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邁向“數字生產”高地,路在哪裡?
2021年04月14日10:08

原標題:中國農業邁向“數字生產”高地,路在哪裡? 來源:半月談網

原標題:《農業數字治理重在源頭》

隨著國家鄉村振興局成立,我國三農工作重心實現歷史性轉移。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關鍵在立足大國小農的國情、圍繞產業興旺下功夫。

  我國數字經濟發展迅猛,全產業滲透率已達36%,但在農業上僅為8.2%。

  加速傳統農業數字化進程,從源頭解決農產品出村進城“最初一公里”的問題,時不我待。

1

  前端一小步,全端一大步

  “我國有2億多小農戶。他們依託傳統銷售渠道,往往只能被動地將農產品交給上門收貨的代辦或送到收購點。產品大小、優劣混裝,缺乏分級分等,導致產後損失率高,賣不出好價。”安徽省農科院副院長趙皖平說。

  廣大農村地區特別是中西部農村地區產業集中在種植、養殖業,一二三產業之間連接並不緊密,農業經濟所面臨季節性賣難、結構性賣難、信息不對稱與生產非標準化導致的各類市場風險,歸根結底與數字化程度不高有關。

  涉農電商的快速發展,推動了我國農產品的源頭分級。趙皖平說:“有些電商平台上的源頭分級、分揀等初加工極大降低了產後損失率,並大幅提高農產品附加值和溢價能力。”一些被傳統渠道低價收購甚至排斥的小果型、花斑果,因為小份量、價格優惠等需求特徵,靠著“分級”這一初加工過程,在新的電商銷售體系里從“賣不出去”變成了“香餑餑”。

  對小農戶而言,過了源頭分級這一端,才是後端的精深加工和更前端的標準化種植。這些年,電商平台和新農商們在實踐中總結出的分級標準,為大範圍推動我國農產品產地源頭分級提供了有益經驗。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實施數字鄉村建設發展工程”。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霍學喜認為,隨著新型電商平台的發展,傳統的農產品“產-銷”對接模式,正在逐步升級為“產-消”對接新模式。作為新農商,要密切關注用戶消費市場的需求變化,儘可能將產品細化。

 2

  推進AI農業發展

  立春前後,安徽渦陽縣金沙河農作物種植專業合作社的職業農民,操作數架臂展1米有餘的無人機進行飛防打藥作業。通過自主辦學,合作社的20多名職業農民個個都成為技術能手。

  2020年7月22日,在聯合國糧農組織技術指導下,拚多多和中國農業大學共同發起的“人工智能VS頂尖農人”草莓種植大賽正式開賽。經過多輪激烈角逐之後,國家農業智能裝備工作技術研究中心博士生林森、農業農村部設施農業工程重點實驗室博士生鄭劍鋒所在的團隊,最終獲得農研科技大賽的AI組冠軍。在這場人工智能和傳統農人的較量中,他們使用9種算法,把AI技術、專家經驗、模型系統進行融合,讓種草莓變成了一樁年輕人眼中性感的工作。

  AI農業,並非以替代傳統農人為目標,而是追求現有條件下的更高效率和更低能耗。比如通過植物生長模型進行精準化管理、控肥控藥等。這些先進的技術,在國內外科研機構和產地已有實際性成果和應用。

“多多農研科技大賽”中,依靠AI種植技術生長的草莓
“多多農研科技大賽”中,依靠AI種植技術生長的草莓

  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與農事生產結合,可以為中國眾多的農產品產業帶和小農戶提供成本更低、易於操作的數字農業生產管理方法,長期、穩定地實現農產品標準化供給。雲南省農科院院長李學林認為,AI技術為農業生產提供了新理念,但合作社帶頭人、新農人的作用仍然非常強大,要加大對他們的支援和培養力度,增強合作社對農業科技運用的能力,使合作社成為小農戶與大市場間的樞紐。

  “應當鼓勵涉農電商平台與農業科技力量持續合作,孵化更多新型、專業的農民專業合作社,並推動形成一定數量的跨區域大型合作社。通過農業生產組織在源頭優化更新,逐步探索解決農村人才培養、農產品規模上行等關鍵問題。”李學林說。

  霍學喜認為,只有利用農業的各種先進技術,包括品種技術、機械技術、智能技術、數字化技術等,才能確保農業持續發展、農民穩定增收,保護國家農業安全。

3

  打造農業“數字生產”高地

  數字農業的實質是用數字技術開展農業生產、經營、管理,將之運用到全產業鏈環節,以提高農業的數字化水平。目前,我國通過互聯網銷售的農產品規模依然偏小,傳統線下批發、零售渠道的數字化水平不高。主要原因在於農業產業化、標準化程度較低,價值鏈短、附加值低、品牌意識薄弱,單戶農民較難大規模自主銷售。

  “縣、鄉、村數字治理人才稀缺,基層農業數字治理能力薄弱,反映的是農業領域新基建的滯後。”霍學喜說,數字化生產需要長時段、多維度的數據採集分析,在此基礎上建立生長模型並進行智能決策。除了大電商,許多涉農的電商還沒有實現數字化,只是網絡化。

  鄉村振興,關鍵在產業。要鼓勵要素下沉,融入數字化技術,深入進行新基建。一是要規模培養既懂電商也懂農業的新農人。二是要重視農業新基建。搞農業新基建就像修立交橋,要有超前思維、提前謀劃,統籌考慮道路、出口等配套設施,避免重複。三是深入開展管理體製改革。數字技術首先要解決精準計算和識別問題。提升效率的同時,也會導致管理層級扁平化,需要更深入開展農業管理體製的改革,減少不必要的中間環節。

  在農業新基建中要格外注意防範風險,不能採取粗放舉債的方式。中央發行鄉村振興專項債,用於基層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的“雙基”建設,重點向人口大縣、農業大縣、產糧大縣傾斜。缺什麼補什麼,資金要用在刀刃上。(記者 林翔 薑剛 張紫贇 薑辰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