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十年來最大IPO暴跌真相:英國版“餓了麼”為何嚇跑機構投資者?
2021年04月02日00:38

原標題:倫敦十年來最大IPO暴跌真相:英國版“餓了麼”為何嚇跑機構投資者?

導讀:4月1日,該股繼續下跌,至14:00股價為277.60便士,下跌9.8%。

當地時間3月31日,英國網上點餐外賣公司Deliveroo(股票代號:ROO)在倫敦證券交易所開始有條件交易,這是倫敦十年來最大規模的首次公開募股,因此備受歐美投資者關注。未料該股在開市幾分鐘股價便暴跌三成,盤中最低跌到271便士,收盤286.7便士,比招股價下跌26%,相當於市值被抹去20億英鎊。

Deliveroo以市場動盪為由在3 月30日將其IPO發行價確定為390便士,照此計算市值為75.9億英鎊。這已是其IPO目標股價區間的最底端,遠低於其一週前的市值目標88億英鎊。

4月1日,該股繼續下跌,至14:00股價為277.60便士,下跌9.8%。散戶可以參與的無條件交易將從4月7日開始。這起IPO被一些市場分析師描述為“絕對的車禍”,認為錯在定價偏高,但是也有人指責是賣空者押注該股下跌才引發拋售。高盛和摩根大通是Deliveroo倫敦IPO的聯合全球協調人,均拒絕對此置評。

一位以倫敦為基地的投資基金合夥人匿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導致Deliveroo慘跌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機構投資者擔心該公司對外賣騎手的勞工權益保障不足引起法律糾紛,進而影響公司前景;二是該公司的“雙層股權結構”導致投資者對公司未來發展缺乏控制。歐洲投資者對所謂雙層股權結構通常持有比美國投資者更謹慎的態度。

BMO投資組合經理韋伯斯特(Phil Webster)指出,Deliveroo快遞員的待遇所引發的勞資問題將是該公司的一枚不定時炸彈,令其在該基金眼裡“不可投資”。

英國在野黨工黨領袖史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也加入批評行列,他當天公開聲稱自己不會購買這家送餐公司的股票,呼籲在目前的“零工經濟”商業模式中改善對從業者的待遇。

儘管Deliveroo表示,其送貨車手可以在需要時靈活地工作,最繁忙時平均每小時可賺13英鎊,但一些車手並不同意,聲稱他們每小時收入僅2英鎊。代表零工經濟工人的英國工會組織IWGB表示,將在4月7日組織一次Deliveroo騎手罷工,抗議惡劣的工作條件和低薪待遇。

尷尬的IPO開局

對於一家新上市公司來說,這無疑是個糟糕的開端。

互動投資者市場主管理亨特(Richard Hunter)認為,該股股價的不穩定態勢會持續幾天后才有望趨於穩定。“最初的價格顯然太高了。”他說。一些倫敦分析師堅持認為,Deliveroo的上市顧問“錯誤”定價。

英國財相蘇納克(Rishi Sunak)此前將Deliveroo上市譽為“真正的英國成功故事”,希望能吸引更多科技公司來倫敦而不是去美國上市。他在4月1日被問到是否會為此感到尷尬時回答稱,Facebook當年首次公開募股時股價在幾個月裡也曾跌去一半。“我們都知道之後發生了什麼。”他說。

隨著這家中文名叫“戶戶送”的送餐公司上市,41歲的公司創始人美籍華人許子祥(Will Shu)成功躋身億萬富翁行列。他在公司數次融資後持有6.3%股本,首日暴跌使得他所持股份價值從4.49億英鎊跌至約3.34億英鎊。

許子祥1979年在美國出生,從西北大學畢業後進入摩根士丹利,先在紐約工作,後來被派到位於倫敦新金融城金絲雀碼頭的辦公室。這位單身投行分析師在繁忙的工作之餘受夠了訂外賣的選擇太少,只能以乏善可陳的三明治和沙拉充饑,觀察到送餐市場缺口的他選擇辭職創業,為了熟悉倫敦的物流網絡和路線,他還一度做起了披薩送餐員。

2013年,許子祥和他的童年好友、軟件工程師奧洛斯基(Greg Orlowski)創辦了Deliveroo,後者設計了應用程式,並在5年前離開公司。

許子祥是Deliveroo的第一位外賣騎手,迄今他仍然堅持每週至少騎自行車送貨一次。而公司業務也從倫敦拓展至荷蘭、法國、比利時、愛爾蘭、西班牙、意大利、澳州、新加坡、阿聯酋、中國香港等地。Deliveroo宣稱其擁有600萬客戶、與11.5萬餐廳簽約,簽約騎手有10萬人。

Deliveroo計劃通過IPO出售3億8461萬5384股股票,發行規模約15億英鎊。其中10億英鎊將用於公司拓展業務,5億英鎊由現有股東套現,該公司最大外部股東是美國電商巨頭亞馬遜。

亞馬遜為首的機構投資者先後在2019年和2021年向Deliveroo分別注資約5.75億美元和1.8億美元。

市場此前推測Deliveroo上市估值或將達100億美元。就市值而言,這是自十年前嘉能可在倫敦上市以來在倫交所的最大規模首次公開募股,也是英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科技公司上市。

電子商務公司The Hut Group去年9月在倫敦上市時成功籌集了18.8億英鎊。業界一度認為Deliveroo的上市籌資規模將超過前者。

Deliveroo在此前一份聲明中說:“鑒於IPO的全球市場狀況動盪,Deliveroo選擇在初始範圍內以負責任的價格定價,並在一個切入點為新的機構投資者和散戶投資者實現長期價值最大化。”

Deliveroo還為其服務的用戶提供了購買公司股份的機會,預留5000萬英鎊股份供客戶購買,但直到下週無條件交易開始時,散戶才能加入交易。

Deliveroo稱,作為上市公司的下一階段,將繼續投資於創新技術,幫助餐館和雜貨店發展業務,為客戶帶來比以往更多的選擇,並為騎手提供更多工作。

“我們的目標是建立權威的在線食品公司,我們對未來充滿信心。”聲明中寫道。

投資平台AJ Bell投資總監Russ Mould指出,這家由亞馬遜支援的公司最初大張旗鼓地向公眾宣傳其公開募股受歡迎的能力。Deliveroo曾說它已收到“來自全球機構的非常大量的需求”,被超額認購了好幾倍。

不幸的是,當上週多名基金經理出來澄清時,情況就變糟了。英國一些最大的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包括阿伯丁標準銀行、英傑華投資、BMO Global、慈善基金管理公司CCLA、M&G等都紛紛表示,他們不會參與Deliveroo的IPO。

是什麼嚇跑機構投資者?

類似中國的餓了麼和美團,Deliveroo提供網上訂餐購物平台服務,以自行車騎行送貨上門,通過向餐廳及雜貨合作夥伴收取每筆訂單佣金賺錢,佣金最高可達35%。

過去一年新冠大流行期間,食品送貨上門需求激增使Deliveroo受益匪淺,但該公司仍處於虧損狀態。

受最近一次全國性封鎖影響,僅今年1月份其平台處理的交易總價值在英國和愛爾蘭市場就同比增長130%,在其他市場同比增長112%。

根據該公司在3月8日公佈的文件,2020年全年淨收入增長54%,達到12億英鎊;其中在英國和愛爾蘭地區淨收入增長65%,達到約6億英鎊;稅前虧損2.255億英鎊,比2019年虧損3.177億英鎊,虧損減少29%。

過去四年該公司累計虧損了8.75億英鎊。

對於一些機構投資者而言,主要的擔憂是Deliveroo的僱用方式。Deliveroo將快遞員視為獨立的自雇承包商,因此無權享受公司提供假期和病假工資等福利,並確保滿足國家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

與零工經濟中其他一些運營商一樣,Deliveroo的商業模式現在也面臨著這些靈活僱員尋求基本權利保障的法律挑戰。

本月初,英國最高法院裁定網約車公司優步(Uber)應將駕駛員視為僱員,優步被迫保證對所有英國駕駛員提供最低工資、假期工資和退休金等福利。這預計將給優步帶來可能高達5億美元的新增成本。

投資者擔心Deliveroo可能面臨同樣問題。Deliveroo靈活的員工模式是該公司成功發展的支柱,如果被迫提供更多的傳統員工福利,Deliveroo本已微薄的利潤將很難攀升,獲利之路更為艱難。

該公司已撥出1.12億英鎊,用於支付與送貨人權益有關的潛在法律糾紛費用。

英國TUC工會主席奧格雷迪(Frances O'Grady)3月31日表示,投資者不願接受Deliveroo的眼光,應該迫使該公司重新考慮如何對待工人。

“這是對公司剝削性商業模式的嚴厲指控,以至於許多主要基金公開迴避,”他說,“Deliveroo不應撥出數億英鎊來進行關於工人權利的法律鬥爭,而應公正地對待騎手並向他們支付適當費用。如果公司認為可以在不改善工作條件的情況下僅通過此次上市獲利,則應被重新對待。作為一家上市公司,Deliveroo將面臨更嚴格審查,並對利益相關者承擔責任。它需要開始體面地對待工人。”

導致一些機構投資者對這次IPO敬而遠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該公司以雙重股權結構在倫敦上市,這賦予了創始人許子祥擁有超過50%的投票權。

許子祥以類似在美國上市的模式保留了對該公司的控制權。通常雙層股權結構中,高投票權股票每股具有2-10票的投票權。在Deliveroo的股權結構里,創始人許子祥擁有的投票權是其他投資者的20倍。雙層股權結構在美國很普遍,可以使公司創始人及其他大股東在公司上市後仍能保留足夠表決權控制公司,但歐洲公開市場投資者更為傳統,對這種做法接受度更低。

隨著新冠疫情逐步被控制和各國結束封鎖,Deliveroo的業務盈利前景也受到挑戰。

Hargreaves Lansdown股票分析師耶茨(Sophie Lund-Yates)認為,大流行提供了結構性增長機會,但值得一問的是,一旦Covid-19封鎖期結束,外賣需求是否會持續?該公司的長期前景取決於大流行後市場需求如何保持,以及通往盈利的道路是否看起來更加清晰。

“Deliveroo尚未實現盈利,這使得傳統上很難對其進行估值。”她說。

(作者:師琰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