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頭山發掘者孫國平:繼續探尋人類8000年
2021年04月14日21:28

原標題:井頭山發掘者孫國平:繼續探尋人類8000年

中新網杭州4月14日電 題:井頭山發掘者孫國平:繼續探尋人類8000年

  作者 童笑雨

  自北京回杭州,高鐵只需6小時;但從北京把榮譽捧回,孫國平用了8年。於他而言,浙江寧波餘姚井頭山遺址入選“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並非終點。

  “目前只知道先民吃什麼,但居住環境、村莊佈局如何仍未可知。人類8000年前的曆史,還要追尋下去。”4月14日,井頭山遺址發掘領隊孫國平接受採訪時說。

發掘出的貝殼。發掘主持人提供
發掘出的貝殼。發掘主持人提供

  4月13日,被譽為中國考古界“奧斯卡”的“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在北京揭曉,浙江寧波餘姚井頭山遺址榜上有名。

  時隔五年,浙江項目再獲殊榮。回憶那緊張的半小時,孫國平如此形容:聽到“浙江”兩個字,心裡的石頭就落地了。

  井頭山遺址距今8000多年,是中國東南沿海地區埋藏最深、年代最早的海岸貝丘遺址,是中國先民適應海洋、利用海洋的最早例證。

井頭山遺址發掘現場。發掘主持人提供
井頭山遺址發掘現場。發掘主持人提供

  井頭山遺址於2019年9月開始發掘,並於2020年8月結束。雖然只用了一年時間,但相關準備工作,在2013年就開展了。

  2013年10月颱風過後,兩位放羊的村民在寧波餘姚三七市鎮一處待建廠區,發現了一些貝殼和骨頭碎片,並交給了在寧波田螺山遺址工作的考古隊。

  “看到的第一眼,就覺得非同尋常。”孫國平當時主持田螺山遺址考古工作,他一直在追尋中國海洋文化的起源。這一發現,他說“是一條夢寐以求的線索”。

  後來,孫國平和團隊花了一個月時間找到了遺址的位置,並進行鑽探和調查。一開始,他們挖了一個3.5米深的土坑,但一無所獲。

  “以往發掘的遺址所在地層都比較淺,不到4米,但井頭山遺址文化層被埋藏在7—10米的地下。”孫國平說,此次考古發掘難度頗高,“遠遠大於四川三星堆遺址。”

  寧波餘姚靠海,這裏屬於地下海塗環境,都是淤泥。地下水位高雖讓遺存得以較好保存,但若深挖,很容易發生塌方。

  孫國平曾想借鑒三星堆的懸空發掘法,但因經費和技術原因,最後選擇在發掘區周圍建設鋼結構圍護支撐的基坑。這一技術的準備,花了2年。這一方法在中國考古界,尚屬首次。

  如何發掘已有章程,新的問題接踵而來。在淤泥中,如何挖出距今8000年的遺存?

  孫國平還記得當時的小心翼翼:保存完好的麻栗果被包裹在淤泥中,一碰就碎,考古隊員拿著噴霧器,輕輕噴掉上面的泥垢;蹲在淤泥中清理文物,腳都不敢動一下,一蹲就是一個多小時。

  “站起來,全身都麻了,還眼冒金星。”孫國平說,為了清理用蘆葦、竹子製成的編織物,常常一件器物的清理,就要一天。

  後來,考古工作持續到2020年的夏季。雖然天氣炎熱,但考古隊員還是得戴上頭盔、手套,穿上套鞋。在太陽下,一會兒時間,整件衣服都是濕漉漉的。

  “汗水滴到眼睛里,一手都是淤泥,也不好擦,只能火辣辣地疼著。”採訪過程中,孫國平不止一次提到,“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那一年,孫國平和考古隊員們基本都沒有休假,白天發掘工作完成,晚上還要整理資料。“和做研究一樣,考古也要經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

井頭山遺址發掘現場。發掘主持人提供
井頭山遺址發掘現場。發掘主持人提供

  最終,井頭山遺址發掘出土露天燒火坑、食物儲藏坑、生活器具加工製作區等聚落遺蹟。出土遺物有人工利用後廢棄的大量動植物、礦物遺存,以及陶器、石器、骨器、貝器、木器、編織物等。

  孫國平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在項目接近尾聲時,他發掘了一隻中國最早的木碗。

  他記得,當時下了一場大雨,考古現場出現了塌方。之後在土層中,露出了一塊黑乎乎的東西。當時不知道是什麼質地,湊近一看,才發現是木頭。

  後來發現,這是一隻保存完好的木碗,比河姆渡著名的木碗還早2000年。

  “若給它定級,當屬於國家一級文物。”說到這兒時,這個兩鬢斑白、年近60的考古人頗為自豪。

  他的微信名是“行者”。他說,考古是他一生要走的路,也是一生不會舍的事業。

  4月13日從北京領完獎,他就馬不停蹄地返回寧波。他要準備井頭山遺址二期的考古工作。

  “整個遺址有2萬多平方米,一期才700多平方米。”孫國平說,在二期項目中,他希望能找到8000多年前的村莊是怎麼佈局的,先民居住的房子是什麼樣的。最重要的是,找到古人類的墓葬地,再現8000年前這裏的先民面朝大海的日常生活。(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