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發了,碑也立了,才發現這是科學史上最大的騙局
2021年04月06日11:12

  來源:物種日曆

  1912年,業餘考古學家查爾斯·道森(Charles Dawson)將自己在蘇塞克斯當地一個小鎮上發現的一些樣本帶給了倫敦自然史博物館館長亞瑟·伍德沃德(Arthur Woodward)。樣本中包含了一塊史前人類頭骨的碎片,以及一些加工過的動物骨工具。

  道森發現的人類頭骨碎片和一些工具 | Dean et al。 / Geological Society London Special Publications (2015)
  道森發現的人類頭骨碎片和一些工具 | Dean et al。 / Geological Society London Special Publications (2015)

  之後不久,伍德沃德就和道森一起去了發現這塊碎片的沙石坑,並挖出了更多頭骨碎片。這個的頭骨之後被認定是一種早期人類,以其發現者的名字命名為“道氏曙人”(Eoanthropus dawsoni),並在科學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道印記。伍德沃德複原的道氏曙人在倫敦自然史博物館中保存至今。

  道氏曙人的模擬畫像 | J.H。 McGregor / Wikimedia Commons
  道氏曙人的模擬畫像 | J.H。 McGregor / Wikimedia Commons

  歐洲人的祖先?

  道森雖說不是專業的考古學家,不過他在這一領域可不是泛泛之輩。他的考古直覺相當厲害,此前的發現包括了一種新的恐龍道氏禽龍(2010年被重新分類為重骨龍屬)、一種新的哺乳類道氏斜溝齒獸,還在奇切斯特附近的一個燧石礦中發現了包括羅馬時代的鐵質小雕像和新石器時代的石斧在內的一系列古物。這些發現讓他得以成為倫敦地質學會和倫敦古物家協會的會員,當地新聞甚至讚譽他為“蘇塞克斯的魔術師”。

現場勘查中的道森和伍德沃德 | Dean et al。 / Geological Society London Special Publications (2015)
現場勘查中的道森和伍德沃德 | Dean et al。 / Geological Society London Special Publications (2015)

  伍德沃德將頭骨重建後發現,這具頭骨的很多特徵和現代人非常相似,而頭骨的臼齒接近於黑猩猩。當時正值進化論逐漸被人們所接受的時期,因此這個介於兩者之間的頭骨被認定為是人類進化過程中缺失的一環。在那之前發現的其他早期人類頭骨——包括尼安德特人、爪哇人和海德堡人——的頭部特徵各有不同,而道氏曙人的顱骨特徵更接近於現代人類。當時的科學家由此推斷,早期人類是在多個地區獨立進化的,而道氏曙人或許就是歐洲這一片地區的現代人類的祖先。

 道氏曙人想像圖 |  Wikimedia Commons
 道氏曙人想像圖 | Wikimedia Commons

  當然了,也有人懷疑過道氏曙人的真實性。不過,古生物學經常需要在證據不夠完備的情況下進行研究,道氏曙人化石作為孤證被人懷疑也實屬正常。幸運的是,1915年道森說自己又發現了第二個道氏曙人頭骨。由於道森本人於1916年去世,因此這第二具頭骨直到1917年才公開,相關的挖掘記錄也不算完備。它的公開打消了很多對道氏曙人的懷疑。

 查爾斯·道森其人|Wikimedia Commons
 查爾斯·道森其人|Wikimedia Commons

  在之後的幾十年里,人們又在各地發現了更多的早期人類骨骼,包括了北京猿人和南方古猿。這些新發現的早期人類和道氏曙人的演化形態相差甚大。主流觀點認為,這進一步證明了人類多點獨立演化的理論。1938年,在最早發現道氏曙人的地方立了一座小碑,以紀念這一重大發現。

 蜂擁來到道氏曙人發現地的地質學家|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蜂擁來到道氏曙人發現地的地質學家|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好了,故事的上半部分就講到這裏。大家可以在中場休息的時候想像一下,道氏曙人在科學史上會有什麼樣的重要地位。

  科學史上的著名騙局

  事實上,我在寫上面這一半文章的時候,故意沒提道氏曙人更為人所熟知的名字。之所以這樣寫,是希望各位讀者能夠更為設身處地地體驗一下當時人們對這具頭骨的看法。最早發現道氏曙人的那個小鎮叫皮爾當,而“皮爾當人”是科學史上非常著名的一場騙局。它對進化論甚至整個科學界的公信力影響極為惡劣。反進化論者用皮爾當人作為重要證據,指責進化論整個學科都居心不良,偽造化石當證據。

這件石頭裡的木乃伊蟾蜍也是道森的發現,同樣被認為是偽造的 | Hzh /  Wikimedia Commons
這件石頭裡的木乃伊蟾蜍也是道森的發現,同樣被認為是偽造的 | Hzh / Wikimedia Commons

  1953年,大英博物館和牛津大學的人類學家重新思考了皮爾當人的可疑之處。當時已經有了更為先進的測年技術,因此研究人員們使用了氟吸收測年法重新測量了皮爾當人的年代。埋在地下的骨頭會緩慢吸收地下水中所含的氟,通過測量氟的含量即可判斷骨頭的相對年份。

  研究人員在測試皮爾當人頭骨中的氟含量|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研究人員在測試皮爾當人頭骨中的氟含量|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結果發現,整個頭骨是由三部分組成的贗品,用鐵鏽和鉻酸做了舊。顱骨的部分是中世紀的一個人類顱骨,下顎骨來自於一隻紅毛猩猩,牙齒則是黑猩猩的牙齒,並且還被銼過。既然是贗品,它的種種不自然之處自然都迎刃而解。2010年,對道森藏品的系統性分析表明,他其實是一個製假慣犯。包括前文中提到的道氏斜溝齒獸和羅馬時期小雕像在內,至少有38件都是他製造出來的贗品。

 下顎和牙齒是紅毛猩猩和黑猩猩的拚接物|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下顎和牙齒是紅毛猩猩和黑猩猩的拚接物|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在皮爾當人騙局塵埃落定的現在,很容易讓人們馬後炮式地指責當時的科學家為什麼無視質疑的聲音,連這麼明顯的贗品都沒能發現。例如,一種說法認為,當時的科學家受到了種族主義的影響,認為一個起源於英國的人類祖先可以證明歐洲人的人種優越性,因此給皮爾當人的可疑之處開了綠燈。

  我無法判斷這種誅心的說法是真是假,但當我查閱這段歷史的時候,感覺當時的科學家或許確實無法判斷其真偽——他們既沒有很多其他早期人類化石作為比較,也沒有測年法。在新的技術和證據出現之前,他們只能憑藉現有的證據做出判斷。

  皮爾當人頭骨複原模型|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皮爾當人頭骨複原模型|英國倫敦自然博物館

  從旁觀者的角度看,也很難判斷出這場爭論和現在一些“有爭議的”科學理論(例如全球變暖,轉基因問題,也包括進化論本身)有什麼區別。但我也並不希望讀者在讀了這篇文章之後對上述的這些科學理論產生不必要的懷疑。如果真要為這篇文章立一個中心思想的話,我衷心希望不再有人造假或是寫一些誤導性的言論,無論是為名,為利,還是為了看笑話(比如“一氧化二氫”)。科學家和普通民眾已經需要花很大功夫研究真實的證據了,不要讓他們再花精力去識別這些惡意的產物了。

  仔細研究皮爾當人頭骨的學者們,沒想到自己會捲入科學史上臭名昭著的騙局 | Wikimedia Commons
  仔細研究皮爾當人頭骨的學者們,沒想到自己會捲入科學史上臭名昭著的騙局 | Wikimedia Commons

  至於造假者,我敬祝他們不會像道森那樣,在有機會身敗名裂之前得享天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