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央行發佈會回應貨幣政策、信貸違規流入樓市、市場流動性等熱點話題
2021年04月12日21:27

原標題:重磅!央行發佈會回應貨幣政策、信貸違規流入樓市、市場流動性等熱點話題

4月12日,央行舉行2021年第一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佈會。會上,調查統計司司長兼新聞發言人阮健弘、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宏觀審慎管理局局長李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解讀了一季度金融數據。與此同時,會議還對市場流動性調節、經營貸流入樓市調查、入選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資本補充壓力等熱點問題進行了回應。

孫國峰表明,貨幣政策將以我為主,穩字當頭,保持定力,珍惜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下一步,堅持跨週期設計理念,兼顧當前和長遠,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精準、合理適度,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

貨幣政策穩字當頭,保持定力

從總量看,3月末M2同比增長9.4%,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增長12.3%,增速比上年同期高0.8個百分點。一季度金融機構新增貸款7.67萬億元,同比多增5741億元。從利率看,2021年2月企業貸款利率為4.56%,較改革前的2019年7月下降0.76個百分點,創有統計以來最低水平。

孫國峰表示,今年以來貨幣政策穩字當頭,貨幣信貸保持合理增長。從全年看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是基本匹配的。金融機構信貸投放節奏把握適度,保持了支援實體經濟的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提高了服務高質量發展的後勁。結構方面信貸結構繼續優化,金融機構加大對普惠小微企業、製造業中長期貸款的支援,2月末普惠小微貸款、製造業中長期貸款餘額同比增速分別達到35.5%和38.8%。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金融系統在做實讓利和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援的同時,加強自身的風險防控能力。阮健弘指出,一方面,2020年商業銀行的盈利是下降了2.7%,這是2003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這主要是因為商業銀行通過降低利率等方式向實體進行了更多的讓利,2020年末商業銀行的淨息差比上年末下降了10個基點。另一方面,去年下半年以來單位貸款的逾期金額和逾期率實現了雙降。人民銀行建設的國家金融基礎數據庫採集的單位貸款逐筆數據顯示,今年2月末單位貸款的逾期金額較上年8月末下降了1.8%,逾期率較上年的8月末下降了0.25個百分點。

對於近期市場關於美國貨幣政策態勢預期的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特別是一些新興經濟體的金融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與此同時,中國的金融市場運行平穩,人民幣彙率雙向浮動,中國的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保持在3.2%附近,較前期還有所下降,表明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總體平衡,實施正常貨幣政策的作用持續顯現。

孫國峰表示,下一步,我國的貨幣政策將以我為主,堅持正常貨幣政策,穩字當頭,保持定力,珍惜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同時,密切關注國際經濟金融形勢變化,增強人民幣彙率彈性,以我為主開展國際宏觀政策協調,保持好宏觀政策的全球領先態勢。

精準調節流動性,不必過度關注短期影響因素

受年內繳稅高峰、政府債券供給放量、資金跨季等擾動因素的影響,市場對4月流動性情況產生了擔憂。孫國峰表示,今年以來,由於地方專項債額度下達時間較晚等原因,地方債的發行進度比前兩年慢一些,後續發行速度可能加快。同時4月份稅款入庫的規模也比較大,這兩方面的因素都會減少銀行體系流動性。但由於一季度末財政支出較多,可在一定程度上吸收其影響。

他指出,人民銀行將按照穩健貨幣政策靈活精準、合理適度的要求,密切關注4月份財政收支和市場流動性供求變化,綜合運用公開市場操作等多種貨幣政策工具,對流動性進行精準調節,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為政府債券發行提供適宜的流動性環境。

孫國峰再次提示,判斷短期利率走勢首先要看政策利率是否發生變化,主要是央行公開市場7天逆回購操作利率,以及中期借貸便利利率是否變化,而不應過度關注公開市場操作數量和銀行體系流動性。公開市場操作數量會根據財政、現金等多種臨時性因素以及市場需求情況靈活調整,其變化並不完全反映市場利率走勢,也不代表央行政策利率變化趨勢。其次,在觀察市場利率時重點看DR007的加權平均利率水平以及其在一段時間之內的平均值,而不是個別機構的成交利率,或者受短期因素擾動的時點利率。

人民銀行一直高度關注財政因素對銀行體系流動性的影響,並將該因素納入央行流動性管理的整體框架,在貨幣政策操作中統一予以考慮。今年以來,人民銀行進一步提高貨幣政策操作的精準性和有效性,及時熨平春節前後現金投放、財政稅收、季末等多種短期波動因素,引導貨幣市場短期利率圍繞公開市場7天逆回購操作利率在合理區間運行,切實維護了市場流動性穩定。今後,人民銀行將繼續靈活開展操作,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對於一些短期因素的影響,市場不必過度關注。

嚴查經營貸流入樓市,但不能影響對小微的金融服務質量

3月26日,銀保監會、住建部、人民銀行聯合發佈《關於防止經營貸違規流入房地產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防止經營用途貸款違規流入房地產領域,隨後多地金融監管部門開始排查經營貸挪用,嚴堵資金違規入樓市。

鄒瀾表示,近年來經營性貸款在滿足小微企業的臨時的周轉性資金需求,提升企業持續運營能力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為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提供了有力支援。但是在部分房價上漲預期較強、炒作氛圍較濃的熱點城市,也出現了騙取銀行經營貸實際用於購房的現象,甚至有些還涉及有組織的違法活動。如果不能及時得到遏製,不僅會影響房地產調控政策的實施效果,而且會擠占支援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發展的信貸資源。

鄒瀾表示,“《通知》還特別提出各地要暢通違規問題投訴舉報路徑,聯合排查違規線索。大家也注意到了前一陣深圳市收到相關的舉報,深圳市的七部門聯合對外發佈了通告,對舉報提及的線索要進行進一步深入的聯合調查。我們認為這種調查是非常有必要的,我們也會持續地跟蹤和關注相關調查的進展和最後的處理情況。”

他進一步指出,在解決這一問題的過程中,希望商業銀行不要因為這一問題影響到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質量。對於經過必要的、正常的核查程式,確實是因為違法違規活動和銀行工作人員無法立即識別的問題,應該也是在銀行的基層員工和基層行的盡職免責範圍之內。對於發現的因為作假騙取貸款的,需要依法依合同追回貸款。當然涉及到購房人由於是受不法機構和人員的蠱惑、欺騙,通過作假的行為獲得了貸款被銀行追回造成損失的,可以向相關部門、法院主張自己的權利。

入選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資本補充壓力不大

4月2日,人民銀行就《系統重要性銀行附加監管規定(試行)》(下稱《附加監管規定》)向全社會公開徵求意見。為鼓勵銀行降低系統性風險,避免引發道德風險,系統重要性銀行第一組到第五組的銀行分別適用0.25%、0.5%、0.75%、1%和1.5%的附加資本要求。系統重要性銀行需在進入名單或者得分變化導致組別上升後,經過一個完整自然年度後的1月1日滿足要求。

這一監管要求是否會給銀行帶來補充壓力?李斌指出,總的來看,《附加監管規定》有利於系統重要性銀行保持充足的資本實力和損失吸收能力。目前第一組到第五組系統重要性銀行附加資本要求初步設定的是0.25%、0.5%、0.75%、1%和1.5%,五組之間過渡比較平滑,整體水平與國際要求也是適應的。

他表示,“我們做了科學認真的測算,相對於我國銀行業目前實際資本水平壓力不大。如果銀行同時被認定為我國的系統重要性銀行和全球的系統重要性銀行,那麼附加監管要求也不會疊加,採用二者孰高原則確定,不會額外增加銀行的負擔。從附加監管規定公開徵求意見後的輿情反饋來看,輿論反應、市場反應總體積極正面,大家認為監管規定力度合乎預期,入選系統重要性銀行的整體資本補充壓力不大。”

(作者:邊萬莉 編輯:李伊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