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上市,哈囉、鬆果被傳上市,共享經濟又被盤活了?
2021年04月11日11:01

原標題:怪獸上市,哈囉、鬆果被傳上市,共享經濟又被盤活了?

如果把共享經濟比作俄羅斯方塊遊戲,那麼最近“怪獸充電寶上市”,“鬆果出行被傳上市”就像俄羅斯方塊中的豎條,再用很多其他形狀的方塊鋪好地基時,只差這一個豎條,就將整個整個遊戲盤活了,而他們的上市也再一次將共享經濟市場盤活了。

4月1日,怪獸充電正式登陸納斯達克掛牌上市,成為國內共享充電寶第一股。4月7日,據《IPO早知道》報導,國內共享電單車服務商鬆果出行計劃於今年赴美上市,募資規模預計為3億美元。截至目前,鬆果出行尚未對此作出回應。

雖然在共享經濟領域里,上市不是新消息,但是面對市場大環境,就像一潭死水,無法盈利一直是共享經濟的痛點,如今,從怪獸上市,到鬆果上市,共享經濟再一次被資本看好,而共享經濟的春天將再一次到來嗎?

路漫漫其修遠兮

1978年美國德克薩斯州立大學社會學教授馬科斯·費爾遜和伊利諾伊大學社會學教授瓊·斯潘思提出“共享經濟”這個概念,他們表示,共享經濟是一個由第三方創建的、以信息技術為基礎的市場平台。其目的導向在於通過閑置資源的共享並將其與有短期使用需求的用戶間實現匹配,從而實現社會效益的最大化。而用戶可以根據借助這些平台,交換閑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識和經驗,這也是最初意義上的共享經濟。

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共享經濟的味道變了。在2010年前後,隨著Uber、Airbnb等一系列實物共享平台的出現,共享開始從純粹的無償分享、信息分享,走向以獲得一定報酬為主要目的,基於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權暫時轉移的“共享經濟”。

當這種理念進入中國以後,也就是在2015年,中國的共享經濟出現了井噴式增長,在2016年,數據顯示,市場規模高達四萬億元,增長率為76.4%。從最早出現的共享充電寶,到共享單車,到如今的萬物皆可共享,但是共享經濟的高速發展卻沒有一直延續下去。

其實自共享經濟誕生以來,國內許多互聯網企業都在探索企業級共享經濟該如何實現,從未間斷,並且各種奇葩共享產品層出不窮,彷彿只要打著共享的旗號,就能站在風口飛一會兒,收到大量資本的青睞。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玩家入場,部分共享產品和服務,的確給人們生活帶來了方便。但也有一大批共享產品,以“共享”為噱頭來圈錢和炒作,盲目投放的後果是資源浪費,擾亂了公共秩序,反而變成社會管理的負擔。

直到2018年,這一年也可以說是共享經濟的轉折之年,也是共享經濟監管曆程中具有標誌性意義的一年。在有關部門多管齊下,共享經濟發展的製度環境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規範化、製度化和法治化的監管框架也開始建立起來。

而這一年,對於共享經濟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考驗。曾經火爆一時,但是在經濟的浪潮下終究還是化為了泡沫,伴隨一波波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等諸多領域相關企業的倒閉停業、合併收購,共享經濟迎來了有史以來最難的階段。

就拿共享單車為例,在初期就有數十家共享單車平台入場,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以各種用戶補貼、免費騎行、返還用戶紅包的方式爭奪用戶和市場。雖然在短時間內接連獲得新融資,但最後均以“不景氣”收尾。

曾經的業界巨頭摩拜單車、ofo、小鳴單車已漸漸在街頭巷尾銷聲匿跡,如今逐漸形成了哈囉、美團和滴滴三足鼎立之勢。

對於共享充電寶,競爭也非常的激烈,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3月,國內共有559家共享充電寶相關企業是在業、存續的狀態。共享充電寶市場壁壘不是很高,目前國內共享充電寶市場以“三電一獸”(街電、小電、來電、怪獸)為主導,還有搜電、蜜蜂充電、海豚充電等眾多充電寶品牌。

這些品牌都經過從無到有的急速擴張,也都面對過資本退潮,行業洗牌不管是共享單車還是共享充電寶亦或其他的共享產品在短期內出現的劇烈變化所帶來的各種影響,讓整個共享經濟市場都飽受爭議和質疑。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步子邁太大,為了吸引資本的目光,不斷燒錢擴展市場,盤子太大卻沒有一個穩定的基礎,我們都知道共享經濟是需要先打下良好的基礎,最終實現流量變現,但是中國的共享經濟並不是國際上的“共享”概念,也註定了他們不會成功。

並且對於玩家而言,他們並沒有深刻把握共享經濟的本質,即盤活利用現有的閑置資源。而許多人在對閑置資源的認知中,也只限於閑置的人力、空間、物品等資源,沒有看到更多的無形資源。

其實不管是共享充電寶還是單車,在一定程度上都有著重資產模式的一面,它們不同於其他單純的鏈接現有閑置物品資源供需段,既要花重金打造產品滿足消費者的服務需求,還要負責售後服務,甚至要承擔產品損毀的損失。

但在不同領域,共享經濟發展並不平衡。數據顯示,知識技能、醫療共享等領域的市場規模大幅增長,同比分別增長30.9%和27.8%;共享住宿、共享辦公、交通出行等領域市場規模同比顯著下降,降幅分別為29.8%、26%和15.7%;生活服務領域同比下降6.5%。

當然,共享經濟本身沒錯,在激烈的競爭市場中,最終還是要看用戶需求,大浪淘沙才能見金,對於偽需求的共享物品將會不斷退出歷史舞台,對於有真需求的產品,也會發展的越來越好。

吾將上下而求索

雖然市場規模很大,但盈利一直是共享經濟面臨的難題。

從根本上來說,共享經濟並非新經濟模式,大數據技術的出現是實現共享經濟大規模個性化服務的重要一步。早期,全球住宿分享平台愛彼迎就是利用大數據技術為尋找住房的用戶提供個性化搜索結果。

而共享經濟也隨著物聯網、移動互聯網等技術發展得以放大,成為現象。根據國家信息中心發佈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報告(2021)》顯示,2020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約為33773億元,同比增長約2.9%;考慮到2021年宏觀經濟可能出現的強勁複蘇,預計今年增速將有較大回升,有望達到10%至15%;未來五年,中國共享經濟年均增速將保持在10%以上。

從全球看,隨著技術、運營模式等多方面創新,以及精細化發展趨勢,共享經濟在中國潛力依然巨大。

但是從發展進程而言,共享經濟也面臨著層層挑戰。

首先是個人層面的挑戰,主要源於個人素質水平有待提高和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難以建立。共享經濟面臨的核心問題,是冷漠的人心,而不是資金,保險的問題。雖然有些絕對,但從市場反應來看確實是這樣,個人的素質從某種程度上也限製了共享經濟的發展。就比如共享單車變成“私有 ”單車,共享住宅被洗劫一空,從側面影響了共享經濟的發展。

其次是信用體系面臨的挑戰,信用體系的不完善導致很多時候會出現有閑置資源,不敢借的現象,因為不知道哪些人。

最後是政府監管帶來的挑戰,面臨市場巨大的吸引力,各種各樣的共享產品都加入其中,其中不乏有一些違法行為的出現。共享經濟的初衷是將散落在市場的閑置資源整理後合理分配,可是由於市場管理機製的缺失,出現了形形色色的產品。

共享經濟由於覆蓋面極廣,涵蓋廣泛,難以製定適用面廣且精細的總體行業要求,只能對細分化領域進行監管。就比如共享單車,很多地方都出現了限投政策。對共享單車來說,這是一門需要投放規模的生意,對於玩家而言,難點不在運營和資金,規模上不去就難以形成盈利。

還有就是前文提到過的影響城市風貌,一些用戶在使用之後亂停亂放,但是在整改之後,又會影響其發展。就比如作者坐在的鄭州市,最近,市場對所有的共享單車都進行了更新換代,也對單車停放位置進行了整改,這對市容來說是非常好的,但是對用戶來說,體驗就沒有那麼好了,使用一輛共享單車好需要找好久的停車位,有時候一邊騎行,還要在軟件上看哪裡能夠停車,用戶不滿意的背後影響的還是企業。

在不斷信息化,碎片化的趨勢下,共享經濟的出現解決了供求雙方信息地位不平等的問題,拉近了供給方和需求方的距離,淡化了中間商的地位。

從發展前景看,共享經濟是一種技術、製度和組織的組合創新方式,當初不被看好的共享經濟也正在逐漸盈利,同時共享經濟也僅僅只針對C端用戶,在B端市場,比如出現領域一些玩家通過打通乘客、司機、車輛成型閉環,讓用戶享受更便捷的乘車體驗。

面對如今波濤洶湧的共享經濟市場環境,如何應對可能瞬間由“藍”變“紅”的市場走勢,是對共享領域創業者一個極大的考驗。但是無論市場增長勢能還是消費者的需求來看,共享經濟的還沒有得到充分釋放,而共享經濟向各領域加速滲透融合的大趨勢不會改變。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