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後悔割包皮?
2021年04月04日10:15

  來源:醫學界

  春天到了,萬物複蘇。“尋根之旅”又開始了。

  這場年度性風潮或持續到暑假結束。期間,伴隨著“父子一起割、共享天倫樂”“第二根半價”等強勢宣傳。

  結果,小兒病區是密密麻麻、等待被割的男孩,以及割到想嘔的醫生。

  “目前,包皮環切術有部分過度使用的情況,主要集中在一些不正規醫療機構。而這當中,青春期前或小兒被誤割最多。”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以下簡稱上海九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姚海軍告訴“醫學界”。

  割不好,要命

  包皮,陰莖頭外面的雙層摺疊皮膚。翻轉過來,能看到陰莖頭、冠狀溝。冠狀溝附近皮膚含有大量皮脂腺,會分泌一種臭臭的分泌物,呈黃白色泥狀,俗稱“包皮垢”。

  姚海軍有時會感歎“不該割的,留著多好”。“有些人的隱匿性陰莖,被誤認為是包皮問題,哢哢一通,切除過多,術後包皮過少,或出現包皮口攣縮。有些可割可不割的,因為在某些不正規機構實施手術,術後出現各種併發症。”

  “極少數情況下,有些‘可憐孩子’救不過來了。”姚海軍給“醫學界”分享了一個故事:

  2017年11月25日,23歲的英國男孩亞曆克斯自殺。他發給媽媽的定時電子遺書寫道:“我死於2015年,而不是現在……都是那個包皮環切術。”

  亞曆克斯和母親。/BBC

  青春期後,亞曆克斯發現自己一柱擎天時,包皮會卡住陰莖頭。但他並不清楚這叫“包莖”,是青春期常見現象。有些病例隨年齡增長會逐漸緩解。

  不堪其擾的亞曆克斯諮詢家庭醫生,拿到一種乳膏,以擴張包皮。用了幾週,亞曆克斯感覺沒效。複診後,泌尿科醫生就一個字:割。在電子遺書中,亞曆克斯回憶自己就診的經曆,稱醫生拒絕回答自己關於手術的疑惑。

  2015年,亞曆克斯21歲,做了包皮環切術。“因為失去包皮保護,我的‘小夥伴’對衣物摩擦極度敏感,以至於這成為一種折磨,日常生活非常不便,還影響到我熱愛的滑雪運動。”

  除過度敏感,亞曆克斯還出現勃起障礙,繫帶疤痕處有燒灼感和瘙癢感。他用“麻木的爛棍子”形容自己的“小夥伴”,用“破爛不堪”描述啪啪事。

  最讓亞曆克斯憤怒的是,繫帶被切掉了。他在給母親的最後一封信中寫道:“失去這一部分,我才意識到,它是男性全身上下最敏感的部位。對您(亞曆克斯的媽媽)來說,可能只有切除陰蒂,才可能體會我的感受。”

  2017年,亞曆克斯的母親將這個故事告訴媒體,希望激起大家對包皮環切術的關注,“替兒子完成一件有意義的事。”

  近年來,西方國家出現一種觀點,認為包皮環切術相當於“切割男性生殖器”。/GETTY IMAGES

  包皮“百害無一利”?

  Too simple Too naive

  割是因為無用、致病。經過各路宣傳,普通民眾視包皮“百害無一利”。但姚海軍為它“平反”:“包皮不是人體可有可無的痕跡器官。它具有諸多功能,只是以前被忽略了。”

  比如,過往認為包皮“就是藏汙納垢之所”,包莖和包皮過長是炎症、排尿困難等多種問題的罪魁禍首,陰莖癌也可能是包皮鬧的。但實際上,包皮是陰莖和尿道的“保護膜”。

  從解剖學角度來看,包皮像床“小被子”,覆蓋、保護嬌嫩的陰莖頭,避免皮膚過度角質化,並保持陰莖頭鬆軟、濕潤。包皮中含有郎格罕細胞,在皮膚免疫中發揮重要作用。且包皮分泌物具有溶菌酶等抗菌成分,是抑菌、滅菌小能手。孩童期早期,包皮還能保護尿道口,免於尿路感染。

  再比如,部分人希望借助割包皮,“讓雄風大旗撐得久一點”。結果可能適得其反。有研究指出,包皮內外板交界處的神經分佈豐富,特別是繫帶處感覺敏銳,能增加性愉悅。包皮內板處還有較多分泌腺,其分泌物有潤滑作用。此處皮膚滑動,會有明顯的“滾動”感,能減輕對陰道壁的摩擦力,避免疼痛。

  包皮還是個“信息素儲存庫”,在性喚起時釋放費洛蒙,提升伴侶的啪啪感。對一些人而言,多出來的那截皮能刺激伴侶,啪啪感翻番。

  “包皮是最佳的補片或皮瓣。我們經常拿包皮,做尿道下裂、尿道狹窄和陰莖外傷等重建矯形手術。甚至拿它修補身體其他部位的皮膚短缺。”姚海軍說,包皮還是增進科室交流和感情的“好禮物”。“我們醫院整形外科做研究,經常找我們要手術切除的包皮,做上皮細胞實驗,好用。”

  白白割一刀的男孩們

  《包皮整形術安全共識》(以下簡稱《共識》)指出,包皮環切術是泌尿外科、男科最根本或最基礎的手術。除極個別較為複雜的情況,常規對醫院的總體要求低,已達到門診或日間手術開展水平。

  但這麼“入門款”的手術,目前仍存在適應證爭議。《共識》編寫專家一致認為,醫學的包皮環切術適應證,應根據臨床具體情況從嚴掌握。只有5類成年人需要手術,包括:由於反複感染、包皮口形成纖維性瘢痕狹窄,妨礙包皮自然翻轉,使包皮和陰莖頭無法得以清洗者;反複有包皮龜頭炎發作者;反復出現尿路感染者;成年包莖患者經反複嚐試翻轉失敗者;包皮部位患有某些疾病需考慮手術切除者。

  從《共識》可以看出,單純的包皮過長不屬於“必須割”的手術適應證。姚海軍強調,是否手術,最好交由專業醫生來判斷。

  針對讀書階段,就被父母拉去挨一刀的男孩們,手術適應證據更模糊了。姚海軍指出,很多父母擔憂的包莖,是生長髮育的過程。數據顯示,出生1年,包皮狹窄環可退至冠狀溝下方的比例,約為50%;3歲時約為89%。六七歲時,男孩包莖比例為8%,到16-18歲僅1%“露不出頭”。

  “世界上大部分國家主張,包皮手術並非越早越好,可酌情移到青春期後或結婚前後進行,根據成人的感覺和要求而選擇是否進行。”姚海軍說。

  即使在少數有“明文”支援的國家,割與不割的爭論也從未停止。2012年,美國兒科學會更新指南稱,男孩做包皮環切手術的好處大於風險。

  “但其健康收益沒有大到要建議所有人都割的地步。”美國泌尿外科醫師艾德里安·卡馬克(Adrienne Carmack)明確反對給5歲以下男童割包皮,並稱包皮環切的好處都有“替代方法”。比如,割包皮防性傳播疾病或炎症,通過正確使用安全套、加強清潔就能實現。而美國兒科學會所支援的“割包皮防陰莖癌”,美國癌症協會有更簡單、有效的推薦:戒菸,包括二手菸。

  姚海軍表示,在許多家長眼中,包皮環切似乎是個很小的手術,隨便做做也無妨。事實上,其術後併發症和後遺症並不少。同時,包皮環切手術不僅是治病,還屬於美容手術,因而對手術技巧要求非常高。

  對於社會所傳播的“越早割越好”“割包皮是小手術”等主張,不是貪就是壞。

  有的青年割完,10cm縮水成4cm。

  還有的割完睡一覺,下面都黑了,差點命根子不保。

  甚至有的孩子割包皮,住進ICU,差點沒出來。

  “在性功能研究逐漸成為熱門學科時,我們應該還包皮一個應有的地位,不要動不動就找理由把它割了!”姚海軍強調。

  參考資料:

  1。包皮整形術安全共識。 現代泌尿外科雜誌。 2020年9月第25卷第9期

  2。‘My son killed himself after circumcision’。 BBC

  3.Why male circumcision should be delayed。 KevinMD

  來源:醫學界

  作者:燕小六

  校對:臧恒佳

  責編:徐李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