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人為什麼崇拜屎殼郎?人家能“起死回生”
2021年04月05日07:17

原標題:埃及人為什麼崇拜屎殼郎?人家能“起死回生”

原創 吳超 物種日曆

聖甲蟲通常指聖蜣螂(Scarabaeus sacer, Linnaeus, 1758)。這種承載著古埃及文明信仰的烏黑甲蟲被現代分類學之父林奈(Carl von Linné) 以 sacer (神聖)命名;從此,被古埃及人奉為神明的“聖甲蟲”就特定地指向一個物種。而在漫長的埃及文明史中,“聖甲蟲”這一稱謂更可能是古埃及人對多種大型滾糞蜣螂的一個泛稱。
努力地滾屎 | Bogomaz Mykhailo / Wikimedia Commons

糞球里的日出之神

自古以來,聖甲蟲就在尼羅河滋養的大地上滾動著糞球,讓古埃及人聯想到太陽,它們隨糞球死,也從糞球生。人們認為這些聖甲蟲只有雄性,它們把精液注入自己製造的糞球,並借此重生往複;在古埃及的神話中,凱布利(Khepri)——太陽神拉(Ra)象徵著日出的神格——也是如此。顯然,這源於古埃及人觀察到聖甲蟲滾動糞球並埋於地下,在月餘之後,又從地下破土生出新的聖甲蟲,一如日落日出的周而複始。

古埃及人對這些滾糞球的蜣螂如此執著,他們甚至注意到了聖甲蟲足部細小的分節,並提出聖甲蟲有30個腳趾,代表一個月的30天。不過,蜣螂為什麼有30個“腳趾”呢?我看到的一個解釋是:30個“腳趾”分別包括了蜣螂每側前足脛(jìng)節的4個齒突及1個距,和中、後足跗(fū)節的5個分節。

大都會博物館的聖甲蟲雕塑 | Picryl

前足脛節的4個齒1個距,中足的5個跗分節,後足的5個跗分節,一共是15個“腳趾”,再加上對稱的另一側,就是30個了。前足的跗節短小,不易觀察,所以沒有被數進去。

古埃及人十分重視聖甲蟲。每一天,神聖的太陽神如蜣螂滾動糞球一般將太陽推過天空。而在大地上,滾動糞球的蜣螂將糞球埋入地下,其後代成熟後再從地表鑽出,也為古埃及人帶來了重生的希望,成為不朽靈魂的象徵。人們把飾品做成聖甲蟲的形狀佩戴在死者的胸前,以便他們如這些甲蟲般順利往生。

在埃及辛苦工作 |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 Flickr

吃屎,占位很重要

聖甲蟲肯定從未知曉人們的崇敬之心。在現代分類學上,聖甲蟲是昆蟲綱,鞘翅目,金龜科Scarabaeidae,蜣螂亞科Scarabaeinae中的一員。大多數情況下,蜣螂都有著圓滾滾的外形,暗黑的體色。蜣螂的中胸小盾片不可見,是它與其他金龜類昆蟲區分的重要特徵,但也有很少的例外。

金綠花金龜(Cetonia aurata),注意兩片翅膀之間的那個小三角形,那就是小盾片 | Udo Schmidt / Flickr
聖甲蟲是看不見小盾片的 | Sarefo / Wikimedia Commons

體長2~4釐米的聖甲蟲有著標準的“蜣螂型”外形,黑色,隆起的身體;頭部前側狀如鏟子的結構上有著4個大齒,這些結構可配合前足分割糞便並製作糞球。聖甲蟲的前足脛節有4個標誌性的大齒,因為前足需要頻繁地挖掘,柔弱的跗節非常短小,易於忽視;中後足結實並內彎,能讓它們在滾動時控制圓滑的糞球。和絕大多數甲蟲一樣,窄長有力的後翅摺疊於堅固的鞘翅之下,後翅為聖甲蟲提供了卓越的飛行能力,這樣才能快速趕到“方便”的哺乳動物跟前,吃屎也能接得上熱的。

聖甲蟲在地面上滾動糞球,讓古埃及人聯想到天空中的日昇日落,在中國,一提到屎殼郎,人們也會習慣地想到滾糞球的行為。不過,並非所有的蜣螂都有滾糞球的習性。我們常見的蜣螂類群中,只有少數會滾糞球,而更多的物種則是直接在糞便下打洞,把做好的糞球埋進土壤里。

蜣螂也有顏值極高的種類,比如生活在美國東部到落基山脈的Phanaeus vindex | Geoff Gallice / Wikimedia Commons

活在食(屎)物(蛋)里

無論滾不滾糞球,絕大多數蜣螂至少會製作糞球用於育幼繁殖,聖甲蟲也不例外。聖甲蟲用足來分割壓實一塊中意的糞便,製作一個緊實緻密的育幼糞球。通常,雄性滾動糞球——往往是滾向它們尋糞飛來的方向——雌性則在一旁跟隨,但也有雌雄互助共同推糞的情況,在過於炎熱的天氣較為常見。在將糞球滾到這對聖甲蟲“認為”合適的地點後,雙親挖掘洞穴將糞球埋入地下。

雌性會在糞球的頂部做一個開口留出卵室的空間,並產入一粒珍貴的卵;很多蜣螂的雌性,還會在卵的附近塗抹一些具有抑菌功能的分泌物,來保障卵的存活。此後,勤勞的母親還會在育幼糞球外覆蓋上一層泥土,這層泥土在乾燥後會變得十分堅固,起到保護和保濕的作用。不同種的蜣螂所產卵的數量差異很大,像聖甲蟲這樣有複雜育幼行為的物種常常只產下很少的卵,但它們對後代無微不至的準備,可以保證這些卵有極高的生存率。

南非,在大象糞堆上吃“自助屎”的蜣螂們 | Bernard DUPONT / Wikimedia Commons

聖甲蟲的幼蟲就在這個糞球中發育,這是幼蟲的獨享空間,直到羽化成成蟲之前,都不會離開這裏。和其他金龜類幼蟲不同的是,因為蜣螂幼蟲在一個狹小的密閉空間內發育,以糞為食的它們,卻沒有充分的排糞自由。蜣螂幼蟲在發育過程中很少排便,它們直到化蛹前才將腸道完全清空,幼蟲背部隆起一個與眾不同的“駝峰”,就是平時儲存這些糞便的地方。

聖甲蟲的幼蟲背上凸起一塊 | Wikimedia Commons

蜣螂幼蟲同時也是格外珍貴的裝修材料:當糞球的外壁——也就是那層土殼——破損時,幼蟲就會用糞便塗抹裂痕來修復;而如遇到侵入的敵害時,幼蟲還會用糞便自衛。除此之外,存儲這些糞便的最重要用途,是在蜣螂幼蟲化蛹之前,它們會傾盡畢生之糞塗抹在土殼的內壁;形成光滑而結實的黑色蛹室壁——此時土殼內儲存的糞便已經被取食殆盡,養育幼蟲的這個土殼糞球成為一個絕佳的蛹室。等到蛹室中的聖甲蟲成蟲羽化,並度過蟄伏期,它們就會依靠堅硬的前足和頭部頂破球殼,鑽出地面。

新一代的聖甲蟲如從地平線升起的太陽一般誕生,從金字塔未建之時,到法老王朝覆滅之日,從未曾有絲毫改變。

小心,勤勞的蜣螂正在過馬路 | Olga Ernst / Wikimedia Commons
原標題:《埃及人為什麼崇拜屎殼郎?人家能“起死回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