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劇放棄男觀眾,是嫌他們窮嗎?
2021年04月12日07:23

原標題:國產劇放棄男觀眾,是嫌他們窮嗎?

原創 荷西帕 新週刊

絕美的,都是兄弟情。/《山河令》我們也無需太過擔心男性電視觀眾的文娛生活,畢竟有了真正吸引他們的劇集,他們自己就會回來的。
《贅婿》播出之前,原著作者曾放出“為什麼會覺得我需要女觀眾?女讀者?”的厥詞。

現在想想,這樣短視而冒犯的言論不僅可笑,還把問題中的性別主體給弄反了。

從播出的改編內容來看,如果這其中存在真正的問題,問法也應該是:現在的男性觀眾,已經不配看國產劇了嗎?

從2011年甄嬛殺回後宮開始,女性題材的作品就慢慢稱霸了大小屏幕。

如果說古偶仙俠劇《香蜜沉沉燼如霜》的男性觀眾占11%,後宮成長劇《如懿傳》的男性觀眾占19%,還合乎情理的話,男頻小說的改編劇《夜天子》、《天坑鷹獵》、《海上牧雲記》等,同樣以低於40%的男性受眾比讓出了遙控器,就讓人感到疑惑了。

直到大女主劇走完它發展的第一階段,開始陷入困境的時候,《慶餘年》、《贅婿》、《山河令》等男頻劇才以大幅改編、女性友好的姿態,得到了市場的一點認可。

心動了嗎?/《山河令》

躲在國產劇“得女性者得天下”的路徑依賴里偷懶太久之後,我們已經快不記得那個男同學們爭論前日劇情、同一世代共享追劇記憶的從前了。

說到底,攤在沙發上、擠在地鐵里的追劇人們,對大眾影視的期待也不太複雜。

那為什麼在美劇、電影,甚至其他娛樂方式,都在無限搶奪受眾注意力的時候,國產劇卻毅然地把男性觀眾關在門外呢?

男性不愛看劇

根本是一種偏見

是男性觀眾真的不愛看劇嗎?否定的答案,顯而易見。

可以說從電視機進家門開始,客廳沙發上癱坐著一個手捧遙控器的男性,就是家中標配。

80年代,當第一批引入的港台武俠片登上銀幕起,男性觀眾就輕易地被俘獲了。

當年的5毛錢特效奇蹟般地可視化了“男頻鼻祖”金庸古龍,從此,江湖恩怨、家國大義點燃了熱血,黃蓉、趙敏成為了初戀。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黃蓉。/1983版《射鵰英雄傳》

與此同時,一系列大陸自製的傳統文學改編劇也接連成為經典。

《西遊記》、《紅樓夢》、《三國演義》和《水滸傳》,不僅驚豔了當時還不資深的電視觀眾,它們甚至跨越了時間和人群的預設,至今稱霸B站,隨機貢獻著最新的熱點。

步入90年代後,電視劇的題材豐富了起來,別說男女觀眾同追一劇,紅極一時的電視劇甚至產生了全民無差別洗腦的社會效應。

現實題材的《渴望》、《永不瞑目》;愛情題材的《過把癮》、《將感情進行到底》;情景喜劇《我愛我家》、《編輯部的故事》……把一家人全都按在了電視機前。

《我愛我家》中的一家人集體觀看《我愛我家》。/《我愛我家》

緊跟而來的瓊瑤熱,同樣不分性別地塑造著觀眾們的觀影偏好。

遍地的“還珠格格十級學者”里,男性根本就不讓巾幗,講起女神晴格格,全都是一副害羞神情。

張藝興就經常在綜藝節目的東拉西扯中談到《還珠格格》,驕傲聲稱自己是和蕭劍蕭老師一樣,四海為家。

誰不想和晴格格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還珠格格》第二部

當90後、95後開始逐漸形成自己的審美趣味,國產類型劇也更為成熟。

2000-2010這十年間,《康熙王朝》、《漢武大帝》等歷史劇,《金婚》、《蝸居》等現實倫理劇,《刑警本色》、《重案六組》等刑偵劇,《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等軍旅劇,《潛伏》、《暗算》等諜戰劇,讓各類題材的國劇都有了大量忠誠的男性觀眾。

在那個黃金年代,如果有人問出“男性能不能成為觀劇主體”這樣的問題,簡直無法想像。

但今天,我們只有在過年回家發現一個還在看《亮劍》重播的老父親時,才偶然想起,國產電視劇也曾是男性的生命需求。

李雲龍看到你們都煩。/《亮劍》

無怪乎最近幾年男性電視劇愛好者越來越不滿起來。

“一天到晚辮子宮鬥劇,看臉的戀愛劇,怎麼現在的電視劇都是拍給女的看的”的提問,隨之在天涯社區激增。

除開貢獻了《偽裝者》、《琅琊榜》等佳作,拍女性劇卻接連被罵的正午陽光外,能得到男性觀眾認可的國產劇簡直鳳毛麟角。

“這是逼著我們去看美劇嗎?”男劇迷們疑惑。

確實,男性觀眾追英美劇的熱情從來不減。《西部世界》、《斯巴達克斯》、《紙牌屋》、《權力的遊戲》等作品不斷受到國內男性用戶的追捧,即使需要為平台付費,他們也沒有被勸退。

沉醉於美妙的權力鬥爭中。/《紙牌屋》

男性看劇的需求是存在的,當國劇題材無法滿足他們的時候,有人投奔了美劇,有人轉向了劇情精巧的遊戲,也有人就此消失在大眾娛樂的消費統計中。

國內的電影市場有一條45:55的男女觀眾黃金比例,《紅海行動》、《西虹市首富》、《我不是藥神》等幾部30億體量影片的受眾性別分佈,都大致在這個數字上波動。

對比起來,熱門國產劇不到兩成的男性觀眾,真的好像完全消失了一樣。

看劇卻不追星,

就不配做觀眾嗎?

影視劇製作邏輯的變化,或許是最終導致男性觀眾失語的起點。

從2015年開始,IP+流量的國產劇不敗公式,反複成功,再反複被複製。

《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古裝偶像玄幻仙俠愛情倫理婆媳育兒片,一下子讓人們眼前一亮,或者眼前一黑。

眼睛一睜一閉,七萬年過去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得到過市場認證的原著小說、自帶千萬粉絲的頂流演員,成了資本和製作方的定心丸。不僅播放量不用愁,連劇集的前期宣發、後期數據都由無所不能的粉絲代勞了。

粉絲代替了觀眾,成為國產劇的主要觀影人群。

如果說在這個人群更替的過程中,有一部分人被排擠出去了的話,那他們多數就是不愛追星的男性觀眾了。

且不論在這種影視製作邏輯下,劇集的質量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承認看爽劇是現代高壓生活中的一種切實需求,不也就意味著“瑪麗和傑克同蘇,男頻與女頻共爽”,才更加合理嗎?

比如在IP的源頭網文領域,位列2017年中國網絡作家富豪榜前幾位的唐家三少、天蠶土豆、無罪、月關等,無一不是男頻文學創作中的佼佼者。

他們的上榜,不僅證實了男頻文學能提供的代入感,是真實存在於男性群體的需求,更進一步向資本說明,即使是付費體驗,男性受眾也同樣是會買單的。

但即便如此,面向男性受眾的IP作品要影視化,也會面對獨有的困局。

對資本來說,當粉絲經濟的發展帶來了新的紅利,當看劇追星和生活消費緊密地捆綁在了一起,消費需求排在寵物貓狗之後的男人們,就再也不是國產劇討好的對象。

粉絲經濟,你不會懂。

大多數國劇觀眾(男性主要在此範圍內)或許會為愛看劇花一份會員的錢,卻很難在此基礎上貢獻更多了,但追星群體(以女性為主)卻有著截然不同的行為方式。

36氪曾在《粉絲經濟下的用戶行為觀察報告》中提到,購買明星同款的消費者中,女性占到了76%,比男性消費的兩倍還多。

只是看著大女主劇的接連紅火,再看看依然蒙塵的千萬個頭部男頻IP,實在讓人很難不手癢。

所以,不信邪的人們終於分別以6億、4億和3億的天價,將男頻IP《武動乾坤》、《擇天記》、《海上牧雲記》改頭換面。

難兄難弟。

遺憾的是,原著中凸顯探索感的異大陸世界,變成了無法非線性敘事的電視PPT;粉絲主體為女性的流量明星,扮演起書中物化女性、缺乏邏輯的屌絲男。

內容如此,除了“書迷大喊毀原著,粉絲疾呼毀三觀”,還會有其他結局嗎?

這樣五星與一星齊飛的劇集,就算依然有人在看,也早已和劇無關,與男性觀眾或者女性觀眾也無關。

它們只是為粉絲提供的產品,只是剛剛好,粉絲中更多的是女性。

刻意討好誰

都不是國產劇的出路

近日收官的《山河令》,徹底擺出了將男性觀眾拒之門外的姿態,“直男能堅持看到第幾集”甚至成為了一種博眼球的挑戰。

從《傳聞中的陳芊芊》中的女尊城邦,到《贅婿》中繡花奉茶的男德學院,再到《山河令》意外放大的耽改尺度,刻意向女性觀眾釋放的討好信號不言自明。

陳芊芊的顛覆,依然只是傳聞。/《傳聞中的陳芊芊》

雖然,對傳統權力邏輯的挑戰和解構讓人喜聞樂見,但拋開這些已經誇不出花的表面設定,不能細想的劇情仍是其套路化的本質。

《陳芊芊》還是換湯不換藥的甜寵劇,《贅婿》里挑戰權威的宋軼依然會淪為郭麒麟的秘書,《山河令》的成功也只能說是演員彩蛋巧遇了同行襯托。

在刻意討好女性的設計下,即使是頗受美譽的劇集,看幾段精彩集錦、刷一眼微博話題,就能大致領略它們的風采。

在耽改101中C位出道。/《山河令》

如果說這些成功里還有什麼共性的話,同為“古裝言情劇”,可能也是它們只需稍稍努力就能獲得認可的先機。

在這個最優質的內容唾手可得的年代,選擇“更好的”是必然結果。

懸疑、警匪、行業劇等傳統上更吸引男性的題材,需要面對的是全球範圍內的競爭,但以女性觀眾為主的古代才子佳人以及神仙談戀愛的題材,卻是本土化的獨一份。

這樣差異化的同期競爭,或許就是一些女性向流量劇險勝的機緣之一。

有一些才子佳人的戲,只能是我們獨有的。

如果作品本身無法為自己正名,那麼題材、受眾、資本、流量加在一起,都不夠解釋其成功或失敗的原因,而一旦劇集本身足夠有吸引力之後,它們是怎麼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還會需要贅述嗎?

當《隱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邁出了國產懸疑片的既有框架,當《山海情》和《大江大河》系列把主旋律劇集推到了熱搜頂端,無需費勁安利,美劇愛好者和遊戲狂徒們也都會停下手裡的事情,轉向視頻APP和電視遙控器。

其實,反思我們是怎麼失去男性電視觀眾的過程,也是反思國產劇興衰起伏的過程。

優質國劇,初露鋒芒。/《隱秘的角落》

年輕人的眼光越來越挑剔,市場的選擇越來越嚴苛,能生存下來的,必然是能打動大多數人的內容、更能滿足細分受眾的題材。

我們也無需太過擔心男性電視觀眾的文娛生活,畢竟有了真正吸引他們的劇集,他們自己就會回來的。

《國劇40年“類型”變遷史·上篇|國產劇類型化·劇變(5)》烹小鮮2020-10-27

《男性觀眾已經“不配”追劇?》歪道道2021-03-11

《我們分析了50部男頻劇的用戶群體,遵從這些規律或許就能避免撲街》話娛2020-09-17

《和男頻劇》犀牛娛樂2021-01-11

《陳芊芊的俗套,把我套死了》新週刊2020-05-27

✎作者 | 荷西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