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一季度預虧9億元至11億元 近期股價較高點已跌去30%
2021年04月08日22:39

原標題:順豐一季度預虧9億元至11億元 近期股價較高點已跌去30%

4月8日晚間,快遞巨頭順豐控股(002352.SZ)發佈了一季度業績預告。在量件保持高增長的情況下,該公司一季度淨利潤卻遭遇虧損。

公告顯示,順豐控股預計今年1至3月份淨利潤虧損9億元至11億元,去年同期盈利9.07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該公司預虧10億元至12億元,去年同期盈利8.32億元。

不過,對於這份業績預告,有業內人士表示並不意外。“這樣的虧損範圍符合市場預期。”快遞行業專家趙小敏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今年需關注順豐控股的開支力度、收入已經市場份額的變動,“利潤指標至少在今年三季度前都不必過於關注。”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自去年國內疫情得到控制以來,國內快遞市場複蘇態勢顯著。國家郵政局4月6日的監測數據顯示,2021年清明節期間 ,全國郵政快遞業攬收快遞包裹7.61億件,與2020年清明節同期相比增長44.4%。投遞快遞包裹7.65億件,與2020年清明節同期相比增長48.3%。

然而,去年快遞行業的快速複蘇離不開同期多重福利的影響,包括高速公路免收通行費、國際油價大幅下跌等。而在今年,隨著各家快遞公司資本開支援續加大,成本壓力將成為不可忽視的影響因素。

股價較高點已跌去30%

率先發佈業績預告的順豐控股,或將揭開快遞企業今年一季度業績承壓的“傷疤”。

“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圍繞進一步提升綜合物流服務、供應鏈解決方案能力的發展方向,繼續加大新業務開拓及資源投入力度、整合併優化資源、夯實運營底盤,該等投入將導致公司成本短期承壓。”針對一季度為何出現虧損,順豐控股在公告中如此解釋。

那麼,具體虧損的原因為何?從順豐控股在公告中的其他解釋中,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總結了三點原因。

第一,資本開支投入投入臨時加大導致成本承壓。順豐控股表示,該公司自去年四季度開始增加臨時資源投入以承接增量,致使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成本承壓。同時,其自去年第四季度開始加大資本性開支投入,進行中轉場自動化產能升級。

根據順豐控股此前公佈的月度經營數據顯示,今年1至2月份,該公司累計速運物流及供應鏈收入合計為275.9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33.72%;累計速運物流業務量合計為16.02億票,較去年同期增長53.89%。而同期,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131.1億件,同比增長100.3%;業務收入累計完成1383.3億元,同比增長59.9%。

與行業數據相比,順豐控股的增速有所落後。這也意味著,其市場份額受到擠壓。

然而,自去年順豐控股憑藉特惠電商件“搶奪”了相當一部分的市場份額後,毛利率相對低的經濟型業務佔比提升,由此將拖累整體盈利能力。這構成了順豐控股今年一季度業績承壓的第二點原因。在公告中,該公司表示,“特惠專配業務量增長迅猛,下沉市場電商需求旺盛,導致存量客戶中的經濟型業務增長較快,公司電商件毛利承壓。”

第三,今年春節期間快遞行業掀起的“不打烊”熱潮,增加了額外的成本。順豐控股表示,公司第一季度給予一、二線在崗人員補貼創歷史新高,導致經營成本在短期內攀升。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自今年2月18日順豐控股盤中股價創下歷史新高的每股124.70元以來,該公司近期股價持續下跌。

截至4月8日收盤,順豐控股股價報收80.80元/股,較高點已經縮水30%。

一季度快遞企業業績集體承壓?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針對順豐控股業績虧損的情況,業內人士似乎並不意外。

安信證券分析師明興、孫延認為,“因基數效應和需求旺盛,2021年一季度快遞行業業務量確定性高增長,但行業價格競爭、快遞企業擴大投入、去年同期成本紅利等因素,均可能導致 2021Q1快遞企業面臨業績壓力。”

與去年一季度不同的是,今年同期,快遞行業面臨兩個成本因素的變化:通行費常態化徵收以及燃油價格持續上漲。

安信證券分析師團隊測算,去年第一季度,快遞企業享受44天免徵通行費,各家節約通行費約1.8億元至2.0億元。今年,這筆成本費用將如常體現。而在燃油成本方面,該分析師團隊測算今年一季度平均油價同比下降3.4%,但第二季度油價已經較去年同期上漲約17.7%,快遞企業將面臨更高的燃油成本壓力。

此外,在今年“春節不打烊”的熱潮中,快遞企業普遍面臨額外的用工成本。

事實上,順豐控股盈利下滑的跡象從去年第四季度的業績指標變動中可以窺見。

財報顯示,2020年第四季度,順豐控股的毛利率為11.97%,環比第三季度大幅減少5.18個百分點。

在近期的調研中,順豐控股管理層對此也有所回應,“下一個建網階段,從2020年三季度開始公司積極部署了網絡建設括場地、設備投入為電商件做大規模,因此會有相應成本集中體於四季度,對2020年Q4盈利有一定影響。”

現在來看,這樣的影響已經持續到今年一季度。

(作者:曹恩惠 編輯:曹金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