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募資兇猛:今天,五源資本宣佈募集超130億元
2021年04月12日13:23

原標題:VC募資兇猛:今天,五源資本宣佈募集超130億元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投資界(ID:pedaily2012)作者: 周佳麗

劉芹和五源資本團隊出手依舊淩厲。

投資界4月12日獲悉,五源資本(原晨興資本)今日正式宣佈:完成新一期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的募集,總規模折合人民幣超130億元。其中,新一期美元規模超17億美元,包括了早期基金與成長期基金。

這是五源資本更名後的首次募資官宣。半年前,晨興資本更名為“五源資本”,也帶來了新的Slogan:別人眼中瘋狂的你,開始被相信。劉芹說,創業是個極其孤獨的過程,風險投資也是,“越是有風險、有爭議的事情,尋找同類的過程越痛苦。”而五源資本要做的,是持續尋找並支援那些稀缺的創業者。

過去3個月,五源資本又締造了一個經典案例——快手。那筆最早始於10年前投資,伴隨著快手上市一舉斬獲超萬倍的回報。在此之前,五源資本已經憑藉著早期投資小米而創造了一個超高回報神話。

趁著此次官宣募資,五源資本兩位創始合夥人——劉芹和石建明,罕見現身聊了聊他們尋找稀缺創業者的體會。

4月,VC募資兇猛:

五源資本募集超130億雙幣新基金

上週,曹毅率領源碼資本募完10億美元新基金,這週五源資本也來了。

今日上午,五源資本宣佈募集完成新一期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募集總規模折合人民幣超130億元。投資界瞭解到,新一期美元規模超17億美元,包括了早期基金與成長期基金。這意味著,新一期人民幣基金規模超20億元。

追溯起來,這是五源資本的第六期美元基金。早在2008年,劉芹和石建明開始謀劃做一家受人尊重的一線VC。但理想很快被現實擊破,正在籌備創業做投資的劉芹、石建明很快遇上了全球金融風暴,新基金的海外募資之旅並不順利。

在吃了無數閉門羹後,2008年8月晨興集團出資加持,劉芹與石建明的首期基金終於募集完成,規模為1.5億美元,其中最大LP晨興集團由家族基金變成開放式基金,晨興資本(五源資本前身)也由此誕生。

在之後的2011年、2014年和2015年,五源資本又相繼完成了三期美元基金的募集,規模分別為2.5億、2.8億和6.6億美元。2018年,成立10年的五源資本完成第五期美元基金的募集,規模達到創紀錄的10億美元,正式步入“10億美元俱樂部”。但相比三年前,今天17億美金的盤子規模幾近翻了一番。

相比美元基金,五源資本在人民幣基金上的啟動稍微有些晚。直到2016年下半年,石建明開始頻繁談到人民幣基金,他曾公開表示:人民幣基金將迎來劃時代的機遇,也許是中國投資人一生最大的機會。

同首期美元基金募集曆程一樣,五源資本第一期人民幣基金也不如想像中順利。石建明曾透露:“在人民幣基金市場上,我們算是一個新來者,在募資和運營過程中,也碰到了很多很奇葩的事情,比如註冊變得困難、工商稅務不配套等等。”2017年3月,五源資本完成首期人民幣基金的交割,總規模10億元。

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五源資本在募資上更為遊刃有餘。去年9月,在正式更名前的一個月,劉芹曾向投資界透露旗下人民幣二期基金完成交割,規模超20億元左右,“從正式啟動到首次交割僅用了4個多月”。而今天,五源資本也透露:“本期美元及人民幣募資在短時間內獲得了國內外新老投資人的全力支援和超額認購。”

這一次順利募資,於五源資本而言意義非凡。石建明感歎:“這些年我們集聚了一群相信我們那些瘋狂想法的LP,持續給予我們包容和信任。因為他們的支援,我們才有更長的投資週期和更多元的投資工具去支援更多創業者,去將他們對未來的想像打造為現實。”

快手最早一役斬獲萬倍回報

現在,五源資本又多了一位合夥人

不同於其他VC,五源資本的投資數量並不多,但總能夠相對點射到一些公司。

最近的一個經典案例,莫過於快手了。這筆始於10年前的投資,在經曆了連續六輪下注,累計投資超2億美金後,終於修成正果。今年2月,快手成功登上港交所IPO敲鍾舞台,開盤暴漲193%,市值一度衝破1.3萬億港元。

時間回到2011年,彼時才剛剛入行的袁野通過微博找到了程一笑,並通過郵件與他取得了聯繫。隨後,袁野將GIF快手推薦給了同事——張斐,這款小工具立刻引起了張斐的興趣。於是,張斐與程一笑見了一面,並幫他成立公司,還投了200萬元占股20%,五源資本由此成為快手的天使投資人。

在快手陷入瓶頸時刻,張斐和袁野開始說服宿華加入。2012年,第一次見面是在五道口華清嘉園一間小房子裡,三人坐在一張髒髒的沙發上聊起了快手。為了讓他安心,張斐提出:五源資本和程一笑團隊各自稀釋一半的股份,拿出50%的股份做期權池,再把期權池中的大部分股份給宿華和其團隊。這是一個無法讓人拒絕的方案,宿華加入後,五源資本立即追加了投資。

十年來,快手經過許多起起落落,但五源資本一直堅定站在身後,超配出資支撐著宿華、程一笑團隊往前走,光在E輪融資上就直接拿出了1.6億美元。根據此前招股書,IPO後五源資本將持有快手13.70%的股份。也就是說,五源資本持股市值超1500億港元。有人曾計算,當年張斐那筆200萬元的天使投資,斬獲回報近1萬倍。

早期精選並多輪超配,是五源資本的投資策略,這在小米案例上也表現得淋漓盡致。2010年,雷軍創立了小米急需資金,一天晚上他給劉芹打了一通長達12小時的電話,直到3個手機沒電。通話後,五源資本當即出手成為小米的天使投資方,後來又連續領投兩輪,成為小米最大機構投資人,也是其第二大股東。

這是劉芹親手投出來的經典案例。陪伴8年後,小米終於在2018年成功赴港上市,創下了當年多項記錄。在IPO前夕,雷軍曾透露,最早期的投資機構——五源資本以500萬美元的投資,賺取了866倍的回報。以更少的投資取得相對更精準的命中率,劉芹因此被譽為投資界的“狙擊手”。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0月,劉芹率領團隊以“五源資本”的身份重新出發,當時有一張五位合夥人的合照流傳出來,分別是:劉芹、石建明、張斐、程宇、袁野。但投資界通過五源資本官網發現,五源資本又新添了一位合夥人——劉凱。

資料顯示,劉凱具備逾9年風險投資經驗,專注於企業服務、產業升級,雲服務、大數據及人工智能等領域,曾成功投出了PingCAP、上上籤、滴普科技等明星項目。至此,五源資本將升級為一支以六位合夥人為核心的投資軍團。

當前最擔心的是什麼?

劉芹:面對這些問題,不能含糊其辭

締造了小米、快手等經典案例之後,人們已經在期待五源資本的下一個傳奇。

投資界梳理統計發現,過去三個月,五源資本官宣的投資項目達16個,投資階段囊括了A輪到F輪,全面覆蓋了大消費、大健康、硬科技等賽道。其中,五源資本佔據領投地位的比例已經過半,多輪次追投也時常發生。

不過劉芹也有當前最擔心的事:“這幾年因為我們的投資成績單,我們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就像一個企業家從原來被低估的狀態到逐漸被認可,這時候要真的問問自己,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面對這些問題,一旦開始含糊其辭,就會非常危險。”

“所以我們需要頭腦清醒。在擴大規模的同時,一定要保有我們稀缺的能力。”劉芹表示。石建明補充說:“規模可能是十多年以來努力的結果,但我們不能沉醉在當前的成績,而是要重新想想我們目標和使命,繼續朝那個方向去。”

劉芹直言,無論是當下、過去還是未來,對五源來說,最重要的始終都是一件事情——將更多時間投入在那些艱難但是具有長期價值的問題上。“我們不希望花過多時間關注那些微小創新和同質化跟隨者的事情。”

正如五源的slogan “別人眼中瘋狂的你,開始被相信”,這家VC要做的,是持續尋找並支援那些稀缺的創業者——他們對未來充滿想像力,並且有能力將想像變為現實。

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劉芹說,越是有風險、有爭議的事情,尋找同類的過程越痛苦。創業是個極其孤獨的過程,風險投資也是。在我們的工作中,要找到那些能夠相互相信的人是非常艱辛的,因為那些對未來的想像力太稀缺了。

那五源又如何能夠找到這些稀缺的創業者?“我們無法預測未來,但通過保有想像力,可以讓我們識別那些創造未來的創業者。”劉芹說,雖然有時候這種對未來的想像會看似很瘋狂甚至愚蠢,是小概率成功事件。但就像我們投資的企業家一樣,這種想像可以成為他們的信念甚至信仰。他們看待事物有更長的時間尺度,而非拘泥於眼下。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是同類。

這其實也是一種等待。劉芹坦言,“畢竟我們是投資人,某種程度上也是在等待這樣的創業者出現,與他產生一種深度共鳴。可以這樣說,我們既對未來保有想像力,同時也是在等待稀缺的創業者出現”。

“你既需要有對未來的想像,這個想像有時候在短期來看好像不太真實,同時,也要能夠去仔細地求證,判斷時機是否合適。”用石建明的話來說,風險投資這個事情有時候也挺分裂的。

總結下來,五源資本的信念很樸素:如果別人眼中瘋狂的你,開始被相信,世界將別開生面。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