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租管倡設劏房租金「可加可減」機制
2021年04月01日11:53

( 轉載自《文匯報》)

特區政府委任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研究實施劏房租務管制的可行性。小組3月31日向政府提交最終報告,建議制定有強制性條款的「標準租約」,列明租期固定為兩年,租期內租金不得上調,租客並有權續租一次,從而獲得「2+2」的四年租住權。在完成首兩年租期後,小組建議業主續租時可調整租金一次,但須按差餉物業估價署的私人住宅租金指數調整,加租不得高於相關幅度,並設15%封頂機制;若指數屬負數,租金亦要被強制減租,讓劏房租金也有「可加可減」機制。不過,小組未有建議制定「起始租金」(即「起租點」),有關注團體直言,擔心業主趁措施未落實前瘋狂加租,令住屋繼續成難以負擔的「奢侈品」。

工作小組報告建議透過立法為劏房設立租務管制,其規管範圍應限於租住的劏房,並盡可能覆蓋各類型劏房。工作小組主席梁永祥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寮屋及天台屋等或涉及僭建的違法問題,若規管此類劏房或會給外界錯覺,以為是將違法建築合法化,但租戶其實是最應受保障的一群,「唔忍心唔保障呢一批人」,但最終也要交由政府決定租管限制是否涵蓋這類非法建築物的劏房。

租期內租金「可減不加」

根據報告,工作小組建議劏房業主與租客必須簽訂有強制性條款的「標準租約」,業主須於簽約後1個月內,向差餉物業估價署(差估署)提交資料,並承擔租約及其複本的印花稅。「標準租約」重點包括列明租期固定為兩年,租期內租金只可減不可加。租客亦有權續租一次,從而獲得「2+2」的四年租住權。

4年後,業主與租客可訂立全新租約,並協定新租金,如果業主要收回單位,則需給予租客較長通知期,如60日,讓他們有足夠時間另覓居所。而且只有租客有權於首年過後終止租約,其間只須給予業主一個月通知期。

在完成首兩年租期後,小組建議業主續租時可調整租金一次,但須按差估署的私人住宅租金指數的變化,加幅不可高於相關變化,並設15%封頂機制,以較低者為準;若變化是負數,租金亦要被強制下調。

參考上述指數於2005年至2020年的變化,當中以2008年增幅最多,達26.3%,若以此為例,由於觸及15%的封頂水平,故在當年續租,即業主亦只可最多加租15%;去年該指數出現-6.6%變化,業主續租則必須減租6.6%。

不過,報告未有建議制定「起始租金」,僅建議設劏房租金資訊平台供業主和租客參考。梁永祥承認劏房業主有可能趁租管尚未正式實施,把現有租客逐離及大幅加租,並解釋現時未有「起始租金」相關數據,加上需要考慮立法難度,使租管立法的「空窗期」更長,且若向租戶「傾斜太多」將會影響劏房供應,「會好心做壞事」。

若租管效力減或「加辣」

不過,梁永祥強調若因沒有「起始租金」而令租管效力大減,不排除政府日後會「加辣」,但未有正面回應「加辣」標準。

對早前有業主協會揚言政府一旦設立租管,或有一成業主放棄經營劏房,梁永祥認為,租管並非針對做公道生意的業主,「做正當生意嘅業主唔會感到被欺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