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鳯珠:來自UA戲院結業的啟示
2021年04月06日21:53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本港影藝娛樂行業,戲院停業多時至農曆新年假期後才有限度重開。當大家剛迎來高先電影戲院開業的好消息,還在慶賀可以再次相約於大銀幕下看電影時,沒想到轉頭就傳來大型連鎖戲院UA Cinema不敵疫情打擊全線結業的噩耗,令不少戲迷頓感震驚與惋惜。

成立於1985年的UA戲院不但為香港人帶來難忘的集體回憶,更為香港影院發展作出了莫大的貢獻。在過去的36載,UA戲院屢創先河,率先引入美式迷你戲院模式及私人貴賓室影廳概念,其後開創電話和網上購票,更在2007年引進IMAX巨幕技術,並在2015年成為IMAX全球平均單銀幕票房最高的院線。2018 年,UA成為了全港首個增設口述影像觀影輔助設施的院線,方便視障人士與普羅大眾一同欣賞電影。多次創新求變的UA戲院如今結業,不少盲人戲迷都大呼可惜。但事實上,戲院無奈結業其實並非毫無預兆,全港電影業去年三度停業,先後錯過聖誕、新年、農曆新年及情人節等多個黃金檔期,全年僅有二百多部電影上畫,比前年少近三成,總票房只有五億八千多萬元,按年大跌七成,各戲院收入暴跌九成,個別甚至零收入,惟租金及人工等開支卻高達十五至十八億元。

UA戲院自去年領取逾八百萬元保就業資助後,一直未有裁員,銅鑼灣及九龍灣兩間戲院早在去年五月底已多次被物業代理公司入稟追討租金。在長時間的收支失衡下,耗時近五年落成的旗艦影院UA K11 Art House因經營困難於2月28日告別,由MCL院線吸納營運,而全線戲院亦於三月初進入清盤程序。

UA戲院的落幕無疑是疫下的犧牲品。除了停業令導致收入頓減、租金支出高昂而補助金卻不足外,觀眾的觀影習慣在疫情漫長的洗禮下早已默默改變,也驅使了UA 戲院不得不作出急流勇退的艱難決定。這個決定不僅代表著香港市民又失去了一個集體回憶,同時也反映了疫情對本港經濟的負面影響逐步浮現。即便只是一間戲院的倒閉,對整個行業造成的打擊都極其重大。在骨牌效應之下,港產片投資者或將卻步,本土影視製作或受衝擊,本港影藝娛樂行業或會進一步萎縮,甚至引領著一個影院時代的終結。疫情期間百業蕭條,各行各業都叫苦連天,但人們卻從未想到一個歷史悠久的大型連鎖戲院竟會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黯然宣布即時全線結業清盤,而許久前的一次光顧驀然已成絕響。見證著這個曾經輝煌一時的院線這樣就沒有了,令筆者不勝唏噓,亦啟發筆者反思——被疫情大大打擊的旅遊、健身、美容、酒吧等行業,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究竟還能撐多久?即便勉強捱過了這次的經營危機,早已元氣大傷的往日行業龍頭,又能否應對宅經濟的崛起與蓬勃發展?能否適應後疫情時代的新消費者口味?

隨著疫苗推出市場,筆者能預見香港經濟在疫情完結後,將會有爭奪消費者的一番惡鬥,而這場傳統行業與新興行業的對決中,究竟誰勝誰負仍是不得而知。但願香港能盡快走出疫情,各行各業能重新恢復營業,經濟能早日雨過天晴;更願各行各業在艱苦堅持的同時,也能為後疫情時代的數碼轉型作長遠規劃,讓那些彌足珍貴的集體回憶繼續延續下去。

撰文:曾鳯珠 香港菁英會主席

The post 曾鳯珠:來自UA戲院結業的啟示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資本平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