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保險,“鏟屎”路上的又一個“坑”?
2021年04月15日08:11

原標題:寵物保險,“鏟屎”路上的又一個“坑”?

“毛孩子”生病、

“鏟屎官”傷神,

是不少飼養寵物的人都有過的經曆,

而居高不下的看診費用,

幾乎也讓所有養寵人

有過同樣的感慨:

“寵物看病比人貴多了!”

也正因為如此,近兩年來,市面上陸續出現的“寵物醫療保險”,很快便得到了養寵人群的青睞。僅是“低保費、易審核、0自付、病種全覆蓋”這樣的宣傳“關鍵詞”,便足以讓不少養寵人決意購買。但真到了需要申請理賠的時候,寵主們才發現,事情遠沒有想像中那麼輕鬆,實際理賠過程中遭遇到的“限製多、審核慢、拒賠付、有理沒處說”,直教人大呼“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不少寵主為愛寵購買醫保後都遭遇過理賠難的情況(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不少寵主為愛寵購買醫保後都遭遇過理賠難的情況(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踩坑經曆:拒賠理由千千萬,總有一個“命中”的

避雷Tips:購買前看清細則很重要

市民宋小姐是自己圈中最早購買寵物保險的人,在朋友們仍持觀望態度時,她便已為自己的貓“七七”買好了保險。去年10月以來,七七因頻繁嘔吐多次就醫,宋小姐多次申請理賠卻都以失敗告終,6次不同的遭拒經曆,也讓她只能苦笑著稱,“人生第一次買保險,感覺也是最後一次買保險了。”

據宋小姐回憶,七七首次就醫並未查出病因,因此檢查費用也沒有能夠得到理賠,“花了兩千多做檢查,一切正常,醫生就讓回家觀察狀態。申請理賠需要提交很多材料,缺少任何一個都不可以,第一次少了診斷書和用藥清單,結果被拒了。瞭解清楚後讓醫院補開了材料,再次申請還是被拒絕了,因為非疾病的檢查不享受理賠。”

可愛的“毛孩子”一旦生病,主人往往需要投入大量時間精力與金錢(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
可愛的“毛孩子”一旦生病,主人往往需要投入大量時間精力與金錢(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

一個月後七七在另一家醫院被診斷為反流性食管炎,有了上次的失敗經驗,宋小姐將所有材料都準備齊全後才進行申請,然而前後申請三次,卻接連遭遇三次拒保,讓宋小姐頗感無奈,“第一次說這不是首次患病,因為已經為嘔吐看過醫生,我覺得不合理,理論後讓我再申請,結果又拒絕了,因為我去的醫院不是定點醫院,但我選擇的是定點醫院的賠付比例。非定點賠付需要補充材料,我又花了半個月時間等材料都齊全了第三次提交,還是被拒了,因為已經超過了他們要求的就診後15天內提交的時限。”

理賠屢屢遭拒,貓的情況也未見好轉。直到今年1月,七七最終被確診為持久性右位主動脈弓,必須通過手術方能徹底治癒。昂貴的手術費用讓宋小姐倍感吃力,因此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再次提交了理賠申請。但持久性右位主動脈弓是先天性疾病不受保,宋小姐的申請再一次得到了拒絕的答覆。

針對宋小姐的遭遇,記者採訪了曾在某大型保險公司擔任保險理賠核保員的王偉,他表示,宋小姐這樣的客戶並不少,特別在網上投保逐漸流行後更為常見,“傳統方式買保險會有保險經紀人,很多問題,經紀人需要一一進行說明。在網絡平台購買保險,經紀人這一塊是缺失的。因此網上投保,更需要自己去閱讀相關的條例,購買前看清楚保障範圍真的特別重要。”

在宋小姐的理賠遭拒經曆中,“單次就診多次申請”的經曆佔據了絕大多數,如第二次就診後進行的前兩次申請,提交的材料一模一樣,但卻因為不同的理由遭到拒絕。那麼保險公司在拒絕賠付時,是否需要列明所有不符合條件之處呢?

貓狗不會說話,因此只能靠各種檢查找出病因(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
貓狗不會說話,因此只能靠各種檢查找出病因(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

這一問題王偉亦給予瞭解答,“核保時,每個核保員都有自己的審核習慣,同樣的材料,有人會先注意到醫院是否在定點範圍,有人會先注意到疾病是否在理賠範圍,其中只要有一條不符合要求,這份材料便不需要再進行後續的核查,因此看不到材料中的其他問題非常正常。所以還是回到最初的建議,在缺少經紀人指點和協助的情況下,儘可能按照要求提交材料,才是順利獲得理賠的最佳方法。”

踩坑經曆:貓大18變,我不能證明“我的貓是我的貓”

避雷Tips:選擇購買可進行寵物身份識別的險種

市民李女士的貓“布萊克”是一隻暹羅,在3個月大剛到家時,布萊克全身的毛還是白色的,只有鼻樑位置有一片黑。隨著年齡的增加,布萊克也和許多暹羅貓一樣開始變色成“挖煤工”。

暹羅小(受訪者提供)

去年3月,布萊克因為急性腸胃炎就醫。李女士想起自己曾為布萊克購買過保險,便進行了理賠申請,然而因為8個多月來布萊克的外形改變較大,導致核保員無法判定這與當初投保的是否為同一隻貓,最終李女士的理賠申請沒有獲得通過。

暹羅大(受訪者提供)

李女士對此感到十分無奈,“本身暹羅貓的外形就是會這樣改變的,貓和人又不一樣,也不能驗DNA,又沒有身份證,你讓我怎麼證明我的貓是我的貓呢?”

不少寵主與李女士有過相似經曆,貓狗生長週期較短,幾個月時間外觀可能便有很大的改變,一般情況下,可通過辨識面部和身體的色塊與花紋特點進行認定。但碰上純色毛髮或是像暹羅這樣成長過程中毛色會發生變化的特殊品種,如何認定寵物身份,往往會成為理賠過程中的一個難點。

某寵物醫保服務平台負責人張樂(化名)接受採訪時表示,目前國內尚無一套通用的寵物身份驗證法,現行的主流方法以圖片辨識和鼻紋識別技術為主,其中鼻紋識別的準確度可達90%以上,但需要采樣比較麻煩,難以快速推廣;圖片辨識雖然方便,但作為驗證法依然不夠權威,“比如有的寵主家裡養了幾條狗,都是同品種同毛色,他只買一份保險,無論哪隻狗病了都來申請理賠,因為單從外觀看,每隻狗長得都差不多。”

就醫中的狗狗(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就醫中的狗狗(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在張樂看來,寵物身份驗證難,不僅讓投保人有苦難言,也讓保險公司面臨的騙保風險居高不下,“國際流行的芯片植入肯定是最科學的方法,但這個方法推廣普及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因為涉及到技術開發、設備投放等一系列的問題,而且我國寵主對芯片植入技術的接受程度低也是一個製約因素。”

踩坑經曆:小程序購險更划算?遭遇“李鬼”無處理賠

避雷Tips:只購買保險公司承保的險種

過年期間,市民小董通過某微信小程序為自己的狗“浩克”購買了一年份的醫療保險。一個月觀察期過後不久,浩克腿骨骨折,在醫院住了近半個月時間。由於自己購買保險時,保險條款中有入院即賠的條款,小董便按照要求在小程序里提交了住院證明材料。

然而直到浩克出院,理賠進程依然顯示“審核中”。小董想要聯繫人工客服時,才發現小程序上未提供聯繫電話,且在線的人工客服也遲遲未有答覆。為了討個說法,小董給銀保監局撥打了投訴電話,然而銀保監局核查後告知小董,他購買的並非保險公司推出的保險,而是由一家網絡科技公司銷售的“寵物醫療增值保障服務”,因此並不在他們受理管轄的範圍之內。

小董這才意識到自己“買了個假保險”,連忙通過各種方式搜尋該小程序所屬平台企業的全稱,發現其在工商登記的經營範圍中與寵物相關的內容只有非醫療性寵物健康諮詢一項。“當時是看到這個保險覆蓋面比其他的都廣,很多別的保險不保的病種都保,保費還便宜,才在這上面買的,誰知道最後買的還不是保險,想維權都不知道找誰,真的只能自認倒霉。”

廣東合富律師事務所律師何偉表示,小董購入的產品看似保險,而不是保險。賣方利用小董追求性價比的心理,以模糊的話術誘導小董購買,實際上是屬於市面上常見的“擦邊球”行為。小董的遭遇,可參照《民法典》中訂立合同時存在‘重大誤解’的情況,要求解除。這個情況下,買方有權主張撤銷購買,但只能通過訴訟途徑解決。由於此類糾紛涉及的金額一般比較小,相對維權成本較高,大部分的消費者可能就吃啞巴虧了。小董也可以通過向工商部門投訴的方式進行維權,但可能也會是一場‘持久戰’。

何偉建議,“規避此類風險,最好的方法還是在購買時多作甄別,儘量選擇正規渠道銷售的由保險公司承保的險種,不要購買來路不明的產品,在購買時多進行同類產品的對比,貪圖便宜或者貪圖省事到最後反而得不償失。”

養寵之風盛行,但寵物相關的保障卻依舊有多處空白(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養寵之風盛行,但寵物相關的保障卻依舊有多處空白(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與“寵物看病比人貴多了”的感慨相似,“寵物保險理賠難度不輸給人”也漸漸成為了不少寵主的共同心聲。放眼當下,寵物醫療保險仍不盡如人意,理賠難的情況頻發,也讓不少觀望中的寵主不敢進一步嚐試。在養寵之風盛行、寵物醫療費用依舊高昂的當下,能夠為寵物提供保障的寵物醫保,越來越成為養寵人的一種急切“剛需”,但可惜的是,要讓寵物醫保能真正成為一種“保障”,恐怕還需不少時日。

撰文: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影: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