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校園里,藏著“泔水桶”瘦身的秘密
2021年04月15日08:51

原標題:上海的校園里,藏著“泔水桶”瘦身的秘密

這個學期,徐彙實驗小學食堂外,出現了五張有意思的折線圖。折線圖標明的不是分數,而是各個年級、各個班級的光盤行動“戰果”。

從去年9月起,學校啟動了“厲行節約 愛糧節糧”活動,然而,一個學期下來,總務主任王紀峰發現,一些孩子的浪費行為有“回潮”現象。於是,老師們又出一招,鼓勵孩子們利用數學課上學過的統計方法,對各班剩菜進行稱重,並製作月度“光盤人氣榜”。

折線圖附近,擺放著紅色的泔水桶和記錄冊,每個班級每天的廚餘垃圾數量都由小誌願者們記錄得清清楚楚。方案實行了一個多月,效果顯著。起初,有的班級剩菜剩飯達一兩公斤,如今,折線幾乎都“貼地”而行,泔水重量普遍低於0.5公斤。

而在上海師範大學,大數據統計結果同樣令人欣慰——通過打造數字化、智能化高校餐飲新模式,學校廚餘垃圾量同比減少了7.3%。昨天,記者走訪了上海的多個大、中、小校園,探尋出泔水桶“瘦身”的秘密。上海,正通過種種舉措,將“食育”教育融入青少年生活版塊,從小培育愛惜糧食意識。

圖說:上師大雲餐廳打出了“我的餐廳,我做主”的標語 新民晚報記者孫中欽/攝 下同
圖說:上師大雲餐廳打出了“我的餐廳,我做主”的標語 新民晚報記者孫中欽/攝 下同

秘密1:彎腰耕作體驗勞動不易

我國人均耕地為1.4畝,全世界人均耕地是3.2畝,一些國家則達到了人均8畝……在上海師範大學愛糧節糧宣傳月上,生命科學學院黃學輝教授用一組數字說明了糧食問題在我國的重要性和緊迫性。經過多年的艱苦工作,他帶領團隊研究構建了迄今為止最完善的水稻數量性狀基因關鍵變異圖譜,開發了一款智能化的“水稻版”導航平台和軟件包,為水稻育種提供精準導航服務,也為高產、優質、多抗水稻新品種的快速培育提供了技術支持。今年2月2日,該研究成果成為國際頂級期刊Nature Genetics的封面文章。

在黃學輝看來,當同學們真的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田野鄉間之時,方能更真切地感受到每一粒米都來之不易。他介紹,團隊也計劃將在校園里開展一些科普工作,“解決糧食問題,不僅要通過水稻育種來‘開源’,更要重視糧食浪費問題,才能‘節流’。”黃學輝說。

在上海中小學校園,越來越多的學生開始體驗耕種的辛勞。春光正好,徐彙實驗小學內,一群三年級孩子正在校園農田里忙碌。“我們要用耙子把土塊敲碎,再用小鏟子把小石子挖掉,這樣植物才能吸收到營養”“香菜的葉子胖胖的,蘆蒿葉子是細細的,那些開花的是野草,要清理掉!”“絲瓜小苗要移植到架子旁邊,因為它們會爬藤”“看,這裏有土壤傳感器、環境傳感器,還有自動噴淋裝置”……說起“務農之道”,三(1)班男孩何治寧和女孩於詩涵頭頭是道。一隻小蚯蚓在給剛播下的黃豆翻土,吸引了不少小腦袋湊近了看。

副校長陳霆婷介紹,孩子們正在上的,是一門名為“樂在田野”的課程。三年級的孩子們通過學習《植物朋友》《神奇的種子》《種植初體驗》《設計溫室》等知識,掌握種植入門知識與技能。不僅對孩子們,對年輕的老師們來說,這也是全新的體驗。去年,由於播種的季節不合適,小麥和蘿蔔種植失敗了。在長橋社區學校的老師指導下,今年春天,菜地裡終於有了一片欣欣向榮的樣子。師生在播種、培育和收穫過程中,感受生命的神奇,更體驗勞動的不易。

同樣感受到勞動不易的,還有徐彙區教育學院附屬實驗中學的同學們。作為全國綠色學校,徐教院附中圍繞農作物栽培的過程和相關技術,開發了《現代農業》課程,涵蓋土培技術、水培技術、食物製作加工等內容,引導學生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改變“飯來張口”的想法。六(8)班男生張文軒是學校種植社的一員,他感歎,“一盤豆芽要發兩個星期,但是吃起來就可能幾口就吃完了!”

秘密2:各班原創光盤妙招

去年9月1日開學首日,本報曾報導徐彙實驗小學創新推出了“大、小餐盤”的方式,由家長根據孩子胃口大小自行選擇。經過一段時間跟蹤調查,一種更易操作的分餐方式誕生了——一、二年級餐盤含40克米飯,三至五年級餐盤含55克米飯,一、二年級的菜量則為三至五年級的2/3,每個班級另備有添飯和添菜桶,供學生按需選擇。五(2)班男生楊俊豪長得壯壯實實,他說,雖然添飯時很想再去加快肉,但他好多次還是從添菜桶里選擇了以前並不愛吃的蔬菜。原因麼,是要為班級榮譽而戰——“葷菜大家肯定可以吃完,但是蔬菜可能會被剩下來,那我們班的剩餘飯菜量就要多了!”楊俊豪說,漸漸地,他發現,學校的涼拌西蘭花,還挺好吃的。

在徐教院附中,自開展光盤行動以來,食堂每天都能減少大米的投入15斤,餐餘總量也從原來的4桶減少到現在的1桶。和徐彙實驗小學類似,食堂也採取了減少每份餐盒的飯量,增加班級添飯總量的辦法,讓各班根據自己的需求添飯,從而有效減少了米飯的浪費。

徐彙實驗小學校長焦軼萍介紹,目前,孩子們還在做一件大事——分組完成節糧方案,並將進行全校推廣,評選出最佳方案。此前,他們已經自行組隊,尋找同學們浪費最多的食物是什麼,以及造成浪費背後的原因。“風尚行動小組”發現,班級泔水桶里有大塊大塊的炒蛋,再一調查,發現背後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人是因為過敏,有人因為胃口小,還有人則因為吃飯太慢來不及吃;“國地偵察隊”則發現,一些低年級同學會因為不喜歡吃青菜,把青菜偷偷藏在飯裡倒掉,因此,他們準備通過張貼海報的形式,給同學們提個醒。

秘密3:“雲餐廳”更懂學生口味

飯菜不合口味,倒掉;天天吃老花樣沒了胃口,倒掉……對於一日三餐都要在學校解決的高校學子來說,若是舌尖和味蕾無法得到慰藉,食物的浪費在所難免。

針對這一情況,市教委透露,全市教育系統積極探索運用新技術、新工藝、新裝備製止學校餐飲浪費,將信息技術、物聯網、人工智能和現代食堂管理相結合,打造節約型智慧食堂,利用大數據手段分析峰穀人數和用餐習慣,為“愛糧節糧”提供強大數據支撐,通過數字轉型全面提升學校餐飲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現代化水平。

圖說:校園內推廣“光盤行動”
圖說:校園內推廣“光盤行動”

在上海師範大學徐彙校區“雲餐廳”,用餐成了一種享受。時尚餐廳式的佈局提供了多種座位形態,獨自憑窗或者三五結伴,甚至數十人相聚,在這兒都可以實現。引入的200餘種餐飲品牌包含了市場上各大知名品牌,米線、麵條、匹薩、壽司、麻辣燙、酸菜魚……一應俱全。“最關鍵是價格要比校外優惠,你看,麻辣燙的食材,不管葷素,這裏都是按照50克2.98元來計算,而在學校外四片腐竹就要3元。”研三學生宋劍秋覺得,在一旁的足球場上踢完比賽,再來這裏吃一頓,是校園生活最美好的片段之一。

“每隔一段時間,我們都會根據學生調查問卷結果,對所有品牌進行末位淘汰。”上師大徐彙校區飲食中心主任楊慧介紹,“雲餐廳”於2017年向師生開放,將原先的“我做什麼你吃什麼”改為“你想吃什麼食堂就提供什麼”,系統性打造數字化、智能化高校餐飲新模式,適時擴大校內外優質餐飲產品供給,形成強大的供應鏈雲。“我們正在開發一個新的功能,可以根據學生最常點選的菜品,發出提醒。比如,有人一週內如果連續點了三次紅燒肉,系統就會建議他清淡飲食,健康飲食。”楊慧說。

圖說:校內訂餐大數據中心
圖說:校內訂餐大數據中心

為了確保學生能準點用餐,培養學生健康習慣,“雲餐廳”不僅提供堂食,還可根據學生需求,送至校內指定地點。後台數據分析結果令食堂師傅們很欣慰——相當一部分訂單的目的地,均為實驗室。為了鼓勵同學們儘量“光盤”,包括“雲餐廳”在內的校內各個食堂,均推出了小份菜、半份菜,設立剩菜剩飯加熱處,提供免費的打包盒。

上師大副校長張崢嶸介紹,上師大充分利用“全國愛糧節糧宣傳週”“世界糧食日”等重要時間節點,在全校範圍舉辦愛糧科普進園區、健康膳食主題講座等活動,充分調動大家愛糧的主動性和自發性,也讓學生參與食堂的原材料選購、菜品製作、打飯、清潔等工作,讓學生更加直觀地從中體會珍惜糧食的重要性。單詞“grain(穀物)”中的“i”化身米粒紛紛墜落,一行小字呼籲,“不要讓i掉了”……在美術學院女生的宿舍樓,記者看到,一幅幅充滿創意的“節糧愛糧”海報,成為走廊最好的裝飾。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陸梓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