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行安利失敗卻不服?你推銷的並非我想要
2021年03月26日04:41

原標題:強行安利失敗卻不服?你推銷的並非我想要

    視覺中國供圖
視覺中國供圖

有一種需要,叫做朋友覺得你需要。

---------------

陽光散落的午後,魏然獨自躺在沙發上,一部偶然發現的喜劇電影《帕丁頓熊》讓她笑得前仰後合,心中又頗為感動。“這部電影真不錯,快叫閨蜜司梧看看,她一定也會喜歡的。”魏然想罷,便把鏈接發了出去。但是,後續的回應卻讓她始料不及。

“沒問題,我一會兒就去看!”魏然信以為真,沒想到這個“一會兒”意味著無限期。時隔兩週,魏然和司梧相遇,當再次聊起這部電影時,看著司梧含糊其辭的樣子,魏然的臉拉了下來,“你根本沒有看那部電影,是我自作多情了。”氣氛尷尬而緊張,一次簡單的安利,本是親密無間的魏然和司梧,卻因此心生嫌隙。

何樂是南京某大學法學專業的大三學生,去年給表妹安利高考誌願的經曆讓他至今耿耿於懷。“我對長三角這邊法學專業比較好的高校有一定瞭解,而且之前已經研究了很久誌願填報,所以當表妹請我幫她選專業的時候,我特別樂意。”但是,最後的結果卻給何樂的熱情“潑了一盆冷水”,表妹的誌願里並沒有選擇他力薦的那所南京高校,而是填報了更想去的上海某高校,至於專業,表妹表示只要是文科類專業都能接受。

儘管何樂知道高考誌願關乎人生走向,需要尊重當事人的想法,但自己仍難免有些失望。“以後其他人再請我安利誌願,我是不會答應了,累覺不愛,又不採納我的建議,又要讓我推薦,有什麼意義?”

生活中,我們常常因為認可或喜愛某物而樂於推薦給他人,然而這些安利卻並不總是以皆大歡喜為結局,安利的成功與失敗都是可能發生的結果。無論是關乎一部電影的“小安利”,還是關乎一個高考誌願的“大安利”,對於一部分人而言,失敗的安利多少都攜帶著不解與失落,甚至在溝通中打上了一個略顯生硬的問號。

豆瓣小組“安利失敗我不服”就集結了這麼一群人,小組簡介淋漓盡致地闡述了他們的心境,“探討安利手法,抒發安利失敗的傷感,也可以安利一切你想安利的東西……屢敗屢戰,今天這份安利我一定要賣出去!!!”在這裏,數千人尋求安慰、尋找方法、尋覓知音。失敗的安利不僅是令自己苦惱的過程,還是鼓勵自己繼續“強行安利”的動力源泉。“賣出一份安利”的終極目標,道出了這些安利者的內心所願。“己所欲,施於人”是組內的一句戲謔之語,實際上也是他們的真情吐露。

然而,為什麼有人對安利的結果不以為然,有人卻與之相反,特別執著,甚至影響了自己的心情呢?對後者來說,安利失敗的“低氣壓”究竟從何而來?

“安利別人”本來是一句戲謔語,現在差不多快成了一種社交,維繫關係中的彼此。華東師範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諮詢中心發佈的《為什麼會有人喜歡給別人瘋狂“安利”》一文分析,對於安利者而言,成功的安利可以使其“獲得群體認同感、滿足人際需要,包括包容需要、控制需要、感情需要,並形成好的社會印象”。安利行為儘管看似是一種“利他”,但也潛藏著個體的內在需求。其中的潛台詞是“我和你關繫好,才把好東西推薦給你”,同時,被安利的一方也能在收到安利時,感受到一種親密感。

所以說,安利失敗則為上述理想狀態設置了阻礙,挫敗感也悄然萌生。北京師範大學應用心理學博士高豔老師表示,“安利失敗的挫敗感,往往就是人際關係需求沒有得到滿足,尤其是親密感和控制感沒有得到滿足。比如,‘有一種需要,叫做朋友覺得你需要’。一些安利者還可能會因安利失敗,而感到自己與別人愛好不同,從而聯想到自己與群體不一致,產生自己不受歡迎的認知。”

同時,從“稟賦效應”的角度而言,安利也是一種自我的延伸。根據高豔老師的闡釋,“當喜歡的物品被他人拒絕,實際上,這也是對自我的一種拒絕。”人們在安利中賦予了物品中“自我”層面的意義:“自我”沒被接納,這讓人太沮喪了,於是強行安利……當安利的佳釀被拋向空中,落下的卻可能是一場浸濕自我的纏綿的雨。

研二的浣音是一個動漫迷,熱衷於安利動漫,但她善於安利失敗後找對方的原因。“那天,我給我表弟安利了特別有趣的動漫《刺客伍六七》,被他直接拒絕,我想我喜歡的動漫不會差啊,又繼續強行安利,他還是拒絕……雖然有點失落,但我只能說,哼,好吧,你不懂,不配擁有這麼特別的動漫和來自姐姐如此溫暖的安利。” 浣音說,當然知道表弟可能是不喜歡這部片子,但這樣想想,自己心裡好受點。

實際上,安利本可以是一段快樂的分享之旅,針對安利失敗帶來的挫敗感,我們也許可以嚐試選擇另一扇“心理的窗戶”。對此,高豔老師建議,“正確的安利姿勢,是分享美好的東西,表達自己的喜愛,同時希望他人也能有所受益,而非控制與強迫。安利失敗,其實剛好也是提醒我們,別人與我們的不同,這個世界如此豐富多彩,大家的愛好視野不一樣,這是一件多麼可貴的事情,我們不必要求對方一定要和自己一樣。”

此時請想想,你最近發現了什麼有益的東西?誰最需要它?從對方出發,把這份安利發送出去,坦然面對結果,接受多元的世界吧。

趙可一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3月26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