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當代人的真實,只在“小號”里
2021年04月14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當代人的真實,只在“小號”里

小年說:

話題#每個女生都有小號嗎#衝上熱搜,不少人即便大號冷清,小號也玩得起飛。最熱門的理由,是在小號不用端著。

在作者看來,小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幸好,我們還能將真實情緒投放在小號里,在這安放真實的自我。

當代人的真實,只在“小號”里

本文首發於新週刊APP

作者:賈輝

隨手點開幾個稍有名氣的明星微博,基本上都是廣告宣傳、商業代言、節目預告等官方內容,想看看他們工作以外的私人生活、朋友圈子、喜好品位?沒門兒。

猶記當年微博剛開通的時候,他們的微博可都活躍得像如今的“假號”。

那時,姚晨常常發微博自嘲、耍寶,經常關注熱點事件、為弱勢群體發聲,有了“微博女王”的稱號。

在全網都是“找碴兒高手”的今天,如果想看到明星們如此活色生香、調皮活潑、真情實感的一面,你只能祈禱他開通了微博“小號”。

01

從明星到素人,“小號”成了最佳面具

“小號”是相對於“大號”而言的,“大號”一般是用真實姓名(藝名)註冊,便於粉絲搜索關注、接廣告、談合作。

而“小號”一般是同一個社交媒體的另一個賬號,因為常常取一個跟本人風馬牛不相及的名字,難以被搜索、關聯到,所以可以用來發表一些“大號”不方便發表的言論。

不僅是明星,小號也成了普羅大眾的需求,在同一個社交平台上擁有兩個或以上賬號的情況並不少見。

小號分為兩種,一種是不想被發現的,一旦被扒出來,效果如同“社死現場”。

而另一種小號根本不用扒,當事人會用各種方式廣而告之,因為它們是當事人想要營造的另一個“人設”。

演員林允的微博小號就直接命名為“林允的小號”,絲毫沒有隱藏起來的想法,還在其他社交賬號、站台活動親自“宣傳”小號,大號和小號之間互動頻繁。

明星的小號,往往會給大眾一種親切感:原來明星們也在過著和普通人一樣的生活,也會被人氣到後暴躁輸出,也會為芝麻綠豆大小的事開心雀躍。

雖然仍處於同一個世界,但似乎到了小號里我們就可以戴上一個無形的面具,變身成另一個人,用不同的身份、情感、態度來表達自己。

02

小號的作用

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在現實世界里,個體是以人為單位的,而在網絡世界里,個體卻是以“賬號”為單位的。

即便是同一個人,也可以在網絡世界里擁有多個“賬號”。能夠用不同“身份”隨意衝浪,正是小號讓人著迷的重要原因。

小號可以是一個隱秘又公開的樹洞,釋放不宜示人的負面情緒。有些負面情緒,也只適合在小號里消化。

在朋友印象中歲月靜好、積極樂觀的人,大概也會在沒人認識的小號里說一句:“活著真累。”

很多人認為,只有在小號里才能肆意做自己,而這個“自己”,往往是更真實的。

小號也給予了普通人進行“角色扮演”的快感,可以用不同身份體會世界的參差。

你在微信里做一絲不苟的職場精英,也可以在豆瓣做歲月靜好的文藝青年,甚至在微博做八卦爆棚的“吃瓜群眾”……

還有人連玩遊戲都喜歡開小號,當大號練到了一定的段位,再另開一個小號虐虐“菜鳥”、和朋友隨便玩玩,不用太看重輸贏,別有一番趣味。

唯有在小號里,我們不必永遠陽光向上、正襟危坐、字斟句酌,在法律和道德的安全線內,我們可以用更自在的身份、更隨意的態度喘息片刻。

所以,也可以說小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當另一個自我並不合群、消極的情緒不被接受時,我們還可以逃進小號的世界里釋放自己。

就像著名的“小號達人”魯迅先生,原名是周樹人,他就將小號玩得比大號還出名。經常針對尖銳議題發聲的魯迅,為了避免被秋後算賬,曾用過181個筆名(實際數量可能更多)。

年代劇《樓外樓》的一個經典片段曾在網絡上引起廣泛傳播。(無史實依據)

劇情是一個文化程度不高的軍官拿著逮捕令去抓捕魯迅,而魯迅淡定地看了下逮捕令,上面寫著:逮捕“周樹人”。

所以,他非常淡定地問道:“抓捕周樹人和我魯迅有什麼關係?”

圖/《樓外樓》
圖/《樓外樓》

就這樣,這位學識不高的軍官就被忽悠過去了,魯迅也得以脫身。

而曆史上,魯迅是否真的因為“小號”而避免逮捕,我們不得而知,但確實有人稱呼他為“魯先生”。

狡兔都有三窟,當代人有幾個小號傍身也挺正常吧?

03

小號背後是被壓抑的情緒

《奇葩說》有一期辯題是:“成年人的崩潰要不要藏起來?”

經濟學家薛兆豐認為:“一個人的情緒穩定,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品質。在工作的空間裡面有隨心所欲的空間,也有自作自受的空間,多一分努力就多一分收穫,少一分克製就少一分回報。”

在成年人的殘酷世界里,表達真實的情緒很多時候並不會得到欣賞或同情,甚至還會招致旁人的厭惡、遠離。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不要哭”“要聽話”,漸漸地,我們學會了隱藏、壓抑自己的情緒,彷彿克製才是成年人最有價值的品質。

幸好,我們還能將殘存的真實情緒投放在小號里,在這裏安放真實的自我。

電影《花樣年華》的最後,梁朝偉飾演的周慕雲站在吳哥窟的一扇門旁邊,對著石洞訴說自己的心思,然後用草把石洞封上。

沒有人知道他最後究竟說了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他曾經發生過什麼故事,只有這個石洞可以為他保守秘密。

而我們那些無人可傾訴的話,終於也可以在小號里盡情地說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