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一年級課程將“幼兒園化”, 校外培訓機構不得違規培訓學前兒童
2021年04月10日00:30

原標題:小學一年級課程將“幼兒園化”, 校外培訓機構不得違規培訓學前兒童

家長們已從無數個上一屆小學新生家長那裡得知,不提前做好知識準備,將會“吃苦頭”。於是,一種惡性循環開始產生。

不久前,一位幼兒園園長憂心忡忡地說:“現在學習的壓力已經下沉到幼兒園,大班在小學入學前的一個學期,班里的幼兒就所剩無幾了,都忙著去上各種學前輔導班,為一年級的知識學習做準備了。”

而這已成為當前一種比較普遍的社會現象。背後的原因,無外乎雞娃心態作祟,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近年來,國家就幼小銜接問題出台過一些政策,但仍存在不少問題。其中,最為明顯的便是幼兒園的“一頭熱”問題,即幼兒園積極向小學靠攏,小學在對接幼兒園方面卻做得很不夠。

這導致家長越發“逃離”幼兒園,將孩子送去各種學前班、幼小銜接班,提前學習小學學科知識。

近日,教育部出台《關於大力推進幼兒園與小學科學銜接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首次提出了幼兒園與小學的“雙向銜接”。

不提前做好知識準備會“吃苦頭”

“幼小銜接曆來是幼兒園教育工作中的一項重要任務,但不可思議的是,在整個基礎教育課程改革不斷取得重大成果的近二十年,幼小銜接卻越來越步履艱難。”華東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華愛華指出。

究其原因,就在於中小學生的學業競爭始終通過學校、家庭與社會的各種渠道衝擊著幼兒園的課程改革,學習壓力早已下移到幼兒階段。

華愛華指出,因為家長們已從無數個上一屆小學新生家長那裡得知,不提前做好知識準備,將會“吃苦頭”。於是,一種惡性循環開始產生,即每屆小學新生中總有兩部分人,一部分是為入小學提前做了知識準備的學生,他們已能讀寫漢字和拚音、已會百位數加減、背誦乘法表,另一部分是零起點的學生。

結果證明,那些先行學習的學生在入學後很快適應了老師的教學進度,而未做任何知識準備的學生,為趕上那些先行學習的同學則壓力重重。

其實,小學一二年級的教學進度,除了與教材內容過多有關,很大程度上也取決於越來越多超前學習的學生對教師授課的不以為然。

華愛華指出,於是,一批又一批的小學生家長以自己的“教訓”告誡下一屆新生家長:提前認字寫字學拚音有多麼重要。導致的結果是,越來越多的孩子去社會培訓機構提前學習小學一年級的知識,且勢頭越來越猛,甚至某些幼兒園的大班,還出現了幼兒轉入校外機構提前學習的現象。

儘管有識之士不斷論證這種提前學習的即時效應和早期競爭有違兒童發展規律,有損兒童身心健康,不利於兒童長遠發展,雖然教育行政部門也在小幼之間堅持抓兩件事,一是禁止小學的招生考試,二是防止幼兒園教育小學化,然而由於幼兒園大班與小學一年級之間的巨大鴻溝,對解決入學初的學習負擔下移問題,並沒有明顯的效果。

一年級上學期設置為入學適應期

對此,《指導意見》提出了加強幼兒園、小學兩個學段之間教育的連續性。

首先,幼兒園做好入學準備教育。《指導意見》提出,幼兒園大班下學期要有針對性地幫助幼兒做好生活、社會和學習等多方面的準備,建立對小學生活的積極期待和嚮往。要防止和糾正把小學的環境、教育內容和教育方式簡單搬到幼兒園的錯誤做法。

其次,小學實施入學適應教育。《指導意見》提出,小學要強化銜接意識,將入學適應教育作為深化義務教育課程教學改革的重要任務,納入一年級教育教學計劃,教育教學方式與幼兒園教育相銜接。

國家修訂義務教育課程標準,調整一年級課程安排,合理安排內容梯度,減緩教學進度。

小學將一年級上學期設置為入學適應期,重點實施入學適應教育,地方課程、學校課程和綜合實踐活動主要用於組織開展入學適應活動,確保課時安排。

改革一年級教育教學方式,國家課程主要採取遊戲化、生活化、綜合化等方式實施,強化兒童的探究性、體驗式學習。

要切實改變忽視兒童身心特點和接受能力的現象,堅決糾正超標教學、盲目追趕進度的錯誤做法。

一同發佈的《小學入學適應教育指導要點》(以下簡稱《小學指導要點》)提出,小學一年級上學期作為幼小銜接適應期,要關注新生的生理和心理需要,創設與幼兒園相銜接的班級環境,適度調整作息安排,提供一定數量的圖畫書、玩具和操作材料,幫助兒童逐步適應從遊戲活動為主向課堂教學為主的轉變。

比如:允許兒童適當攜帶自己喜歡的圖書、玩具,增強心理安全感,緩解入學焦慮;根據需要靈活擺放課桌椅,支援教師以遊戲和活動的方式開展教育教學;在一年級的戶外活動區域提供適宜的體育器材和遊戲材料;張貼溫馨的圖文提示,幫助兒童熟悉校園環境。

《小學指導要點》還提出,小學要因地製宜安排多種形式的體育遊戲和活動,如:拍球、跳繩、踢毽子、跳皮筋、抽陀螺、滾鐵環等,促進動作協調靈活,鍛鍊力量和耐力。

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對學前兒童違規培訓

實現孩子的順利過渡,營造良好的教育生態,離不開對違規校外培訓的治理。

《指導意見》提出,加大綜合治理力度。其中包括對幼兒園、小學和校外培訓機構三方面的治理。

小學嚴格執行免試就近入學,嚴禁以各類考試、競賽、培訓成績或證書等作為招生依據,堅持按課程標準零起點教學。幼兒園滿足需要的地方,小學不得舉辦學前班。

幼兒園不得提前教授小學課程內容,不得佈置讀寫算家庭作業,不得設學前班,幼兒園出現大班幼兒流失的情況,應及時瞭解原因和去向,並向當地教育部門報告。對辦學行為嚴重違規的幼兒園和小學,追究校長、園長和有關教師的責任。

落實國家有關規定,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對學前兒童違規進行培訓。教育部門應根據有關線索,對接收學前兒童違規開展培訓的校外培訓機構進行嚴肅查處並列入黑名單,將黑名單信息納入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按有關規定實施聯合懲戒。

目前,已有地方發佈相關規定。石家莊市教育局《關於普通中小學(幼兒園)及校外培訓機構違規辦學行為的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將校外培訓機構舉辦涉及3-6歲學齡前兒童的學科知識類(主要包含語文、數學、英語等)培訓或學前班,提前教授小學內容納入問題清單。

山東省東營市規定,嚴禁培訓機構面向學齡前兒童提前教授漢語拚音、識字、計算、英語等小學課程內容。

《學前教育法草案(徵求意見稿)》提出,校外培訓機構等其他教育機構不得對學前兒童開展半日製或者全日製培訓,也不得教授小學階段的教育內容,不得開展違背學前兒童身心發展規律的活動。

目前,以幼小銜接為名義開展的校外培訓已形成規模龐大的產業。《2019中國幼小銜接行業調研白皮書》顯示,2019年中國幼小銜接市場規模已接近500億元,預計到2022年,市場規模將達到800億元。

在白皮書的調研中,近7成家長對幼升小問題感到焦慮,並且出現收入越高越焦慮的狀況。在“教育壓力”的現實面前,9成家長依然認為需要提前學習學科知識,其中更有超過5成甚至認為要“儘量多學”。

(作者:王峰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