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球證兼職新冠護士 裁決比賽之餘還要裁決生死
2021年03月27日09:46

  當新冠疫情迫使巴西足球賽事停擺時,球證貝內韋努托面臨生計無著的未來,為此接受了當地塞特-拉戈斯市為數不多需求仍然旺盛的工作之一,在擠滿新冠患者的公立醫院擔任護士。

  現年40歲的貝內韋努托畢業於護理專業,但選擇足球球證作為主要職業。但巴西球證按比賽場次支付薪水,大多數只是半職業球證。新冠來襲之後,他申請了一家小醫院的職位,去年4月至10月在那裡工作,不得不在夜班做出生死攸關的決定。

  「每天都是令人絕望的一幕,人們不顧一切想要呼吸,給他們吸氧,常常根本不起作用。我們做了插管,然後病人心臟驟停。我們不得不千方百計搶救,一些人複活了,另一些人沒有,到處都是痛苦的家庭。」

  到目前為止,巴西已有30多萬人死於新冠肺炎,上週起部分醫療體系陷入崩潰。貝內韋努托目睹了醫院如何努力應對蜂擁而至的病人:「我看到一名17歲哮喘患者在幾分鐘內死亡,太震驚了。還有一位陪伴祖母的年青人。他沒有早點帶她來,因為她不想來,來的時候她已去世,我們無能為力,我是祖母帶大的,我和他一起哭了。」

  巴西足球賽事去年6月開始恢復,貝內韋努托回到了球證崗位,但又堅持當了3個月護士。儘管身兼兩職,他在巴西聯賽中擔任VAR助理表現出色,去年12月通過國際足協認證。

  在兼職的3個月裡,他不得不獨自呆在酒店,通過視頻與同事舉行賽前會議,比賽結束後回到家,準備去醫院輪班。每次旅行後,他都會接受新冠檢測。去年11月,在1場巴西聯賽結束後,他的新冠檢測呈陽性:「我非常害怕,頭4天很可怕,幾乎下不了床,說一句話沒法超過4個詞,訓練更談不上了,我還怎麼執法比賽?」

  所幸的是,貝內韋努托恢復了健康,去年12月13日在一場乙級聯賽中復出,全場跑了12公里,超過許多球員。那時他已不再兼職護士,但這段經歷改變了他:「我對球員有了更多理解和寬容,我知道怎麼跟他們說話,我享受比賽的每一刻,因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貝內韋努托還認為,這場大流行讓人看到,與超級球星相比,醫護人員得到的關注和讚賞實在少得可憐:「我一直認為人們高估了球員,好像他們是偶像一樣,我從來不喜歡這樣。對我來說,應該給予那些拯救生命的人更高價值,比如醫院裡搬運受感染物料的清潔女工,他們應該得到更高回報。」

  (馬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