倫理影響,覺得安然會放棄自己,走上養弟弟的悲慘生活,不甘又無奈。

我們一邊呼籲平等的權利,一邊又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兩邊都時不時跳出來說服自己,越說服越生氣。

然而,《我的姐姐》不單只是一部家庭倫理影視。

電影最大的問題,也不是姐姐該不該養弟弟,更何況,這兩個角色都很無辜。

它最想讓我們重視起來的,是「自由」的平等性。

02

我的家庭也重男輕女,姐姐為了支持我和我弟的學業,就留在潮汕一家工廠打工。

難道這些女性真的毫無怨言嗎?出現這樣不平等的局面,問題源頭在哪裡?

長期以來的「父權製社會」形態,深深固化著每個人的思維。

“男主外,女主內”,仍然是很多家庭的分工形式,即使女生有怨言,反抗的力量也很微弱。

很多人看到了不平等, 但並沒有合理解決,更多採取的是兩性對立的引戰,喊口號的發泄。

不是我說教你,就是你指責我,不停給雙方扣帽子、貼標籤;

這樣的爭執,只是浪費時間的情緒輸出,生活和社會沒有任何改變,毫無意義。

正如特別中肯的一段話所說:我們真正要討伐、反抗的,並不是這些具備普遍意義的任一個體;

依然是那個陳舊的社會傾向,和它的維護者,無關性別。

03

說回這部電影,為什麼《我的姐姐》能引起這麼大的輿論熱度。

就是因為,電影挑起了性別對立的話題、老一輩和新時代的思維衝突與矛盾;

才讓更多人參與思考:如何改變「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如何讓兩性都能取得平等的自由權。

去直視電影中刻畫出來的現實社會,去正面迎接這些複雜,又有必要解決的問題。

“人生而自由,又無往不在枷鎖之中。”

我們應該攜手解決,衝突枷鎖,而不是彼此都戴著腳銬跳舞。

這部電影,我也和身邊不少朋友討論,也和幾個00後的校友交流。

他們給我的答案,讓我很欣喜:

看完電影只覺得窒息,很慶幸自己生活在男女平等的家庭,作為女生,能夠被完全尊重;

如果之後會生小孩,我一定不會對他們這樣……

這是一部很好的社會電影,不止在家庭,職場上也存在男女資源的失衡的問題;

這部電影最好的地方,就是沒有醜化任何角色,不過姐弟兩個人的問題,就是因為誰都沒有錯,所以才痛苦,錯在逝去的父母;

這種特殊情況,社會能不能提供幫忙,作為新時代的我們,也要好好思考解決方法……

很開心現在的年輕人,認知越來越完善,世界觀也足夠強大和包容。

因為他們,才是能夠改變社會風向的主力軍。

我相信我們的下一輩,會比我們幸福。

到那時候,不會出現誰要讓誰的性別論,他們都有上學的機會,也都有被尊重的權利。

女生結婚不用一定要生兒子,也可以不生孩子;

也可以是男主內,女主外,或者一起共同負責;

更重要的是,世界不再那麼暴躁,不會有人再擅自插手他人的生活。

他們都能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模式,他們也都有權利,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04

《82年生的金智英》小說扉頁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由衷期盼世上每一個女兒,都可以懷抱更遠大、更無限的夢想。”

在文章的最後,我更想說:

由衷希望在未來的時代,每個人都能刪去腦海里的固有偏見,撕掉身上的標籤;

每個人都能自由而平等地,懷抱更遠大、更無限的夢想。

而不是像俄羅斯套娃一樣,因為多種外在的束縛,被框柱了,原本擁有無限可能的一生。

我們理想中的世界,只能通過我們實際的轉變,而得以實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