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
2021年04月10日10:11

渴望被看見是永恒的悲哀,中毒的家庭其實不分男女。

昨天去看了《我的姐姐》,關於這部電影的討論已經很多了,尤其是“父母去世姐姐是否必須撫養幼弟“之類的熱點話題,事實上這種情況太極端也太罕見,如果硬要糾結這個方向進一步探討男女對立,完全是把自己繞進去了,以至於看不到更深刻的層面。所以今天我想避開這條線索,談談這部電影里其他一些引人深思的東西。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剛開場張子楓講的是不太標準的成都話,讓我覺得有些意外,漸漸地我才發現這部電影原來是成都取景,好多好多我熟悉的地點和場景,瞬間覺得無比親切。電影里時常出現的339電視塔、紅星路二段的過街天橋和剛竣工不久開闊敞亮的地鐵七號線,都是我經常走過路過看過的生活點滴。於是這成為我今生第一次在大螢幕上看到自己的家鄉,耳熟能詳的街道和風土人情。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情節的發展沒有太多懸念,臨近片尾時姐姐在父母的墳前哭訴:我這輩子一直非常努力地生活,就是想讓你們理解我認可我,然而你們眼裡始終都沒有我,只有弟弟。

這一幕並非每個人都感同身受,但瞬間戳中我的心,其實渴望被父母看見和認同、不優秀不配活的人生哲學何止姐姐,在心理學家蘇珊《中毒的愛》里有講,中毒的父母眼中永遠只有自己的泰迪,這個泰迪可能是品學兼優的學生,可能是生活穩定的編製內人員,可能是按時結婚生子的聽話後代,也可能是男孩……只要你不符合這個泰迪形象,那麼就算你家大業大功成名就,父母也看不到你,也會恨你怨你。哪怕進了墳墓,他們也不會原諒你。

這種痛苦真的只有女孩才有嗎?誠然確實很多女孩有這樣的痛苦,但男孩也是一樣的,在《中毒的愛》、《擁抱自己的內在小孩》、《走出劇情》、《為何家會傷人》等一系列心理學著作中都深刻描述過,這其實完全不僅限於男孩女孩這個層面,原生家庭給孩子的傷害是父母造成的,與孩子的作為、性別沒有太大關係。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當然也不能全怪父母,因為這些中毒的父母也是被中毒的父母養大的,他們身上的業力延續了很多代,要想改變是非常困難的,如果某一代人想要阻斷這個業力,需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

很多年前我看過一部韓劇《浪漫滿屋》,裡面Rain扮演的李英中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可他的父親仍舊因為兒子沒有從醫而耿耿於懷,始終不肯原諒和接納兒子,這太真實了!

在《我的姐姐》里,安然一輩子沒有得到父母的接納,充滿委屈,她已經意識到問題所在,堅強而獨立,可她依舊因為父母看不到自己而痛哭,這也非常真實。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放棄渴望被看見的幻想,有些父母就是看不到你,這很悲哀,但走不出劇情,在痛哭中拔不出來,這難道不是更悲哀的人生嗎?更可怕的是,如果走不出劇情,那麼業力使然,相同的境遇還會出現在下一代身上,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最後聊聊電影本身的東西,演員都演得很好,找張子楓來演姐姐實在是太合適了,因為觀眾知道她也是因為《唐山大地震》里的姐姐,當時她應該也是扮演六歲的姐姐吧,今天十幾年過去,成年的張子楓與六歲的弟弟配戲,帶給人更多的回憶和想像,戲里戲外都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但實話實說,我很不喜歡電影里弟弟的台詞,小演員盡力了,他做得很好很棒,然而給他設計台詞的編劇實在是太失水準,裡面很多話絕不是六歲的孩子能說出口的,哪怕是十六歲也未必能有如此覺悟,所以弟弟的台詞生硬刻意令人覺得很出戲,甚至感覺這個弟弟或許只是一個象徵,與年齡毫無關係的象徵,他可以代表任何年齡差的弟弟,最終的結果都差不多,這或許是台詞設計者唯一積極的地方。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至於電影的開放式結尾,我想大部分人都看懂了,為了過審所以隱晦,踢皮球,多麼貼切的比喻啊。條件優渥的準養父母,這顯然是弟弟最好的歸宿(畢竟他已經是個苦命的孩子還能要求什麼呢?)要知道,這個世界是有很多親生父母也要把孩子送給優渥的養父母,引發的倫理爭議很多,對孩子好不好更是眾所紛紜沒有止境。可是,在電影劇情里,一個和弟弟沒有什麼感情的姐姐,身份與貧窮的雙親有很大的差別。

姐姐需要去北京讀書,不可能帶著弟弟啊,反過來講,做了父母的朋友應該很清楚,如果24歲的姐姐真的成為6歲弟弟的唯一監護者,那麼他們自動成為事實上的母子關係,那麼這個姐姐就不太可能實現自己的人生了,等弟弟成年,姐姐已經36歲,那時候再開始結婚生孩子嗎?這是很殘酷的,但殘酷的不是姐姐,而是讓弟弟的父母死去的原因——車禍、病魔或其他意外,不要怪錯了對象。

充滿怨氣的姐姐作為監護人,弟弟的生存質量又能好到哪裡去?這也是沒法設想的死結。世界那麼大,也許有些案例真的是走的這條路,但邏輯上的東西是不可能顛覆的。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我的姐姐》表達的,遠不止重男輕女那麼簡單_新浪眾測

全片最催淚的環節,是那個拚三孩的孕婦被轉院時,姐姐聲嘶力竭的呐喊,因為我知道只有這段戲是百分百真實的故事,而且時常都在上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