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新格局:浙江逆風先行 起舞“雙循環”
2021年04月02日15:31

原標題:“探路”新格局:浙江逆風先行 起舞“雙循環”

中新網杭州4月2日電(記者 柴燕菲 奚金燕)外貿出口份額占中國的比重達到了14%;寧波舟山港貨物吞吐量穩居全球第1;“義新歐”中歐班列開行1399列……特殊之年,當世界上不少國家和地區還在努力控制疫情,試圖重啟經濟之時,浙江何以交出對外貿易亮眼答卷?沿著“一帶一路”,起舞“雙循環”成為關鍵密鑰。

  處於“一帶”與“一路”有機銜接的交彙地帶的浙江,正視蛻變、主動求變、乘變而上,以“一帶一路”建設統領全面開放,推動形成全方位全要素、高能級高效率的“雙循環”,為世界透視中國經濟韌性與活力打開了一扇窗。

從義烏始發的中歐班列。 吳峰宇 攝
從義烏始發的中歐班列。 吳峰宇 攝

  “一帶”與“一路”有機銜接

  浙江地處東部沿海,是中國最早對外開放的省份之一。

  在“八八戰略”的指引下,近年來,浙江實現從對內對外開放向深度融入全球的躍變。“十三五”時期,浙江將義甬舟開放大通道建設作為重中之重,努力連接義烏和寧波舟山港,建立“買全球、賣全球”的貿易格局,打造內聯外暢的大通道體系,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集群……

  如此“家底”,讓浙江在疫情衝擊中再一次表現出了足夠韌勁。

  2020年6月,寧波舟山港就實現集裝箱運輸生產同比正增長,成為中國外貿產業鏈、供應鏈暢通運轉的重要保障;2020年,寧波舟山港完成貨物吞吐量11.72億噸,連續12年位居世界第一。

  “自去年下半年以來,港口作業量一直維持在高位。今年春節假期前後,受外貿企業訂單充足、出口貨物儲備較多、航運企業增加運力等多重因素疊加影響,寧波舟山港出貨量較往年同期明顯增長。”寧波北侖第三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營運操作部經理蔣海江介紹。

  沿著浙江版圖,從寧波舟山港往西200多公里,被視為全球小商品貿易“風向標”的義烏同樣逆勢飄紅。一列列“義新歐”中歐班列成為連通亞歐大陸、為西方輸送防疫及生活物資的“硬核擔當”。

  “雪中送炭的‘義新歐’中歐班列,讓沿線國家客戶的合作關係愈加穩固。”義烏市陸港國際班列公司總經理王美才說,疫情之下,越來越多義烏商戶以及外商將中歐班列作為開拓海外市場的物流首選。

  東向依港出海、西向依陸出境,雙向若無縫銜接無疑能釋放乘數效應。為推動“一帶”與“一路”有機銜接,過去一年,浙江縱深推進義甬舟開放大通道建設,打通與江西、安徽等長江以南內陸地區開放融合的西延通道。

  如今在浙江及周邊省市,深耕國際市場的企業主有了更多選擇。貨物可以先通過“義新歐”回程班列到達義烏鐵路口岸,再採用海鐵聯運的方式發運至寧波舟山港,隨後通過海運運至東南亞。

  鐵路金華貨運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比起以往從義烏通過公路運輸到寧波,新路線可為企業節省約25%的運費,極大提高了轉口貿易效率。

  物流興,則貿易興,則百業興。浙江暢通“毛細血管”,以物流大通道建設為發力點,暢通全球物流網絡,為“雙循環”打開了無限的想像空間。

2020年4月17日,一艘吊裝完畢的貨輪停靠在浙江寧波舟山港穿山港區。 王剛 攝

  國內國際“雙循環”翩然起舞

  從深層次透視,“貿易往來馬蹄疾”背後是浙江發展與國家戰略緊密融合的映照。

  疫情造成了全球環境更大的不確定性。國際市場需求進一步疲軟,產業鏈面臨重構風險,國際產能合作減緩……作為資源和市場“兩頭在外”的省份,浙江受疫情衝擊最早、影響最大。

  面對疫情衝擊,浙江辯證看待,錨定方向,在“自強”上尋突破。2020年,浙江在全國率先組建外貿復工復產專班、穩外貿穩外資協調機製(出口專班)、防疫物資專班。密集出台超常規政策,加大財政、金融、信保、展會等支援力度,杜絕“大水漫灌”,貴在落小落細落實,全力“穩外貿”“穩外資”。

  如,杭州第一時間上線了“親清在線”新型政商關係數字平台,讓惠企政策“1分鐘”落地。餘杭“基本電費補貼政策”成為在“親清在線”上線的第一個區縣政策。

  “這個方式非常便捷,只要點擊申請一下,一個月45000多元的基本電費補貼就實時兌現了。”浙江四通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行政部經理範紅娟回憶說。

  留得青山,贏得未來。在“穩”的同時,浙江搶抓“雙循環”機遇,向全新的高度奮力攀登。

  過去一年,浙江建設以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為龍頭的高能級開放平台體系,推進20個國際產業合作園、15個境外經貿合作示範區、海外系列站建設,借力“一帶一路”,融入“雙循環”。

  如今,浙江自貿區已實現從掛牌到擴區的“兩級跳”,在原先位於舟山的約120平方公里基礎上,再增加寧波片區、杭州片區、金義片區,各具優勢的新型國際貿易中心、國際航運和物流樞紐、數字經濟發展示範區和先進製造業集聚區正躍然而出。

  “掛牌3個月,各片區已簽約重大項目251個,總投資3772億元人民幣,簽約引進巴西淡水河穀、美國GE、瑞士ABB、得過采埃孚等一批重量級企業。”浙江自貿區負責人告訴記者,2020年,四個片區以占浙江不到1/400的面積貢獻了浙江14%的外貿和8%的外資。

  逆風前行的浙江,一方面緊抓“雙循環”和“自貿區”疊加效應,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在危機中育新機;一方面將省域發展與服務國家戰略緊密結合,以省域發展促全國發展,於變局中開新局。

  2020年,浙江實現進出口總額3.38萬億元,同比增長9.6%;實際使用外資157.8億美元,同比增長16.4%,為全球經濟複蘇增添了一抹亮色。

  數字經濟“添翼”開放發展

  伴隨著“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推進,數字經濟成為浙江行穩致遠的金鑰匙。

  從提出數字經濟“一號工程”發展至今,數字經濟已然成為浙江的一張“金名片”。特殊之年,作為“開路先鋒”,浙江亦看到問題和短板,看到大變局帶來的機遇和挑戰。

  面對數字經濟加速進化、重心下沉的發展趨勢,浙江加強數字經濟場景應用新經濟的政策扶持力度,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通過數字經濟與世界建立起全新“鏈接”。

  浙江出口網上交易會越南站-紡織專場、葡萄牙站-汽配專場、意大利站-防疫專場……浙江“雲”上連接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不僅以一次次的精準洽談換來累計意向成交金額的不斷攀升,更化危為機,加速開闢融入全球經濟的新平台、新道路。

  紹興柯橋靈汐紡織有限公司通過參加秘魯站-紡織品專場斬獲了50萬美元的訂單。負責人表示,展會利用大數據歸類企業產品特性,提前精準匹配買家,通過搭載“浙貨雲展”線上平台,完整實現了“一對一”配對,“點對點”精準對接。此次對接不論是業務上還是對數字貿易模式的理解上都讓自己有不少收穫。

  依託蓬勃發展的數字經濟,浙江也正向世界詮釋“一帶一路”的美好蘊意。近年來,浙江著力推動數據資源互聯互通互享,如大力推進數字絲綢之路、杭州數字絲綢之路核心區建設,加速在“一帶一路”沿線佈局世界電子貿易平台,使移動支付、城市大腦等走向“一帶一路”。浙江希冀以此緩解或彌合數字鴻溝,幫助數字技術欠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共享數字紅利。

  世界電子貿易平台(eWTP)義烏全球創新中心——盧旺達數字貿易樞紐啟用以來,得益於採購、分銷、物流、海關、支付等流程簡化,有效降低了義烏市場乃至中國市場中小微企業對非貿易中的採購、物流等經營成本,幫助更多非洲商品飛入中國百姓家。

  “我們的咖啡、辣醬等特色農產品在中國的銷量越來越高,這都是因為借助eWTP平台,盧旺達的農產品在中國的辨識度越來越高。”盧旺達駐華大使詹姆斯·基莫尼奧如是說。

  而今審視,浙江經濟逆風翻盤的過程也是積極融入“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過程。

  征途未有窮期。日前浙江審議並原則通過了首份地方“一帶一路”建設“十四五”規劃,為加快打造“一帶一路”重要樞紐勾勒出了一幅行動圖。

  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表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浙江推進“一帶一路”、自貿試驗區建設,要以提升服務國家大局能力和作用為目標,以標誌性重大項目為硬支撐,以一流營商環境為軟實力,突出特色亮點,集成放大優勢,探索新模式、培育增長極,更好服務長江經濟帶等國家戰略,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取得高水平開放戰略成果。(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