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禿有救了?《自然》發現最簡單的辦法,或能讓你重獲濃密頭髮
2021年04月02日12:04

  來源:環球科學

  撰文丨楊心舟

  毛囊的健康程度,對頭髮的數量(換言之,頭髮茂密程度)至關重要。它們看起來就像一條嵌在表皮下的通道,並且一直延伸到了真皮層。整個通道中遍佈著各種關鍵的結構:毛囊最下端是真皮乳頭,其中含有毛細血管,可以為毛囊中的細胞提供營養物質;而毛囊通常還含有特殊的內根鞘和外根鞘,連接著皮脂腺之類的附屬結構。這些區域出現問題,或多或少都會影響毛髮的質量。而毛髮破頂而出的關鍵,就在於毛囊中的一個小寶庫——位於毛囊中部的一個隆突狀結構(bulge)——這其中含有大量毛囊幹細胞。

  無論你是脫髮還是頭髮濃密,毛髮都遵循著一個生長週期,依次經曆生長期(anagen)、退行期(catagen)和靜止期(telogen)。當然,不同的毛囊經曆的狀態可能會不同,但生長期的毛囊越多,頭髮就會看上去越茂密。如果大批毛囊因為外力或者內因,遲遲處於靜止期,例如本該促使毛囊生長的毛囊幹細胞得不到激活,那麼頭髮就長不出來了,這種現象持續發生,就形成了我們常見的禿頂。

  就目前已發現的毛髮生長機製來說,毛囊幹細胞會在生長期的早期被激活,並開始增殖。這一步開始之後,毛囊組織就得到了源源不斷的後備力量,也會正式啟動毛髮製造工廠。以此為基礎,毛囊各方結構也進入製毛狀態,毛髮開始冒出頭皮。而當更多的毛囊走向生長期,它們就能幫助我們建立毛髮大軍。只不過,這一過程非常容易受到體內因素的影響,其中壓力、激素紊亂更是經常被提及的負面影響因素。

  當然,這一類的傳聞的確不是空穴來風。《皮膚學藥物雜誌》的一篇論文曾總結了許多與壓力相關的脫髮情況。靜止期脫髮就是一種由急性或慢性壓力引起的毛髮疾病,當人長期處於壓力之下,一定比例的生長期頭髮快速向靜止期過渡,從而引起瀰漫性脫髮。而很多小鼠實驗都不約而同地指示,壓力會抑製毛髮生長,而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就是壓力激素皮質醇(小鼠體內為皮質酮)。比如,過高的皮質醇水平,可以使得皮膚的組分透明質酸和蛋白聚糖的分解速度上升40%。

  壓力確實導致掉毛

  既然皮質醇有可能是脫髮的罪魁禍首,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產生這種激素的根源去除。那麼在小鼠中執行腎上腺切除術就能完美實現這一目的。《自然》的一項新研究就建立一批這種模型鼠,哈佛大學的許雅捷團隊發現切除腎上腺對毛囊的影響非常明顯。首先,沒有了腎上腺,小鼠的毛髮靜止期要比對照組更短,並且差距達到了幾倍,對照組毛囊的靜止期平均在58天左右,沒有了腎上腺,靜止期猛降到11天。

  另外,原本只在生長期早期才增殖的毛囊幹細胞也變得更加堅挺,一般它們在生長期的中期就逐漸偃旗息鼓了。結果沒了腎上腺,直到生長期的後期,研究者還能在隆突區和外根鞘上端找到在增殖的毛囊幹細胞,而且該時期,這些小鼠的毛囊也要比對照組更長。

  隨著時間推移,大家喜聞樂見的畫面也接連上演。要知道,正常情況下,進入了靜止期的毛囊會非同步地走向生長期,也就是看起來斷斷續續的,有的毛囊醒了,有的毛囊還沉睡著。但沒有腎上腺的小鼠,毛囊異常的活躍,這些毛囊完全按耐不住不斷生長的衝動,休整不到兩星期,又再一次同步地出動,開始集體進入生長期。

  16個月裡,這些實驗組的小鼠足足走完了10個毛髮生長週期,而對照組小鼠才走完了3個週期。而且,所謂“隨著年齡增長毛髮就留不住”的定律也被擊破,生存了17~18個月的小鼠,毛髮靜止期的時間比1.5個月的年輕小鼠還要短。

  與假手術(Sham,對照組)相比,切除了腎上腺(ADX)的小鼠,毛髮週期明顯要更多。

  壓力激素作祟

  當然,腎上腺不只是會分泌壓力激素皮質酮,像興奮和恐懼時會分泌的腎上腺素,幫助腎臟進行再吸收的醛固醇都來自這個地方。但是,從作者給出的數據來看,腎上腺切除術之後,激素水平下降得最明顯的就是皮質酮,在實驗組小鼠體內,皮質酮已經變得幾乎無法檢測得到。

  而他們最終確定這種壓力激素是脫髮元兇的手段也非常簡單:直接給小鼠提升皮質酮水平來檢測這種壓力激素對毛囊的影響。當正常野生型小鼠通過飲用水攝入了額外的皮質酮,儘管短期來看沒有什麼變化,但時間一長,它們的毛髮生長就開始出現異常,毛囊靜止期不斷變長,這種情況和小鼠衰老過程非常相似。皮質酮對毛囊的負面威力還不局限於此,即使是切除了腎上腺的小鼠,攝入皮質酮也可以讓它們的毛髮生長優勢一去不複返。

  實際上,毛囊長期處於靜止期,導致毛髮生長不出來是表象。而透過現象看本質,問題還是出在了毛囊幹細胞上。此前的研究已經確定,像真皮乳頭等圍繞在毛囊周圍的成纖維細胞,可以影響毛囊幹細胞的活性。而作者發現,如果在這些細胞中,去除掉皮質酮的受體,那麼就同樣可以獲得腎上腺切除的效果。由此可見,皮質酮是通過作用於真皮乳頭等成纖維細胞,進而影響了毛囊幹細胞。

  當腎上腺切除小鼠沒有了皮質酮,毛囊幹細胞的許多基因表達都開始變化,尤其是細胞週期和細胞分裂相關的基因開始上調,整個毛囊大軍都處於蓄勢待發的狀態。不過,如果給它們補充一些皮質酮,這些基因就開始恢復成正常水平了,足以見得皮質酮對毛囊幹細胞的活性有舉足輕重的關係。

  而具體來看,真皮乳頭細胞的Gas6基因堪稱“抗壓護毛”小能手,它的高度表達往往和抗皮質酮能力呈正相關,有了高表達的Gas6,毛囊幹細胞可以在生長期後期持續保持高度增殖性。有了Gas6,即使有皮質酮的存在也不怕,因為GAS6蛋白可以延遲壓力激素的作用時間,讓毛髮享受更長的生長期時光。

  腎上腺(Adrenal gland)分泌的皮質酮(corticosterone)會作用於真皮乳頭(DP),以此影響毛囊幹細胞的活性。而Gas6的表達能阻止這一過程的發生。

  正常情況下,小鼠遭受壓力或者提升皮質酮的時候,真皮乳頭中的Gas6是會主動下調的,而如果設法在這些細胞中恢復Gas6的表達,壓力造成的副作用也就消失了。想像一下,如果有一種藥劑可以激活真皮乳頭的Gas6表達,那麼我們只需在壓力極大的時候使用一點,就能保住我們的毛髮江山,再大的壓力也不怕了。

  《自然》的這項研究再次佐證了“壓力讓人脫髮”的說法。現實中,我們還做不到給真皮乳頭給過表達Gas6基因,而為了頭髮去切除腎上腺明顯也不可行(不會真有人這麼想吧……)。對於普通人來說,想要一頭濃密頭髮最好的辦法還是學會減壓,降低體內壓力激素的水平。

  不過,如果你是雄性激素源性脫髮,比如脂溢性脫髮,那麼禿頭的機製就可能和壓力—毛囊幹細胞這條通路不一樣了。一旦你並非因短暫壓力過大出現脫髮,還是建議你前往醫院,向醫生諮詢正確的解決辦法。

  • 關鍵字
  • co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