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高調復出帶貨20億,但直播江湖已變
2021年03月29日07:55

原標題:辛巴高調復出帶貨20億,但直播江湖已變

原創 盛佳瑩 獵雲網 收錄於話題#辛巴1#直播帶貨1#快手1

帶貨20億創造平台最新紀錄。

文丨獵雲網 ID:ilieyun

作者丨盛佳瑩

曆經售假風波,消失100多天之後,辛巴終於回歸走到屏幕上來。

3月27日中午12點,辛巴重新坐回直播間。整場直播時長達13小時,根據壁虎看看數據顯示,辛巴此次直播共上架106件商品,總銷售額達20.43億,總銷量達1598.79萬。

開播後短短十幾分鐘時間辛巴直播間就突破六百萬人氣,禮物收入總值278.59萬。在直播11個半小時後,辛巴在直播間宣佈總銷售額突破20億。達成了復出首秀前其製定的創造20億銷售額的直播業績,創造平台紀錄的目標。

為了此次復出直播,辛巴單膝下跪、打造百萬燈光秀、直播時長超12個小時……可見其重視及拚命程度。

為復出辛巴斥資數千萬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辛巴第一次封禁後復出。

2020年4月,辛巴開專場直播,公開指責散打哥。雙方衝突升級後,陸續有門下主播加入,甚至有主播在微博發佈散打哥的黑料。雙方勢力從快手罵到微博,互爆黑料,場面一度失控。

雙方賬號被封禁,退出快手一個多月。隨後,辛巴利用了這次機會“虐粉“”,旗下徒弟們在直播間里痛哭,說要“頂起一片天,給辛選用戶一個家”。

在辛巴回歸那天,除了讓徒弟們紛紛發佈預告,辛巴自己也發佈了一個短片,稱“所有曾經的他(她),我來接你們回家”,並在全國多個城市地標發佈牆體廣告。

據悉,當時杭州、上海、北京等各大城市的地標均被“辛巴重磅歸來”的字眼所點亮,微博與快手成為宣傳主陣地,直播抽獎的寶馬車更是將回歸氛圍烘托到極點。

最後,辛巴回歸首場的GMV破10億,也是通過這一系列的操作,讓辛巴的粉絲量徹底超過散打哥,成為快手一哥,將退出危機轉變為漲粉時機。

此次因“燕窩事件”被封禁的辛巴也同樣運用了此前的一系列操作。

2月21日,辛巴賬號解封。當晚,辛巴賬號出現在了快手多位大主播直播間內,狂刷禮物試圖漲粉回血。包括快手另一大家族主播二驢的直播間內,也出現了辛巴的身影。

為了避免再次走向輿論的風口浪尖,同時為接下來的復出做鋪墊,辛巴隔三差五地出現在徒弟的直播間中,有時客串,有時連麥,有時直接走進直播間,但全程不露臉,只與粉絲們聊天。

2月底,徒弟蛋蛋複播,辛巴一直在屏幕外指導其帶貨。除了一直在其徒弟的直播間內出現,辛巴也時常出現在各種快手周邊賬號里。在徒弟直播的過程中,也會時不時提起師父的動態,偶爾淚灑直播間。

3月上旬,辛巴在徒弟直播間透露,自己正在選品,並計劃3月中旬完成選品,3月底或4月初就將開播。

為了鋪墊復出,據多名主播透露,辛巴花費數千萬在平台購買新流量和曝光度,同時在線下多個城市的地標建築上投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在上海外灘耗資百萬租用了幾百架無人機表演天空燈光秀,擺出了“辛選用心選”、“你們在心就在”、“相約327”等字樣。

3月22日,辛巴在快手發了一條回歸視頻。5天時間,粉絲從不足7000萬漲到了8000多萬。

此後在連續幾天的短視頻預熱中,辛巴不是90度鞠躬、單膝下跪,就是在鮮紅色的超跑前鋪滿5萬部手機。直播前一天,辛巴花大價錢承包了快手和微博等平台的開屏頁面。

“消失”的辛巴都做了什麼?

2020年11月,辛巴因旗下弟子時大漂亮售賣燕窩遭到質疑,辛巴在直播間內怒懟粉絲是黑粉,聲稱產品沒有問題,並表示傾家蕩產也要跟黑粉死磕到底。

針對辛巴燕窩售假事件,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介入調查,12月23日,該局通報了此事的調查處理情況。經檢測,“茗摯”品牌燕窩產品在直播間推廣銷售時,確實存在誇大宣傳,燕窩成分不足每碗2克。

最終,辛巴發佈聲明,稱“茗摯”品牌燕窩產品在辛選直播間推廣銷售時,確實存在誇大宣傳,辛選直播間將召回全部售出產品,並退一賠三,共退賠近6200萬元。同時,辛巴公司表示,此事件中,辛選團隊在選品、質檢方面因為對燕窩行業相關專業知識儲備不夠,未能甄別出品牌方提供的產品信息存在誇大宣傳的內容,存在疏漏。辛選宣佈將進行一系列的供應鏈整改升級,並啟動消費者權益保障計劃。

並且根據廣州市場監管部門通報,直播間開辦者、辛巴旗下的廣州和翊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翊公司”)和銷售方廣州融昱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融昱公司”)分別擬被罰款90萬和200萬元。

隨後,快手電商發佈了辛巴燕窩事件的官方處罰結果,辛巴個人賬號被封停60天。

在3月初的專訪中,辛巴表示“燕窩事件”之後,他將重心放到了公司管理和繼續研究供應鏈上。

辛巴在專訪中提到“去辛巴化”是辛選本年度的重要議題。在禁播期間,辛巴對帶貨主播也做出了思考和規劃,將全力培養第三代專業主播。

早在2019年,辛選就開始著手培養各個類目的KOL,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培養第三批主播。同時,辛巴表示,“未來行業缺的是專業的主播,更多的產品缺少更多專業主播去營銷。我們一直在研究課程和培訓,聯合一些學校老師寫關於直播行業的課程。”

在這場時長12個小時的直播里,辛巴多次引導粉絲為旗下主播“點關注”,在為互聯網上消失了1年的女徒弟“鹿”拉粉時,短短幾分鐘其賬號漲粉超過60萬,從770萬暴增到830萬。

同時,辛巴也在直播中為“五五”、“葉子”等新晉成員主播帶粉。辛巴在直播中透露,禁播期間從全國幾千人中挑選了十幾位主播,並且成立了巴伽娛樂傳媒,有220名星探挑選主播。

辛巴旗下的主播粉絲來源多數都來自辛巴導流。第一次在辛巴直播間露面,徒弟蛋蛋漲73萬粉絲,時大漂亮漲180萬粉絲。他們各自的粉絲中,有1000多萬都來自於辛巴。時大漂亮曾說:“我師傅直播的時候,只要我在身邊,我師傅就會讓粉絲給我點關注,瘋狂地點關注。”

這也從一個側面體現了辛巴強大的粉絲號召力。但辛選已經是年GMV上百億,有3000多名員工的公司,辛巴意識到此時自己的個人標籤應該弱化,“不能因為自己而影響了這幾千人的夢”。

辛巴復出,直播江湖已變

時隔四個月再回歸,直播的江湖已然“生變”。

根據調查顯示,2019年,快手全年電商直播GMV是400-500億元,而僅辛巴家族的帶貨數據便高達133億,約占總平台的近1/3。一年之後,2020年快手電商GMV突破2000億,但辛巴家族10位主播的累計GMV約為65億,僅整體總GMV的6%。

可見快手在加速“去家族化”的步伐。

而在辛巴被封禁的60天,快手的直播規則也已經發生了明顯變化。2月25日晚間,快手另一位家族大主播二驢的在直播時坦言,近期快手大主播紛紛停播,自己直播間人數也下降了幾十萬。“官方現在改變了規則,流量都分散了。官方希望培養出10個400萬的賬號,而不是1個4000萬的主播。”

在辛巴旗下主播貓妹妹首播當日,直播間在線人數達到了10w+,帶貨三個小時,突破2000萬GMV。據壁虎看看數據數據顯示,2月26日帶貨成績中,貓妹妹位居榜首,且其帶貨數額遠超排名前六位主播相加。

然後貓妹妹雖然數據亮眼,但並未出現在快手站內的賣貨榜和全國熱榜上。

原因是快手站內榜單的規則顯示,淘寶等第三方平台訂單因數據不能實時回傳,不參與小時榜排名計算。而貓妹妹直播內的商品,多數是跳轉淘寶進行的。

這意味著,貓妹妹想要實現漲粉,只能通過設置抽獎福利,引導粉絲分享直播間。在快手官方頁面,幾乎得不到流量推薦和曝光。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辛巴家族團隊在快手電商的飛速變革中,掉隊了。

3月,快手相繼推出服務號“10億補貼計劃”和商家全週期紅利計劃,針對商家賬號提供利好政策、產品賦能、流量扶持三大平台紅利。

同時,快手的流量正在湧向一批更專業的新主播,其中,遙望旗下的瑜大公子,一舉替代了辛巴家族的時大漂亮頭部美妝主播的地位。此外,以羋姐為代表的一批自帶供應鏈入場的主播新秀也在崛起。而在快手帶貨熱榜中,排名前五位的主播,多是被認證為快手好物推薦官的商家主播,他們自帶供應鏈入場,且尊重官方的遊戲規則。

從辛巴的復出首播來看,辛巴仍有不錯的粉絲號召力,但直播江湖已生變,辛巴不會再是從前的辛巴了。

原標題:《辛巴高調復出帶貨20億,但直播江湖已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