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腸,“包治百病”???
2021年04月05日10:20

  人們為什麼這麼熱衷於灌腸?

  “如果腸道不及時清理的話,毒素會排不出去,然後被身體吸收,這樣以後可能會得病。”

  說這句話的人,你以為會是隔壁阿姨,或者好閨蜜,或者賣保健品的?不是的。三千年前的古埃及人,估計就說過類似的話。

  由於沒有嚐試過,實在很難理解灌腸的魅力到底在哪裡。但這幾乎是一種人類文化的共性了:上面有張嘴,可以吃東西,下面有個菊,可以灌東西。

  一切都如此自然。

  公元前1600至1550年間的文獻里,記載了法老的高貴生活。他們有自己的“肛門守護者”,負責法老的消化道問題。而腸子自然是健康之本。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一生中灌了2000多次腸。對上流社會來說,灌腸是健康潮流的象徵,很多人甚至一天灌腸兩三次。勃艮第公爵夫人在灌腸時,完全不顧及國王在旁邊,她讓仆人直接鑽到自己的裙底,然後光屁股灌。

  當然,咱也可以理解為仆人不算人,就算當著別人面鑽裙子看屁股也沒事兒。

  到了19世紀,西方商家還生產了家用灌腸機器。老百姓自己就可以給體內來一場熱浴,菊部漲漲溫暖的感覺似乎真的很不錯。而且排出毒素,一身輕鬆。

  還有一種神奇的工具叫“自用直腸擴張器”。盯著這個名字看了半分鐘,我也想不出來這玩意是幹什麼用的。

  灌腸一般灌的是什麼?什麼都有。比如各種草藥製成的湯,牛奶或者蜂蜜,酒或者咖啡。如此看來,人的大腸還是挺皮實的。

  那麼到底人們為什麼這麼熱衷於灌腸?

  因為排出毒素,一身輕鬆。

  從古希臘希波克拉底的時代開始,人們就認為宿便中有毒素,需要及時排出體外,不然人就會生病。便秘尤其對身體不好。

  人為什麼會生病?因為身體里有毒素淤積,所以要想辦法把壞的東西弄出體外,方法包括排泄糞便、擠出有毒的血液等。

  這麼講真的是覺得邏輯通順,十分熟悉。

  所以就很奇怪,這套老西醫的理論是什麼時候流傳於中國的?而且還被老百姓理解為中醫的一部分。

  公元2世紀,古羅馬醫生蓋倫進一步發展了排毒學說。他認為,隨著新陳代謝或者什麼原因,人的身體總會逐漸累積一些毒素,需要通過排便的方式排出體外。

  否則的話,這些毒素就會被身體吸收,讓人頭疼腦熱、身體不適。

  身體中的毒素還和一個奇妙的詞有關,那就是“瘴氣”。沼澤地有瘴氣,體內毒素也會揮發瘴氣,糞便不及時處理也會出現瘴氣。瘴氣籠罩的地方,往往疾病橫行。比如黑死病就是瘴氣肆虐的結果。

  灌腸被認為包治百病,畢竟排完毒身體就應該好了。它能治感冒、瘧疾、肺結核、霍亂、黑死病、闌尾炎、性功能障礙等等。

  前陣子寫了一篇放血的文章,評論區八成以上的粉絲,都是在感慨以前人的荒謬。但這是不對的,因為哪怕21世紀了,生物醫藥如此發達,人們甚至能對DNA進行修改,也還是有那麼多人相信灌腸。

  快給你的腸道洗洗澡吧!清理宿便,排毒養顏,口臭沒了,青春痘也沒了。這就是宋美齡的長壽秘訣。

  打出上面這段話,腦子裡幾乎能聽到廣告的聲音。

  這水平和幾千年前也沒什麼區別。普通人也可以想一想,人的身體裡面,有什麼“毒”呢?你真的覺得屎里有毒嗎?

  那這個毒,是五毒教的蜈蚣、毒蛇、蠍子、壁虎和蟾蜍的毒呢,還是推理小說里砷化物、氰化物的毒呢?

  人體新陳代謝會產生廢物,這沒錯,比如尿素、汗液之類,但這是非常正常的。

  北方人洗澡搓出的泥也是廢物,南方人一輩子不用搓澡巾,也不見得不健康。

  而且就算吃飯的時候下毒,導致屎里有毒,那灌腸也灌不到,畢竟人體主要靠小腸吸收營養。

  灌腸頻繁了,也有壞處,比如腸道菌群失衡,或者灌腸設備不衛生,導致感染。

  我覺得灌腸流行也有原因。第一,似乎非常酸爽,令人享受。第二,灌了幾千年,灌各種奇怪的東西,也沒怎麼死人,足以證明人類的菊花非常堅韌。

  菊部在醫療上確實有用,比如各種羞恥的栓劑,而便秘也需要偶爾通通。但這些“有用”沒法給大腸水療或者灌腸正名。衝人臉上打一拳,打好了還能成為“還我漂漂拳”呢。

  有的人覺得罪魁禍首不是毒素,是便秘。因為便秘,導致體重增高,導致臉上長青春痘(屎憋的嗎?),導致氣色不好,甚至導致口臭(……)。那,想通就通吧,無話可說。

  不是對此類產品一棒子打死,就是希望大家在購買使用時一定要學會甄別。

  對了,小紅書上也有各種灌腸配方,這兩年剛消停點。

  有口服的,也有菊服的。比如火龍果等水果做成灌腸果汁,或者購買價格昂貴的“咖啡灌腸液”。搜了一下,累了,只能說開心就好吧。

  參考文獻: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Enema

  Quackery:A Brief History of the Worst Ways to Cure Everything

  來源:好奇心實驗室

  作者:L

  校對:臧恒佳

  責編:淩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