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蕭裕蓓
2021年04月14日12:10

眼前的蕭裕蓓 (Jessica) 一臉稚氣,順應攝影師要求,把 Breaking 中的「Babyface」動作做了好幾遍,又好幾回後她仍不滿意。於是,拿出手機播放 Hip–hop 音樂,節奏一響,像一種儀式召喚了「B-girl」界的另一個她「Mirage」,散發著不一樣的光芒。她當然不是大眾眼中讀書不成的壞份子,因跳舞給她意想不到的動力和治癒力,願望以身作則,改變慣性被標籤化的看法。

「只想大家給 B-boy 和 B-girl 一個機會,別認為跳 Breaking 都是壞孩子!我不抽煙不喝酒也不吸毒……」 動機可以很單純:B is stand for Breaking, not Bad。更何況,眼下的霹靂舞已成 2024 年奧林匹克運動會 (與與滑板、滑浪、攀岩) 比賽新增項目,神的孩子都愛運動,而運動,不需識別出處,只計較 battle 時誰勝誰負的功架。

Text: Joshua Wong Photography: Raymond Chan (部份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Illustration: Giri Guru

聽著 Breaking 的聲音

Jessica 在香港入讀德瑞國際學校,中學時已愛上拍片和攝影,其後到英國 Ravensbourne University 讀傳媒設計,之後留在倫敦在 Smoke and Mirrors 工作,曾接觸客戶有 Apple、 Samsung 等。兩年前回流香港,開設自己動畫創作公司 Giri Guru,空閒時希望推廣自己喜歡的運動 — Breaking。

少時因過著打機玩樂的 geek life,患了 arthrosis (關節病) 才是正常事吧,醫生著她多做運動,build up 肌肉便很快康復。

「我愛打籃球,甚麼位置都可以,始於不及跳 Breaking 好,一班人一起玩,也可一個人練。」

2009 年踏足 Breaking 界,這是一項集多種傳統舞蹈的元素:如芭蕾舞、爵士舞等,成為她唯一舒展筋骨的運動,狂熱到讀大學時曾在學校自組跳舞會,也到其他學校的跳舞組織。

「弄一段 animation 片跟 Breaking 相似,用舞蹈去講你的故事,尤其在 1 對 1 battle,透過對方的動作,再以自己舞步回應和對方溝通。動畫則是透過軟件,用場景、配搭和角色去表達訊息,都出於同一理念。」

令她著迷的,是 Hip-hop 文化中三個重要文化:Peace、Love、Unity,跟中國人追求的真善美,是一脈相承。

「它是要你由心底明白尊重每一個人的重要性,在 battle 時無論你是新手抑或資深,都要 respect 對手。Breaking 沒有分 level,頂多只分男女界別。在日本甚至已有 kid battle,有些選手 3 歲已開始跳舞,5 歲參加玩比賽。」

「我都想香港可多搞比賽,作為國際城市,應可讓更多世界高手飛來交流,那首要事情,是要在香港多推廣這個運動。」

2019 年回港,眼見 Breaking 界空間仍然狹隘,所以她自組「獅子山下 Lion Rock」Breaking 組織。取名原因大抵跟 Breaking 五類動作有關:Toprock (搖滾步)、Footrock (排腿)、Freeze (定點)、Flip (翻滾) 和 Power move (大地板)。

「我在港學跳的,繼而到英國認識了不同國家的人,玩過很多世界比賽,可能程度相差還好遠,但不代表香港沒出色的選手。」

Breaking 在香港各據不同山頭,Jessica 認為最好是舉辦比賽凝聚愛好者,2019 年舉辦「Under the Lion’s Rock」,今年更成立香港「霹靂舞臨時委員會」來推廣運動。

舞舞舞

她續說,香港很多臥虎藏龍,只是土地加環境問題,沒足夠空間讓他們表演,加上這項運動很「地下」,群龍無首下, Jessica 希望能搞多些活動凝聚 Breaking 愛好者,壯大聲勢,假以時日會有代表隊參加奧運。

「而我也希望分享學到的技能,因比賽認識很多國際級玩家,擴大我的世界觀。他們有時會邀請我參賽,以往經常去日韓探訪。香港有幾位水準不錯的,希望多加訓練又或可作全職運動員發展!」

她願望是多搞 line-up,讓 Breaking 多曝光,望策劃多些節目去給人欣賞,定期到不同學校教小朋友,最好得到政府支持。「現在已是奧運項目,是一種肯定。」

對很多人來說,這可是「生於斯,回報於斯」的故事,筆者要告訴多一件事:Jessica 在英國繼續攝影課程,源於中學 一件事:其時所有同學都擁有一部 DSLR 照相機,即使她自覺不需要,其父蕭百成卻暗暗送上人人趨之若鶩的專業相機。

「當時他已入醫院,自己卻走出院到附近店鋪,問店員哪一部是最頂級……」她回家發現桌上放了部剛推出市場的 Canon EOS 5D Mark II,刻下 Jessica 銘記於心的,是不想浪費他一番心意。

「我一句都沒說,他便買了,我一定要學好怎樣用。」在她出發英國讀書前,爸爸走了,為了伴陪喪偶的母親,她延遲了一年入學。

由攝影到 3D 動畫片到跳街頭舞步,她感恩:「父母對我夢想的追求,一次說話都沒說過。」讓 Breaking 在香港落地生根再寄望發揚光大,也許是她給爸爸和自己一種無聲的諾言。

然,做好自己本份,把相信的理念發揚光大,是感激一個人的最佳方法吧。

Jessica 喜歡到不同地參加比賽,順道觀摩各地的高質素跳舞水平,2017 年與好友參加 KCL 2×2 battle 得到冠軍。
一穿起 Hip-hop 服飾,就會喚醒 Jessica 在 B-girl 界的 “Mirage” 出來, 舉手投足有別平時的乖乖平象。

The post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蕭裕蓓 appeared first on Jessica.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