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姐姐》之外,“姑媽”朱媛媛過得很好
2021年04月12日07:16

原標題:在《我的姐姐》之外,“姑媽”朱媛媛過得很好

辛柏青和朱媛媛的日常生活。/肆壹相識27年有餘,曾經內向的辛柏青在朱媛媛的影響下越發開朗,就連兩人的愛情和婚姻故事,也換做他來講給我們聽。青春期的辛柏青喜歡香港電影。鍾楚紅、張曼玉、梅豔芳、邱淑貞,銀幕上瀲灩奪目的女孩們,構成他對未來另一半的最初感受。“將來自己找的那個不知道會是什麼樣,有沒有她們這麼明豔動人呢?”辛柏青認真地問過自己。高中畢業,他誤打誤撞考入中央戲劇學院,遇到了那個叫朱媛媛的女孩。
當時的辛柏青也沒想到,會和朱媛媛攜手走過這麼多年。/《幸福密碼》

那時的他性格內向,不愛說話,朱媛媛則活潑熱烈,與他完全相反。雖然沒有打眼的靚麗相貌,但她的性格像一塊磁石,深深吸引著他的關注。他記得,第一次見到她時,她穿了一條印花健身褲,腳下蹬著兩根帶子。他看她在操場上走著,不一會兒就跑了起來。

很久以後朱媛媛才知道,原來,早在那時,辛柏青就開始關注自己了。

辛柏青沒有想到,原來自己喜歡的類型是這樣的,“因為從來沒想過性格上的事情,結果後來兩個人走到一起,最吸引的還是個性和性格”。

愛是一條走不完的路

進入中戲前,辛柏青對錶演一無所知。老師佈置的作業如同天書,迷茫的他只能按部就班地跟著要求,觀察路人、編故事、排小品。在艱澀的“入門”時光里,他對朱媛媛萌生了莫名其妙的情感,“其實現在想想就是個性吸引,就老願意跟她往一塊兒湊”。

不久後,他報名參加了學校運動會的跳高比賽。這是最後一個項目,同學們漸漸聚集到跳高場地周圍。這個瘦高的男孩一輪一輪地跳著,最後以1.78米的成績獲得冠軍。

人群中,朱媛媛心頭一顫,她印象里那個文弱安靜的男孩,竟在跳高賽場上迸發出了這麼大的能量。

年輕時的辛柏青瘦高、清秀。/《狂飆》排練花絮

“然後就得了獎品,是一袋洗衣粉,還有香皂,我就帶去她們宿舍。一看有好幾個人在,我說,‘那個,這我獎品啊,你們拿著用!’,就放到了媛媛的桌子上。她們宿舍的女同學說:‘什麼我們拿著用啊,你是專門給媛媛的吧!’”

朱媛媛這才意識到,辛柏青對自己“有意思”。

後來,他們合作了一部小品《雨夜》,辛柏青到現在都記得那個故事:“那是講夫妻情感關係的一個小品,我演得特別投入。從那以後,就開始表白了。然後她也覺得我挺好,就試試唄,就這麼談戀愛了。”

對戀愛中的人來說,天下沒有長路,無論走到哪裡,他們都覺得沒走夠。大大的校園變得那麼小,他們反反複複繞了好多遍。心裡的愛溢出來,灑在胡同里,漂到什刹海,兜了一大圈。

“然後就從平安大街那個路口——就是交道口,繞到了寬街,又從寬街繞到交道口,完了又從交道口繞到鼓樓,再從小石橋那兒繞回去。就覺得這個路怎麼那麼快就走完了?哎呀,就捨不得分開。”

朱媛媛和辛柏青合作演練話劇。/《狂飆》排練花絮

逛街時,他們交換了各自的成長經曆,對彼此有了全新的認識,他感慨:“冥冥之中就是老天把你派到我身邊來了,我在北京等了你這麼多年,你在青島都幹嗎呢?”兩個人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沉浸在甜蜜當中。

忽然,情海泛起漣漪。中戲在大一有“甄別期”製度,老師擔心學生談戀愛會影響學業。“如果專業課或者文化課不及格,補考也不及格,就要被甄別,之後勸退。那時也害怕,我就說‘咱們先分開,老師都知道了’。”

放在今天看,辛柏青的反應教人啼笑皆非。“分開”便是分手,他也不懂更好的處理方式,結果就是,剛過去一天,他就後悔了。“分開第二天就受不了了,然後就又找回去,就和好了。”

除了這段小插曲,兩人的情路一直走得順暢,辛柏青說:“媛媛是那種特別傳統的山東女孩,認定了一個情感,就一直走到底。”

2014年4月13日,澳州雪梨,辛柏青和朱媛媛參加《魯豫的禮物》第一季時合影。/黃亮

專一的朱媛媛在表演上有天生的靈性,辛柏青說她上來就會演:“就是我們觀察人物練習的第一個作業,老師點評說這個好,有人物形象,有故事情節,有戲劇衝突。我們還一頭霧水,它是怎麼好啊?”

在表演上,辛柏青似乎是鈍感的,他至今也是一個需要長期琢磨的演員,要給他時間準備,才能逐漸靠近角色。

畢業後,他們一起出演了話劇《狂飆》,辛柏青演田漢,朱媛媛演他的第一任妻子。“她上來那個狀態就對,導演就說:‘朱媛媛不用排了,行了,排別人的。’媛媛說:‘啊,怎麼就不用排了?’導演說:‘你都對呀!’她捕捉人物形象的能力天生就強。”再看看自己,直到演出結束,他也沒能完全呈現角色。

朱媛媛是這麼教辛柏青的:“這有什麼難的呀?你得放開,你的眼睛得有神……”辛柏青接受採訪時擺擺手:“小的時候她老教我,我那會兒老學不會。我覺得男孩變成男人,這種成熟的過程一定是比女人慢嘛。”半路出家進入表演學校,辛柏青認為,自己基本上是被朱媛媛調教著成長起來的。

前幾天,朱媛媛參演的新電影正式上映。/《我的姐姐》
“睜開眼一看,她在旁邊,

幸福就這麼簡單”

2011年出演電視劇《幸福密碼》,他們帶著孩子一起進劇組。

“我們在裡面演了一對歡喜冤家。男的不成器,每天就想著創業等各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女的就是踏踏實實地做好本分的工作,能夠養家餬口。這特別像我們生活當中的一種狀態。”不過,戲里的矛盾衝突比現實強烈。劇中,夫妻倆曾遭遇感情危機,離婚後又復合,重新走到一起;而現實中的朱媛媛和辛柏青,一直是模範夫妻。

兩人對這部戲非常用心,借此傳遞他們的幸福觀、生活觀,解讀夫妻之間的相處方式:生活得腳踏實地,好高騖遠是沒有用的。這個看似傳統的觀念其實更為實在,就像他們的故事。

朱媛媛嫁給辛柏青時,沒有鑽戒,沒有婚禮,直到有一次參加節目,兩人才補上了一個隆重的儀式和誓言。“我想也是啊,但是這幾年也不說了,就是她已經習慣了,還說幸虧那時候沒辦,多累呀。”辛柏青知道,每個女人都想有一場婚禮,不過,時間長了,愛情和憧憬都融在生活的一粥一飯裡,似乎不見了。把瑣碎的生活過好,需要智慧和耐心。朱媛媛總是拖著辛柏青做家務,拖地、擦桌子、切菜、炒菜、洗碗,事必分工,共同承擔。他當時覺得真煩,為什麼一個大老爺們兒要幹這些?後來,辛柏青慶幸,還好有這個一直“嘮叨”的女人在身邊提醒自己:“這是一種婚姻的經營方式,如果你一直甩手不幹,就對這個家沒有特別強烈的認同感和參與感。現在反過來看,可能當時她也沒有那麼明確的想法,但其實她很會經營家庭、經營愛情。”
兩人飾演夫妻,就像把生活搬進里屏幕一樣自然。/《幸福密碼》

辛柏青曾是個懶人,回家穿著外褲就往沙發上坐,啪一聲打開電視。朱媛媛喊他站起來把外褲脫了,他一邊答應一邊拉褲子,脫到膝蓋就又坐了下來,目不轉睛。“她以為我脫了,就忙別的事兒了。等她過來一看,就說:‘你也太懶了吧!就不能把它全脫下來?’我這才反應過來。”這一幕不僅成了段子,還被用在朱媛媛和張嘉益合作的電視劇《瞧這一家子》里。

辛柏青的成熟和成長,發生在孩子出生的瞬間。當他看到臂彎里的嬰兒,所有的事全忘了、放下了,一心撲在女兒身上。但他能做的依然有限:“我只是一種情感上的付出,很多事情都是她媽媽在做。不管是原來還是到現在看,她還是這個家裡付出最多的。尤其是看到現在那麼浮躁的一個社會,你就會特別感動。她那麼默默無聞地放下自己的事業,為這個家操持著,你就會覺得越來越愛她。”

將重心轉移到家庭和孩子的那些年,他們謝絕了不少影視作品片約,久而久之,找來的人越來越少,他們的選擇權變得越發有限。困惑的時候,朱媛媛跟辛柏青念叨:“你看,我陪伴了孩子這麼多年,這孩子現在也不聽話,越大越較勁,我為什麼呀?但是反過頭來說,你看咱們家的孩子,不管走到哪兒,所有人都說太有家教了。”在教育理念上,辛柏青和朱媛媛高度一致。他們的言傳身教,支撐起女兒的健康成長:“孩子不是一個學習的動物,首先她得是個人,得有善良的品行、好的個性。現在再客觀地看,這些我們的孩子身上都有,這是特別讓我們欣慰的一點。”
慢慢活成了彼此的樣子

“大家問我們為什麼這麼多年還這麼好,那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的喜好、共同的價值觀,有共同語言。因為你不可能永遠聊柴米油鹽,永遠聊天氣、堵車這點事兒吧。你得聊一聊所謂嚮往、情懷,高大上的,聊這個的時候我們也特別有共鳴。”他們專業相同,審美一致,從戲劇到影視,話匣打開,便是自然的長談。

辛柏青在表演上不喜歡被教導和灌輸,他需要消化的時間和過程。所以,以前夫妻倆互評都是見好就收,“一說多了就急”。朱媛媛是辛柏青最忠實的評論家,她真誠坦率,總是直接點明他的不足之處,就連辛柏青因《四世同堂》的冠曉荷一角獲得中國話劇金獅獎,她的評語里也透著嚴格。

“《四世同堂》她也在,演韻梅。她就說,‘你們壞人那邊沒什麼意思,因為戲劇衝突強烈,所以有色彩,沾光了;好人那邊的戲不好演’。”他表示讚同,好人沒有那麼多色彩,沒有那麼強烈的戲劇衝突,雖然會給人平淡的印象,但是經過時間的沉澱,能讓觀眾得到更深層次的感受。

朱媛媛在話劇《四世同堂》中飾演大嫂韻梅。/《四世同堂》

最近幾年,辛柏青突然被誇了:“她覺得我可能成熟了,說‘你話劇演得真不錯’,會特別細緻地說哪兒好,有光彩了、在台上有樣了,‘會使了’——這是我們的行話,就是會展現了。”

2013年的《青蛇》,朱媛媛誇辛柏青演得太好了,演活了一個有情懷、有智慧、有擔當的高僧大德。還有後來的《穀文昌》,她說英雄人物不好演,這種幹部形象容易演成喊口號式的,而辛柏青按接地氣的路子去演,她直說演得好。

辛柏青和袁泉、秦海璐合作演出話劇。/《青蛇》

朱媛媛不吝表達,若干年以後辛柏青才明白,他的很多社會屬性和交際能力,在認識她之後發生了一定程度的退化。“比如說我出去跟朋友聚會,或者跟劇組的前輩、製片、導演見面的時候,我就不會說話了,因為她把我要說的和她自己的話全說了。”

再後來,女兒一天天長大,辛柏青的溝通技能慢慢恢復,朱媛媛卻變得內斂了。他們像是反過來了。

“好像她不太說什麼了,真是反過來的。而且原來她對我要求特高,回家就要換外褲什麼的,我就覺得麻煩。現在是家裡人一回家,我就說先洗手、換外衣。這些事,都我來幹了。”

親情這條紐帶連著他們,一過就是一家子。愛情呢?也一直在。前兩年辛柏青忙於拍戲,電視劇、電影連著好幾部,一走就是幾個月。“所以我就想,我是想家、想孩子,還是想老婆呢?突然發現,我想老婆。”

就這樣一起,慢慢到老吧。

以前,辛柏青從來不說那些肉麻話,但是去年他有了表達的願望:“我說‘哎喲,我真的越來越愛你’。她說,‘你行了吧,你就是因為又想出去跑了’。我說:‘真不是因為這個,後邊我又沒接戲。’她說:‘那為什麼呀?’”

40歲以後,辛柏青的困惑越來越多,但感情除外。朱媛媛是他最難以割捨也最堅定的那一個。

✎作者 | 薑涵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