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銷售暴增210%:負債持續改善的金輝控股 有多少水分?
2021年04月14日23:07

  來源:深度觀點財經

  作者 l 橙子

  排版 l 勤燐

  年報發佈之前,曾跟大家聊過一次金輝控股。

  作為一家閩系家族式房企,在A股與H股之間徘徊數年之後,終於在去年10月底,順利登陸香港資本市場。成功上市讓金輝控股(09993.HK)在融資渠道方面,鬆了口氣,但也把金輝的真實財務狀況擺上檯面。

  近日,金輝也公佈了2021年一季度的經營數據,整個一季度,金輝實現合約銷售額251.3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約210%,數據表現不錯,大有再度衝擊全年千億銷售目標的意思。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三月營運數據公告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三月營運數據公告

  而且在負債問題上,根據此前披露的2020年年報,上市前淨負債率、資產負債率和現金短債比三項指標均處於融資監管紅線之上的金輝,居然在上市後的幾個月迅速變為綠檔。

  其降杠杆之快,讓人瞠目結舌,然其中是否毫無水分?也恐怕未必!

  金輝公佈2020年業績

  三項融資指標係數翻綠

  上個月19號,金輝公佈了2020年業績報告。

  報告期內,金輝控股再度與千億銷售目標失之交臂,僅實現合約銷售額972億人民幣。實現營收約348.8億元,同比增長約34.3%;實現歸母淨利潤31.3億元,同比增長24.7%。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雖然衝擊千億銷售目標失敗,營收表現也只算得上差強人意,但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上市時金輝控股幾乎全踩三條融資監管紅線,其中淨負債率更是高達170%。而今年年報出爐,淨負債率、資產負債率和現金短債比竟全在紅線之下。

  年報顯示,2020年金輝控股的淨負債率從上市前的170%,在幾個月時間內迅速降低至75.3%;

  現金短債比也升至1.4;

  剔除預收款項後的資產負債率則下降至69%,全部處於融資監管紅線之下。

  公司目前可支配現金等資產也實現同比98.4%的大幅增長,達到265.9億元,其中包括58.59億的受限資金。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因此,單從數據來看,金輝控股上市以來的首份年報,儘管不算特別亮眼,但債務情況的確獲得極大改善。可如果深入分析金輝下半年來負債結構持續改善的原因,以及金輝整體經營狀況,恐怕還需給負債結構改善打上問號。

  金輝控股的償債壓力

  從金輝控股披露的年報數據來看,截止到2020年底,金輝負債總額為1495.49億元,同比增長16.9%。

  其中流動負債總額1126.11億元,占負債總額的75.3%,較2019年的952.88億元,則同比增長18%。在流動負債構成中,儘管銀行借款較2019年同比減少了42.45億元,但合約負債、優先票據、公司債券等均較2019年有明顯增長。

  年報顯示,2020年金輝控股優先票據達到17.46億元,相比於2019年的0.34億元猛增。而金輝控股2020年公司債券為70.56億元,相比於2019年的40.35億元,同比大增74.87%。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因此在金輝控股的負債結構中,流動負債實際上佔據了主要比重。這也意味著相比其他長期負債為主的房企,金輝控股的流動債務償還壓力較大,對現金流的渴求度也更高。

  即便當前公司現金資產足以應對負債,但考慮到金輝當前較高拿地成本和超過7%的高融資成本,以及近兩年20%左右的毛利率水平和平均10%左右的淨利率水平,金輝在實際經營層面並沒有高質量的營收表現來拓寬經營性現金流,提升負債應對能力。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圖片來源:金輝控股2020年年報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從公司現金流表現來看,2020年公司實現經營性現金流26.5億元,扭轉了2019年該指標淨流出56.97億元的境況,但同期通過外部融資獲得的籌資性現金流淨額也從2019年的55.21億元,猛增至113.98億元,同比增幅達106%。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可見公司大部分現金流依舊來自於外部融資,而且在實際經營層面,如果參照2020年的銷售數據,全年金輝僅實現合約銷售額972億元,較2019年888.6億元的銷售額,僅同比增長了9.4%。

  因此,在負債依舊穩定增長,且現金流情況並沒有獲得根本性改善的情況下,金輝在上市後的幾個月裡迅速將負債水平降至融資監管紅線之下,或許可以從全年大增的少數股東權益中找到答案。

  三項指標翻綠

  主因或在少數股東權益

  關於少數股東權益,之前的文章我們也多次提到,這是很多上市房企用來美化財務報表的手段之一。

  在資產負債構成中,少數股東權益以股權換取現金,不會記入負債,而是計作資產。因此,少數股東權益越大,用來計算負債率的分母(即公司資產)也就越大,從而攤薄公司整體負債水平。

  根據金輝控股年報數據,2019年之前,其少數股東權益一直處於較低水平。2019年最高也只有45.49億元,占全部股東權益的21%。到2020年,這一指標直接飆升至145.5億元,占比高達40.29%,同比增長219.85%。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因此,從少數股東權益增幅來看,金輝控股的實際債務應該遠遠大於現實業績公告所呈現的程度。而根據騰訊房產統計信息,金輝去年曾進行160億的信託融資,要知道,信託融資正是擴大少數股東權益的主要方式之一。

  所以,對於金輝控股在2020年年報中,表示三項指標全部處於融資監管的綠檔範疇,至少從目前的分析來看,存在一定水分。

  至於金輝一直被外界詬病的家族式管理的弊端,不在本文討論範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