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可以從阿拉巴馬州險勝中學到什麼?
2021年04月11日11:44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4月11日上午消息,據報導,圍繞位於阿拉巴馬州貝塞默(Bessemer)的運營中心,亞馬遜與美國零售、批發和百貨商店聯盟(RWDSU)展開了一場高調鬥爭,並始終佔據上風。

  目前嚴峻的經濟形勢也有利於亞馬遜。三年前,貝塞默向亞馬遜提供了一個價值約5100萬美元的激勵方案,這是該公司有史以來獲得的最大開店資金補助之一。大約在同一時間,附近的伯明翰市為吸引亞馬遜第二總部落戶,在鎮上豎起了三塊巨大的亞馬遜廣告牌,作為其並不成功的營銷噱頭的一部分。和其它許多州一樣,面對不妙的經濟形勢,阿拉巴馬州也非常期待著亞馬遜的到來,因為這會給當地帶來許多工作機會。

  亞馬遜的員工們對是否允許RWDSU代表他們進行了投票。在3000多張郵寄選票中,1798張否決了該聯盟的代表權。RWDSU稱將對投票結果提出上訴,並指稱亞馬遜通過各種非法手段脅迫員工投反對票。

  儘管亞馬遜在投票中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它仍需要進行思考總結,它在這場鬥爭中的形象並不光彩。公眾仍會記得亞馬遜面對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批評的笨拙回應。美國勞工運動得到了總統的支援,為避免與美國工會展開另一場鬥爭,亞馬遜仍有一些重要教訓需要汲取。

  首先,亞馬遜有必要且只能更認真地傾聽員工們的意見。在與RWDSU的鬥爭中,有亞馬遜員工講述了他們的遭遇:沒有任何事先溝通的強製加班;休息室離得太遠,需要長時間步行才能走到,以致長時輪班中的短暫休息時間都消耗在了路上;整個工作日都需站立工作,對身體造成了傷害。對那些投票拒絕了RWDSU代表權的員工來說,他們希望公司能聽取員工們的意見。員工威爾·斯托克斯表示:“我們與公司展開了談判,與高管們討論我們的意見。在接下來的100天里,讓我們看看能發生什麼改變。”

  亞馬遜還必須解決它與黑人員工之間存在的問題。上世紀90年代末,亞馬遜在喬治亞州麥克唐納開設了一家運營中心。麥克唐納是亞特蘭大以南30英里的一個以黑人為主的小鎮。該運營中心在幾年內經曆了幾次管理變革,並最終關閉,而當時正是亞馬遜急需更多配送能力的時候。亞馬遜從未對此作出解釋。

  亞馬遜遇到的一些其他勞資糾紛也涉及到黑人員工。2018年,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個運營中心,大批索馬里移民員工試圖與該公司進行集體談判。去年,在新冠疫情期間,紐約斯塔頓島的黑人員工認為工作場所存在安全缺陷,呼籲成立工會。近期的一篇媒體報導也指出,亞馬遜白領階層對黑人員工存有偏見和不尊重。在週五的亞馬遜Zoom新聞發佈會上,有員工呼籲加強對管理人員這方面的培訓。

  最後,亞馬遜需要重新考慮其運營中心工作崗位的臨時性問題。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該公司標榜自己的每小時工資為15美元,處在“體力勞動者和物料搬運工”的全國平均工資水平;此外,每隔六個月,每小時的工資將上漲55美分。但不為人所知的是,這些加薪會在員工工作滿三年後停止,除非該員工得到晉陞。這個薪資天花板的設置經過深思熟慮:亞馬遜希望員工要麼進入管理層,要麼離開公司到其它地方尋找機會。如果員工主動離職,公司甚至會向他們支付上千美元的獎金。

  在貝塞默,RWDSU首次提出並強調了這一問題。員工組織者詹妮弗·貝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即使再過10年、20年,這裏的5800名員工的時薪仍將處於略低於17美元的水平上。”亞馬遜確實需要重新考慮加薪限製這一問題。該公司僱傭了100多萬員工,是美國第二大私營企業,僅次於沃爾瑪。隨著疫情的結束,失業人數將會下降,將員工掃地出門可能不再可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