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山市百年前華僑創辦的學校,一度蒙塵,如今重生
2021年04月15日09:12

原標題:台山市百年前華僑創辦的學校,一度蒙塵,如今重生

在兩車道的鄉道駕車暢行,兩側是正在收割中的無盡稻田,金黃色一直延伸到遠方,間中散落一個個小村。

眼前的道路太過熟悉,我甚至能大致說出下一個經過村落的名字。駛至恒興村時,我不經意向村子對面馬路一瞥,卻見到了陌生的景緻——新建的拱頂校門,中央刻著“廣平學校”四個字,院內鋪著水泥路,兩側的草坪上是兩棵高大的鳳凰樹,枝葉繁茂。

一棟兩層西式教學樓,立於院中央,外立面兩根圓柱,撐起頂端山牆。山牆下方寫著“廟邊華僑中學”六個大字。紅色大門與黃色窗欞都是嶄新的,對稱的拱券走廊採光充足,樓頂是方形圓頂鍾樓,刷著在陽光下耀眼的白色和米黃色。

廣平學校校門 本文圖均為 葉克飛 攝
廣平學校校門 本文圖均為 葉克飛 攝

廣平學校校門 本文圖均為 葉克飛 攝

老實說,這是一個在我看來稍顯過火的改造,它顯得太新,甚至帶著點影視城風,不再有老建築的觀感。

但我也為它的新生而慶幸,因為就在一年前,我也曾經過這裏,並為它的凋零破敗而惋惜。

一年前,我在探訪台山端芬鎮著名的翁家樓時,曾在此停留。起先是為了恒興村前那片稻田,結果扭頭便見到馬路對面的廣平學校。

那時,它極度破敗,圍牆坍塌幾處,院內雜草叢生,沙土路上堆著建築垃圾,窗戶悉數破碎,教學樓上的校名字跡已經完全模糊,以至於我在發朋友圈時只能用“無名老學校”代稱。

一年前的廣平學校
一年前的廣平學校

一年前的廣平學校

對於一棟破敗的老建築來說,一年時間說長不長,但已足夠改變命運。所幸的是,等待它的不是更加破敗甚至拆毀,而是重生。

這所學校建於上世紀20年代,已有近百年歷史,當年由廟邊村翁姓旅美華僑合力籌建。校名題寫者是民國元老、書法大家于右任。

1949年後,廣平學校一度改名為上澤僑中,又一度停辦。上世紀80年代後複校,改名廟邊華僑中學,後來在撤並大潮中停辦,校舍也一度荒廢。

一年之間,我兩次與這所學校相逢,見證了它最不堪的樣子與重生。

在台山這個小小縣城里,因為華僑的熱心,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陸陸續續建起九十多所現代標準的學校,遍佈一個個村落。

它們外觀中西合璧,校舍寬敞明亮,設施堪比大城市,在廣州與港澳等地延聘師資,創造了中國近現代史上的縣域教育奇蹟。但在此後的數十年間,它們漸漸告別教育使命,在歲月中漸漸蒙塵。

一年後的廣平學校
一年後的廣平學校

一年後的廣平學校

所幸的是,越來越多的學校得到保護,進而得到改造,廣平學校並非唯一。

望崗男校與女校:一左一右衛護村子

台山四九鎮的望崗村,是台山第一批經過改造的“網紅村落”。

望崗的先天條件相當好,位於公路旁,並不偏僻。它與公路斜斜相對,形成一個犄角,填充這個犄角的,是一片三角形稻田,兩列老式電線杆橫穿稻田。

每逢稻子成熟時,任何一個角度拍攝稻田,都是極美的景緻。當然,最美的是望崗村與稻田連為一體時。

望崗村與稻田
望崗村與稻田

望崗村與稻田

望崗村很小,一座高聳碉樓與幾棟洋樓一字排開,構成村子的外圍。碉樓外牆上有“望崗碉樓民宿”幾個大字,也是望崗村的最大賣點。

不過相比民宿,更讓我感興趣的是學校。碉樓邊的青磚洋樓,如今是碉樓民宿的服務點,也是一間私廚。頂端山牆下“望崗分校”四個大字,揭示了其舊時身份,當年,這座兩層洋樓是望崗村學校所在地。

望崗分校
望崗分校

望崗分校

村子盡頭的兩層洋樓也是學校,山牆下刻著貨真價實的“望崗學校”四個字,一樓大門上方則有“隆興家塾”四字。它還有一棟以二樓天橋相接的小小副樓,拱門拱窗,小巧可愛。

洋樓雖然保存完好,但歲月斑駁,加上遙立村子一角,顯得寂寥。顯然,望崗這個網紅村的改造,還沒有拓展到這一頭。在它旁邊,還有兩棟相似的洋樓,都是舊時民居。一條水泥路伸向村外,一棟碉樓立於稻田間,曾與村口那棟碉樓民宿一起拱衛村子。

小小的望崗村為何既有“望崗學校”又有“望崗分校”?原來近百年前的它,專門設置了男校和女校,各居村子一頭。想來,望崗村的這個設置,既可以說是先進,也可以說是落後。

先進是指村中女童都有免費入學的機會,至於落後,是因為當時台山許多村小都是男女入讀,已無需刻意區分男女。

望崗學校真容
望崗學校真容

望崗學校真容

玄潭學校:盛放的勒杜鵑

與望崗村類似,同在四九鎮的玄潭村也不算偏僻,同樣具備良好的改造條件。

在遍佈鄉間老洋樓的台山,玄潭村的顏值並不高。它沒有高聳洋樓,也沒有碉樓拱衛,新舊雜陳的村屋,讓人沒有探索的慾望。

不過,沿著新修的水泥路駛入,被改造一新的玄潭學校立於村口,吸引了所有目光,這就足夠了。

玄潭學校建於1924年,為玄潭村華僑捐資建成。它的外觀十分別緻,中西合璧。

它並沒有使用常見的拱廊結構,正面大門是中式風格,上方開著圓窗,“玄潭學校”牌匾之上是西式山牆和波浪式山花。圓窗兩側各有一個拱形陽台,欄杆卻是中式。對稱兩邊的青磚牆都是典型中式風,頂層中央是方形尖頂小亭子,兩側各有一個圓亭。雖然處處混搭,看起來卻不突兀。

玄潭學校
玄潭學校

玄潭學校

如今的玄潭學校已經煥然一新,被改造為玄潭原舍民宿。它也曾荒廢閑置多年,2016年啟動修繕工程,變成今天的樣子。

雖然變得“光鮮”,但玄潭學校仍然與村子融為一體。院子大鐵門兩側的欄杆上掛滿了紫色的勒杜鵑,映襯著老學校的白牆。門前的廣場上,村民正在曬穀,一地金黃顯出豐收的樣子。村民還搭了木架子,一條條白菜掛在架子上晾曬,未來會變成廣東人煲湯時極愛的菜乾。

玄潭學校前村民曬的菜乾
玄潭學校前村民曬的菜乾

玄潭學校前村民曬的菜乾

玄潭學校旁有一棟兩層舊樓,頂端有“玄潭小學新樓”的牌子。說是新樓,看造型也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左右的風格。在漫長歲月裡,玄潭村的幾代孩童就在這兩棟樓里得到啟蒙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玄潭村以伍姓為主,僑胞遍佈海外,曆來人才輩出,其中最知名的當屬伍冰枝——加拿大第26任總督,亦是歷史上第1位華人總督、移民總督,史上第2位女性總督。

草坪里:網紅村里的小學校

水步鎮草坪里是台山這兩年最網紅的村子,它就在公路旁,但長期不為人知。也正是藉著這幾年的鄉村改造風,它迎來了新生。

這個僅有200人的小村子,始建於明代。進村之後,首先入眼的是兩座祠堂,一為積玉林公祠,一為慶齊林公祠。兩座祠堂之間有一棟修葺一新的洋樓,名為聚壹堂。兩座傳統中式祠堂與一座羅馬柱配山花牆洋樓的組合,看起來實在有趣。村前廣場還豎著四塊舉人碑,為道光年間己酉科拔貢生林元芳所立。

村子雖小,但佈局開闊,與大路隔塘相望的一排房舍,堪稱草坪里的顏值所在。一棟兩層洋樓小巧精緻,頂端的古羅馬式山花頂配雙柱廊,古樸的“草坪小學校”五個字滿滿民國風。

草坪小學校已成了咖啡館
草坪小學校已成了咖啡館

草坪小學校已成了咖啡館

如此袖珍的小學,我還是第一次見,不過以草坪村的小小體量,倒也合適。如今,這座舊校舍已經變成了咖啡館。

草坪小學校的側後方,是一棟更為精美的洋樓——隆深家塾。建於清代的它,青磚牆面,二樓拱廊是典型西式風格,頂端山花牆上有“隆深館”三個大字,拱廊下方的彩雕卻是南粵古代鄉村特有。在草坪小學校之前,隆深家塾曾經承載著村子的教育功能。

隆深家塾
隆深家塾

隆深家塾

百餘年間,一代代草坪村民從村前碼頭出發,漂洋過海,前往異國討生活。也正因為村民大多移民海外,使得村中房屋長期空置,一度荒廢。但也正因為無人居住,所以就少了許多拆拆建建的動作,沒有其他村子裡常見的馬賽克外牆新房,整個村子沒有遭到景觀破壞,實在難能可貴。

穿過隆深家塾旁邊的巷道,可見到一個開闊廣場。新鋪的石板路面,花壇整整齊齊,幾列洋樓一字排開,一直延伸到村後田地。這幾十座洋樓都是青磚牆身,門口向內開,窗子向外,能起到防禦功能。每棟洋樓的窗花各不相同,雕工精美。有些洋樓配了羅馬柱天台,非常別緻。

洋樓細節
洋樓細節

洋樓細節

一個小村能有如此規模的洋樓群,即使在洋樓如雲的台山也不多見,可見舊時草坪里的富庶。如今的它們,經過修繕後重煥光彩,就像村前的草坪小學校一樣。

無論望崗學校、玄潭學校、草坪小學校,還是一年之間獲得新生的廣平學校,它們都“戰勝”了命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