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央行加息背後: “抑通脹”或“穩增長”?新興市場經濟體陷入兩難
2021年03月25日00:35

原標題:巴西央行加息背後: “抑通脹”或“穩增長”?新興市場經濟體陷入兩難

巴西終於扛不住了。

3月17日,巴西央行宣佈,將基準利率(Selic)提高75個基點至2.75%,這是2015年7月以來首次加息,且加息幅度大於市場普遍預期的50個基點;巴西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Copom)表示,2021年5月可能會再次加息相同的幅度,除非通脹預測或風險平衡出現重大變化。

本月,美、英等發達經濟體先後公佈利率決議,繼續維持超低利率水平;其中,美聯儲3月17日發佈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聲明,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保持在0-0.25%,並預計2023年之前不會加息,不過FOMC成員中希望加息的人數有所增長。而與此同時,巴西、土耳其、俄羅斯等新興市場經濟體陸續宣佈提高基準利率。

“全球貨幣寬鬆政策帶來的溢出效應開始顯現,巴西等國通過加息能夠對衝通脹預期和金融市場波動壓力。”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張茉楠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疫情期間,全球經濟體普遍實施大規模貨幣寬鬆和財政刺激措施,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大宗商品和製造相關基礎性資源價格出現反彈,巴西、土耳其等資源型新興市場國家因農產品價格上漲加劇通脹壓力,並且由於其宏觀經濟和金融體系較脆弱,本國貨幣出現明顯貶值,因此啟動加息。

“巴西等基本面較為薄弱的新興市場經濟體此時加息是一把雙刃劍。” 中誠信國際分析師王家璐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加息或對穩定通脹及彙率起到部分作用,但可能進一步加劇經濟的脆弱性。在美國繼續“放水”的背景下,巴西加息空間有限,過早進入加息週期或加劇當前的經濟困境,導致增長停滯、債務攀升等問題進一步顯現。

巴西央行6年來首次加息

2015年7月,巴西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Copom)將基準利率從13.75%上調至14.25%,此後一年多保持在同一水平;2018年3月,巴西基準利率下調至6.5%;2020年8月,巴西基準利率達到歷史最低點2%。

2020年全年,巴西央行連續5次降息,為市場注入巨大流動性、緩解疫情對經濟的衝擊。

而在2021年3月巴西疫情仍然十分嚴峻的當下,為何巴西央行突然宣佈加息?

中國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經濟室副主任張勇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巴西面臨食品價格上漲、彙率持續疲軟、燃油價格大幅上漲等局面,國際市場對巴西政府的財政狀況也日益擔憂,這共同推高了巴西的通脹預期。巴西央行採取加息措施雖然短期可能抑製經濟增長、導致投資意願下降,讓受疫情衝擊的經濟更加脆弱,但從長期來看,有助於緩和彙率市場波動,保障經濟、金融體系的穩定。

張勇指出:“巴西等國央行加息的舉措表明,相較於經濟增長的下行風險,政策製定者可能更關心通脹的上行風險。”

2021年2月,巴西通脹率已達到5.2%,創4年來新高。巴西央行3月15日發佈報告預計,2021年巴西通脹率可能達到4.6%;巴西國家貨幣委員會設定的2021年通脹率管理目標中值為3.75%,允許上下浮動1.5個百分點。巴西經濟部3月17日將2021年的通脹預期從2020年11月的3.23%上調至4.4%,主要原因是食品價格大幅攀升。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3月4日發佈的報告,2月全球食品價格連續第9個月上漲,2月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指數為116點,環比上漲2.4%,同比上漲26.5%。此外,巴西2月廣義消費者物價指數同比上漲5.2%。

巴西經濟部3月17日表示,巴西將對近1500種商品降低10%的進口關稅,從而降低進口成本和消費價格。目前,這些商品的進口關稅在0-16%之間。

嚴峻疫情下經濟拐點不明朗

當前,巴西的疫情形勢依然十分嚴峻。根據巴西衛生部的統計數據,上週巴西平均每天有2235人死於新冠肺炎,創歷史新高;截至發稿,巴西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2130019例,累計死亡病例298676例。

“在一場失控的流行病中期待經濟複蘇是不合理的。”數百名巴西商界領袖和經濟學家在3月22日聯名簽署的公開信中呼籲:巴西政府應採取更加嚴格的限製措施,以應對新冠疫情死亡人數飆升和醫護系統超負荷等問題。

巴西衛生機構科魯茲基金會(Fiocruz)上週警告稱,巴西的衛生服務將出現“歷史性的崩潰”。該機構表示,醫院沒有足夠的重症監護病房容納病人,巴西27個州中25個州的醫護容量達到或超過80%,其中,里約熱內盧90%以上的重症監護病床已滿員。

公開信中寫道:“各級政府實施緊急封鎖刻不容緩。”3月22日,巴西里約熱內盧和尼泰羅伊宣佈為期10天的收緊限製措施,包括關閉非必要服務和學校、夜間宵禁。

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一直反對各州州長和市長對經濟採取限製措施。上週,博索納羅試圖通過最高法院解除對聯邦區、巴伊亞州和南里奧格蘭德州的限製,並在巴西利亞的一次活動中稱,“封鎖措施會扼殺就業機會,導致窮人更加貧困。”

張勇認為,巴西聯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在防疫措施上一直存在分歧,其背後存在政治博弈的考量。當前,應將重點放在控制疫情,雖然復工復產延後,但整體來說利好經濟恢復。

巴西經濟部長古伊德斯(Paulo Guedes)近日警告稱,巴西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第二波浪潮將對巴西經濟活動和稅收收入造成損害,影響將在3月下半月或4月顯現。“這也是為什麼必須加快疫苗接種進度,以保證民眾安全地重返工作崗位。”

據巴西統計局3月3日發佈的統計數據,巴西2020年GDP下降4.1%,其中,2020年巴西農牧業產值增長2.0%,工業和服務業產值分別下降3.5%和4.5%。有經濟學家指出,僅經濟活動的下降就使巴西的稅收損失約580億雷亞爾(合105億美元)。

近日,巴西經濟部對2021與2022年的經濟增長預測分別為3.2%和2.5%,並指出1月和2月的相關指標表明經濟將繼續複蘇。不過,巴西經濟部警告稱,2021年巴西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仍然很高,預計2021年第一季度巴西經濟可能萎縮0.35%。

張勇指出,巴西未來經濟複蘇的程度,與疫苗接種範圍和速度有很大關係。

“抑通脹”和“穩增長”兩難困境

高盛經濟學家拉莫斯(Alberto Ramos)指出:“全球貨幣背景正在發生變化,像往常一樣,不得不做出反應的是那些最脆弱的經濟體。巴西屬於這一類。”

整體來看,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的通脹水平較低,為其貨幣寬鬆政策提供了空間。而巴西等新興市場經濟體在全球金融市場中處於相對弱勢,容易受到其他國家金融風險轉移的影響。

當前,巴西等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兩難的困境:加息能夠緩解通脹壓力、對衝本國貨幣貶值,但可能進一步影響未正常複蘇的實體經濟;但如果保持寬鬆貨幣環境,則可能加劇資本外流。

2021年以來,美國經濟複蘇預期整體增強,美債利率持續走高、美元指數亦有上行趨勢,美元資產的吸引力有所回升。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統計,2020年全年約有3130億美元流入新興市場國家;2021年3月第一週,新興市場近半年來首次出現單日資金流出,每日資金流出約2.9億美元。

張茉楠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美國加息預期提前、美債利率攀升,美元回流風險加大,巴西等新興市場經濟體既要應對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又要保持金融市場的穩定,從而陷入兩難困境。

“金融是表象,困境背後的深層次原因還是經濟增長的結構性問題。” 張茉楠認為,一些新興市場經濟體疫情防控做得不好,導致經濟複蘇未邁入良性軌道,加之處於金融不對稱地位,才會出現通脹上行、貨幣大幅貶值,不得不啟動加息,加息之後可能進一步導致經濟陷入不良循環。

王家璐也認為,短期來看,巴西等新興市場經濟體的經濟複蘇主要取決於疫情走向及疫苗接種速度;長期來看,則取決於財政改革的有效性、政治穩定性以及治理效率的提升。

對此,張勇也建議,當務之急是防控好疫情,更長遠來看,則需要深入推進結構性改革,通過提高勞動生產率、完善營商環境、落實科技創新等,更有效地應對全球經濟、金融環境的影響。

(作者:舒曉婷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