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藉口了!適度拖延症可以激發創造性靈感
2021年04月13日10:42

  4月13日消息,強有力的證據表明,創造性的洞察見解需要時間來滲透,而適當的分散注意力可能是創新的關鍵,這意味著某些人的拖延症更能激發富有靈感的創造力。

  如果關於創造力的歷史教會我們什麼的話,那就是偉大的想法往往在人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候閃現,著名音樂家沃爾夫岡·莫紮特曾描述稱,有時當我在餐廳吃飯、飯後散步或者夜晚準備睡覺時,大腦會萌生新的創意旋律,這令我非常欣喜,我保留著這種習慣,甚至有時會哼著曲調,但我似乎無法說出這些靈感創新從何而來,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種創新並非隨心所欲就能產生的。

  事實上,不只是莫紮特經曆過此類現象,法國數學家龐加萊描述了自己在乘坐公交車或者海邊散步時會突發靈感。而英國已故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則表示,自己撰寫的犯罪小說靈感通常是在洗漱或洗澡時產生的。她在自傳中寫道:“我不認為存在什麼‘創意之母’,在我看來,創意發明直接源於懶惰,也可能與拖延行為有關。”

  心理學家似乎同意該觀點,強有力的證據表明,創造性的見解更有可能發生在一段“潛伏期”之後,在這段時間里,你的思維意識專注於與手頭工作完全不同的事情,大腦在悄然工作著,這些場景可能包括你在散步、做家務或者洗澡,而大腦潛意識里一直在思考著某些事情,即使我們工作中存在拖延症行為 (例如在YouTube網站觀看有趣視頻),只要該行為適度,也可能有助於我們解決問題,在不經意之間萌生創新想法。

  自由思考

  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釋為什麼一段潛伏期可以帶來獨出心裁的創新見解,依據一種主流理論,這取決於潛意識的力量:當我們放下手頭上的任務時,大腦仍在繼續尋找任務的解決方案,直到產生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法。

  同樣重要的是,一段潛伏期可以讓我們在心理上與任何保持一定距離,當你花很長時間關注某個問題時,就會專注於某些明顯的解決方案,一段時間的思考可以幫助你拓寬思維焦點,這樣你就可以建立相應的思維聯繫,以一個新的視角重新審視問題。有趣的是,當你的大腦被一項引人入勝、且相對簡單的任務分散注意力時,潛伏期的作用可能發揮得很好,這樣你的大腦擁有足夠的空間進行自由思考。

  2012年,心理學家本傑明·貝爾德和同事們通過一項巧妙的實驗驗證了該想法,參與者首先被要求完成一個被稱為“多用途任務”的經典創造力測試,顧名思義,我們的目標是基於一個普通物體,例如:一塊磚或者一個衣架,儘可能多地找到令人驚訝的用途。

  經過幾分鐘的頭腦風暴之後,是時候進入一段意識潛伏期了,參與測試的學生被分成三組:第一組學生被允許休息12分鐘;第二組學生則接受了相當簡單的測試,他們看到一串數字,必須斷斷續續地說出這個數字是偶數還是奇數,這類似於家務,例如洗碗,它需要一些注意力,但學生的思維仍能走神分心;第三組學生被分配了一項難度較大的任務,他們必須在回答之前將數字短時間內記憶下來,就所需要的腦力活動而言,這更接近於我們通常在工作中所做的集中思考,它不會給你留下太多的精力使你的思維遊離。

  經過為期12分鐘的潛伏期之後,所有參與者返回到具有創造力測試任務中,然後評委對他們的創新解決方案進行打分。對於創造力而言,人們真正需要的是鬆散、不那麼集中的思考,這似乎來自於對不太費力任務的輕微投入。

  在意識潛伏期執行簡單任務的好處是驚人的,這些參與者對他們之前考慮過的問題的創造性提升了40%,重要的是,對於那些在意識潛伏期什麼都不做的參與者,或者那些大腦被繁忙工作佔據的參與者,他們沒有解決問題的創新方案,第一、三組學生都沒有第二組學生的創新能力強。

  令人驚訝的是,純粹的休息並未激發人們更多的創造力,但貝爾德猜測,我們需要分散注意力,來激發心智遊移的最佳狀態。如果我們真的無事可做,思維觀點就會變得很有邏輯,對於創造力而言,人們真正需要的是鬆散、不那麼專注的思考,這似乎源自對不太費力任務的輕微投入,往往富有創新的念頭會突然閃現。

  富有成效的拖延症

  拖延症人群看到這個新聞或許會感到欣慰,因為許多“浪費時間”的活動可能提供了最佳的分心狀態,從而激發更大的創造力,美國管理學教授Jihae Shin和亞當·格蘭特的最新一項研究表明,關鍵在於適度地分散專注力,這或許是獲得創新思維能力的重要條件。

  據悉,在測試中研究人員首先讓頭腦風暴參與者提出僅用1萬美元創辦新公司的最佳方案,然後把這些方案寫入商業計劃書中,為了讓參與者產生拖延效果,研究人員還向參與者提供了“吉米現場秀”的YouTube搞笑視頻鏈接,讓他們在練習過程中很容易點擊觀看這些視頻,隨後研究人員比較了他們拖延症效果,以及提議方案的創新性。

  結果顯示,適度的拖延症有助於產生創造力,那些稍微休息一會兒看視頻的參與者,通常比那些拖延時間少和拖延時間多的人產生更多的創意方案,這意味著適度分心可以萌生潛在的創新思維。

  此外,研究人員還在實際工作環境中驗證該理論,Jihae Shin和亞當·格蘭特問詢了韓國某設計公司的主管及其員工,關於他們的工作習慣和創意表現,最終結果與實驗結論相一致,即適度拖延行為的人群比那些整天專注當天工作任務的同事擁有更多的創新想法。

  如何創造性地浪費時間

  無論你是一位嶄露頭角的小說家、廣告設計主管、戰略家或者提出更多創意教案的老師,這些結果都值得記住,面對即將到來的截至期限,我們可能認為時間有限,擔心任何事情佔用自己寶貴的時間,但這樣做會適得其反,用幾分鐘放鬆一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就可能將任務完全拋在一邊,我們不應該為此感到內疚,因為我們讓一個解決方案浮出水面。

  領導層可能會注意到這一點,他們積極鼓勵員工適當地學會放鬆,在工作時抽出部分時間休息,而不是責備員工,他們有很多方法能做到這一點,例如:斯坦福大學研究員瑪麗·奧佩佐和丹尼爾·施瓦茨發現,步行能促進人們的發散性思維,為人們思考的任何問題提供新的視角。有趣的是,無論是室內還是室外,步行對激發創造力的作用都是相似且有效的。因此,領導層可以設計促使員工多走路的工作場所。

  2017年5月開業的Apple公司新總部可能是一個完美的例子,新總部包括一個Apple公園,它是圓形設計,周長1.6公里,直徑461米,新總部還有一個30畝大的景觀公園,員工們可以步行去咖啡屋、健康中心或者劇院,有充足的時間在這裏漫步。此外,這樣的環境佈局還為同事們提供偶遇和對話的機會,這可以作為一種創造性的工作消遣,也可能導致交換互補性想法,為研究項目提供交叉性靈感。在沒有發佈任何明確命令的情況下,該公司正在積極鼓勵人們採取已知能增強創造力的行為,這是史蒂夫喬布斯對園區設計的核心目標,這種做法似乎很有效:當前Apple公司達到2萬億美元市值,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之一,並且經常被評為世界上最具創新力的公司。

  事實上,並不是所有公司都有能力提供新的辦公場地,當然許多員工受疫情影響仍在遠程辦公,但公司主管們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促進員工適應拖延,例如:在會議期間定期安排喝咖啡的時間,甚至建造一個午睡艙,就像Google辦公室一樣。現有充分的證據表明,當你在思考某個問題的時候,短時間的睡眠更能激發創造力,這與人們的清醒拖延症方式差不多。

  在競爭日益激烈的工作環境中,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創新思維,但這隻有在我們允許有意識的頭腦尋找消遣,並時不時地思想專注力分散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發生。(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