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狀元,為什麼不能當“小鎮演講家”?
2021年04月07日19:25

原標題:北大狀元,為什麼不能當“小鎮演講家”?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北大學霸

衡水中學的狀元

5年里跑了600所中學

成了“販賣學霸光環”的演講家

李雪琴之後,又一個北大畢業的學霸站在了風口浪尖。

25歲的劉嘉森,是衡水中學高考文科狀元、河北省高考榜眼、北大學霸……

如今,他也是大家數落“北大墮落了”的典型。

衡水中學,是河北競爭最激烈的高考名校,以拚命、“雞血”聞名全國。

作為衡水狀元的劉嘉森,完全是“考神”級別的人物。

現在,他在全國各地的中學校園里演講,分享如何考上北大的學霸心得,推銷教輔資料。5年里,他演講超過600場,賺了近200萬。

這位“小鎮演講家”,火了。你在各大網站,都能看到他脫口秀級別的生動演講。

比如自己剛進入北大有多蠢,當著全班人的面說,自己的特長就是考試第一進來的。其實,他的成績在班上只能算墊底的。

比如他說北大、清華招生的有多狡猾,電話來詐你說成績有那麼一點可能被錄取,你想來的話要盡快先簽個合同……

李雪琴曾遇到過的質疑和批評,如今,也全都落到了劉嘉森的身上,甚至更苛刻。

“學霸恰爛飯不體面,這是頂級高校的墮落”,有人毫不客氣地說。

在北大精英的人設面前,他靠販賣高考成功學來賺錢,甚至打算在這條路上繼續創業走下去,變成了一件不“體面”的事兒。

但北大狀元,為什麼就不能做“小鎮演講家”?

01

為稱霸衡水,21天只洗一次澡

劉嘉森,戴著眼鏡,眯著小眼睛,面目清秀。

他不是人們傳統印象里木訥的“小鎮做題家”,他的演講生動幽默,稱得上教科書級別。有人聽過他的演講現場,很受歡迎,且鼓舞人心。

比如,他講當年自己被北大和清華“爭搶”,如何鬥智鬥勇。

短短兩分多鍾的段子,脫口秀般的自在、幽默,甚至還有幾分親切的學生氣。

這種親切感也是來自,他太懂得這些渴望通過高考改變命運的學生需要什麼,他對這一切都太熟悉了。

因為他就來自以雞血著稱的高考名校,“就是那個天天被批判的衡水中學,那個‘應試教育的集中營’。”

出生在河北小城涿州,高考是劉嘉森走出小地方的唯一出路。200多公裡外的衡水中學,就是那輛擠滿了人的出城列車。

以涿州第四的好成績考進衡水中學後,劉嘉森卻在這裏體會到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進入衡水中學的第一次考試,我考了全校568名,這個名次是985、211都考不上的。

很多學生和我一樣,難以接受現實的殘酷,每年都有人被退學。幾個月時間里我都恍恍惚惚的,差一點也被退學了。”

但很快,他被身邊人的拚勁鼓舞了。在一篇回憶錄中,劉嘉森提到過一位家境貧寒的學長,“腦子也不聰明,但每年都是化學奧賽班的第一名,他的勤奮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

這位學長規定自己每半天只去一次廁所,課桌上總擺著一盒葡萄糖口服液,每天早上跑操喊得青筋暴起。即便是高考之後,他也只休息了半小時就又開始學習了。

“因為他的目標不是高考,而是要成為中國第一個得諾貝爾化學獎的人。”

劉嘉森開始擠出所有碎片時間,早操候操十分鐘用來背書,其他人吃飯二十分鐘他幾分鐘就吃完……一年後他考進了全校100多名,再過一段時間穩定在年級前十,全班第一。

在一條知乎回答中,他透露過自己最極端的做法,“我計劃每21天只洗一次澡,但是20天之後全身浮腫,腳底青白,所以作罷。”

除了勤奮,他也琢磨出了許多考試技巧,“英語的書寫影響著分數高低,有些人字好看但識別度不高,我每天花40分鐘練印刷體,練了一陣英語提高了十幾分。”

02

5年600場的“小鎮演講家”

2015年,劉嘉森以673分的成績考入了北京大學中文系,河北省文科榜眼,衡水中學文科狀元,一時間名噪全省。

一位離職的高中教師看中了他的應試技巧,買了他的高中筆記策劃做教輔書,後來這位前高中老師成立了一家以教輔圖書為業務的文化公司,開始拉著劉嘉森到各地高校做講座。

劉嘉森就這樣從“小鎮做題家”變成了“小鎮演講家”,從2016年到現在,在全國約30個省的幾百家中學,做了600多場演講。

在微信上搜索“劉嘉森”,搜索結果非常驚人,他的名字出現在無數學校的公眾號里,文章標題都是《衡水中學狀元劉嘉森走進XX中學,分享學習經驗》。

大二、大三是劉嘉森最忙碌的階段,除了顧好北大的學業之外,他要跑不同的地方,一週最多要講四天,去八個不同的學校,有時候在一個學校上下午要連著講三場。他說自己高中畢業時話都說不利索,剛開始演講時全程讀稿“效果也還不錯”,後來他用磨考題的勁頭琢磨演講技巧,慢慢練出了現在的口才。
比如一次,台下有同學問他,談戀愛是否影響學習。劉嘉森說:“因為愛情相互促進學習的故事,可能會有,但我現實中沒有見到過。”

“概率是對所有人平等的,99%的學生談戀愛都會影響學習,你憑什麼心存僥倖保證自己是那1%?我不願意用自己的前途去賭。戀愛可以晚兩年談,但高考失敗,可能要用20年來彌補。”

劉嘉森還有一個在演講中反複提及的段子,是自己高考時候數學“考砸”了,“因為驗算的失誤,倒數第三道大題,一整個小問錯了,這麼一個小小的失誤,8分直接沒了。”

一個大喘氣後,他接著說道:“數學就這麼考砸了……最後考了多少分呢?142分。”

這麼一個凡爾賽的段子,引得台下學生連連起鬨,“學霸就是學霸,考砸一題其他題還是全對。”

從時間管理、複習資料分類到心態調整,劉嘉森的演講內容覆蓋了考生所需要的方方面面——他自己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所以最清楚底下坐著的這幾千個人需要什麼,加上脫口秀般的輕鬆表達和節奏,自然大受學生歡迎。

因為相關規定,這些演講是不能向校方收取酬勞的,所以通常被冠以“公益講座”的後綴。

但劉嘉森還是賺到了錢,因為有了這些講座的宣傳,他的《狀元手寫筆記》《衡水體英語字帖》成了暢銷千萬級的教輔書。

03

北大學子該如何“體面”

巡迴演講了五年,教輔書賣了五年,劉嘉森賺到了近200萬元。

這些數字最近被許多媒體反複提及,伴隨而來的自然也有批判,“寒門學子販賣學霸光環恰爛錢”,“自己脫離了高考集中營,卻回頭繼續給後輩打雞血”。

拋開純粹的惡意不談,這些質疑背後,其實反映的是許多人對於名校學子的“期許”,似乎北大清華出來的人,理應去做更有社會價值的工作。

說白了就是覺得,北大高材生選擇了“小鎮演講家”這條路,很不體面。

但對於劉嘉森自己而言,這樣所謂的體面真的重要嗎?

最近,我們其實看到了許多例子,比如同是北大出身、正在脫口秀舞台上順風順水的李雪琴,比如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現在B站風頭一時無兩的網紅羅翔。

劉嘉森所做的事情,本質上和李雪琴、羅翔他們沒什麼不同,同樣是用自己擅長的技能,作為內容產出給相應的受眾,不管是演講、脫口秀還是短視頻,並沒有階級高下之分。

反而在這個過程中,更能看見劉嘉森作為95後所呈現出來的韌性和毅力。要知道,在任何一個領域,能做到全國前列的高度,背後需要付出的努力都是難以想像的。

劉嘉森參加綜藝《一站到底》

他身上所投射出的“不體面”,很大程度上還來源於人們對於以衡水中學為代表的、極度壓抑的高考應試教學的厭惡,只有無限循環的做題、考試,素質教育成了奢侈品。

在這一點上,劉嘉森高考後的經曆其實很有參考價值。

進了北大,他發現身邊同學會唱歌、樂器、舞蹈,自己只會考試。但他沒有自卑,而是從頭開始學開始練,硬是獲得了北大中文系十佳歌手稱號,引體向上能做40個,體育課沒下過96分。

“我討厭把應試與素質對立起來的做法,我正是在應試教育中鍛鍊出了專注力、執行力、邏輯分析能力、總結歸納能力、分配規劃能力,還有心理能力,這些難道不是素質?”

“如果只有能唱會跳才算素質,燙頭、戀愛、健身才算素質,我們對素質的定義就太狹隘了。” 兩年前,劉嘉森在面對質疑時就這樣說過。

“所以,對不起,也許我不‘素質’,但我為自己而自豪。”

文、編輯/Cardi C

圖片來自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