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賽科技IPO撤材料“輿情”漩渦: 股東出資要穿透 造富明星警示幾何?
2021年03月23日00:29

原標題:禾賽科技IPO撤材料“輿情”漩渦: 股東出資要穿透 造富明星警示幾何?

近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投行人士處獨家獲悉,禾賽科技止步IPO,或涉及美元基金股東核查及海外業務等。

一些被市場追捧的明星“獨角獸”接連終止IPO進程,引發關注。

禾賽科技便是一個典型。

上週,有望成為“激光雷達第一股”的禾賽科技撤回了IPO申請,這距離其向上交所科創板遞交招股說明書僅過去兩個月的時間。

今年1月,禾賽科技向科創板遞交招股書,計劃募資20億元,保薦機構為華泰聯合。1月7日,禾賽科技的IPO申請獲科創板受理,並於2月3日開始首輪問詢。

但僅一個月後,禾賽科技未作回覆便倉促撤回材料。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多次聯繫公司,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為止,公司未就終止IPO一事有任何回應。

在當前“科技獨角獸”接連終止IPO時期,禾賽科技作為尚在初創期便“享譽”海內外的明星企業,遭受到了頗多質疑——圍繞禾賽科技“質地不過關”“專利糾紛”“市場不成熟”等爭論四起。

近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投行人士處獨家獲悉,禾賽科技止步IPO,或涉及美元基金股東核查及海外業務等。

市場可從禾賽科技案例中,獲得何種啟示?

止步IPO或因股東穿透核查

作為國內激光雷達前沿企業,禾賽科技曾被行業市場給予厚望。

這家起源於美國矽谷的高新技術企業,從初創就頭頂光環:創始人團隊全員技術出身。董事長、總經理兼CEO李一帆為清華大學學士和美國伊利諾伊大學博士,主攻智能機器人領域;首席科學家孫愷畢業於斯坦福大學機械和電子系;首席技術官向少卿擁有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和機械工程雙碩士,主攻智能機電一體化領域。

行業賽道與人才光環使得禾賽科技受到了諸多投資人的青睞。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自成立以來,禾賽科技已完成累計超過2.3億美元融資,投資方包括百度、光速中國、啟明創投、德同資本、博世集團、真格基金等海內外知名基金。

孫愷、李一帆、向少卿三位創始人目前為一致行動人關係,是公司實際控制人,本次發行前合計控制公司37.16%的股份,通過特別投票權的安排共同合計控制的公司表決權比例為71.45%。

從招股書上看, Lightspeed Opportunity是僅次於創始人團隊的最大外部機構投資人,目前持有禾賽科技7.98%的股權。

資料顯示Lightspeed Opportunity是光速基金於2019年7月3日成立的美元基金,募資規模達15億美元,但關於其具體的出資方,並無任何數據透露。

除了Lightspeed Opportunity之外,光速中國還通過Lightspeed HS、Light Select及光易投資合計直接持有禾賽科技9.52%的股份。

但招股書將後三者列為一致行動人,而沒有將Lightspeed Opportunity納入在內。

招股書顯示,Lightspeed HS、Light Select的實際控制人均為宓群和韓彥(二者均為光速中國創始合夥人),光易投資的投資決策委員會由宓群和韓彥兩位組成;宓群和韓彥均為光易投資的執行事務合夥人上海光熠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高級管理人員。

此外,禾賽科技股東中還有8名外資股東,包括高達投資(持股3.02%)、QM116(持股2.57%)、Moonstone(持股1.72%)、MC2(Hong kong)Limited(持股0.96%)等,但持股比例均未超過5%。其中,鼎和投資 、斐昱投資 、MC2(Hong kong)Limited曾在2020年9月對禾賽科技進行一輪增資,截至目前還不足一年。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投行人士處獲悉,關於美元基金幕後出資方,以及是否存在利益輸送行為的核查,或是禾賽科技撤回IPO申請的導火索。

2021年2月5日,證監會出台了《監管規則適用指引——關於申請首發上市企業股東信息披露》,滬深交易所也相繼出台了科創板和創業板的配套審核要求。

指引第五條規定“發行人股東的股權架構為兩層以上且為無實際經營業務的公司或有限合夥企業的,如該股東入股交易價格明顯異常,中介機構應當對該股東層層穿透核查到最終持有人,說明是否存在本指引第一項、第二項的情形”。

明星企業的造富盛宴

早前也有不少申報科創板IPO企業被要求進行穿透核查。

較為典型的如金山辦公,科創板上市審核委員會曾要求金山辦公補充說明部分境外股東是否屬於單純以持股公司為目的而設立的合夥企業、公司等持股主體,是否屬於需穿透核查並計算股東人數的持股平台。

金山辦公認為相關境外投資人股東“不是為了規避境內法規中關於股東人數不得超過200人的規定而設立的基金,且經上述境外投資人股東出具書面說明,公司境外投資人及其直接股東/合夥人就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存在委託持股、信託持股、對賭協議等特殊協議或利益輸送安排”,因此,公司三個境外股東無須穿透計算。

股東被要求穿透背後,與接踵上演的明星企業造富盛宴不無關聯。

“提前入股、突擊入股等一系列情況頻發。”按照北京一位投行人士說法,其對強化股東穿透並不意外。

在禾賽科技IPO折戟的另一邊,一場早已潛伏多年的造富盛宴已經拉開。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在上市前,禾賽科技股權變動頻繁,其中兩筆相差時間僅三個月的股權轉讓中,公司估值暴增逾六成。

2018年1月9日,禾賽科技前身禾賽有限進行了第二次股權轉讓及第六次增資,四位機構及個人股東分別以25萬美元或等值人民幣的價格向真格基金轉讓其所持禾賽有限 0.17%的股權。

以此推算,禾賽有限該輪估值約在1.47億美元。

但三個月後,即2018年4月,包括真格基金在內的5家機構對禾賽有限進行增資,合計以1444.89萬美元或等值人民幣認購258.12萬元註冊資本(約占股6.02%)。

以此推算禾賽科技此輪增資估值約為2.41億美元。

這也就意味著,短短三個月時間內,禾賽科技估值增長高達63.95%。而真格基金很幸運地在估值暴漲之前完成了大部分的入股。

此外,通過將股權轉讓給入股不足一年的斐昱投資,2020年禾賽科技三名創始人已完成一波套現。

招股書顯示,2020年2月,上海亞詹等三家公司分別向三名創始人轉讓了10.84%-11.19%的禾賽有限的股權,轉讓對價在27.47萬元以下。

本次交易後不足半年,禾賽科技三名創始人孫愷、李一帆、向少卿分別向斐昱投資轉讓0.5%股權,三人合計套現1.035億元(每人獲得轉讓價款3450萬元)。

技術路線引爭議

禾賽科技另一大受爭議之處則在於不成熟的市場以及尚不清晰的技術路線。

創立至今,禾賽科技一直專注激光雷達、激光氣體傳感器領域。其主要產品激光雷達可用於自動駕駛、機器人、無人機等多個場景。

激光雷達一般分為機械式、半固態、固態,其中機械式多用於無人駕駛,其體積大、價格高,不適合量產車。有業內人士認為,高級輔助駕駛汽車上目前以轉鏡、MEMS的半固態激光雷達為主。中長期隨固態激光雷達技術逐漸成熟,有替代半固態的可能性。

目前,禾賽科技主打的產品則是機械旋轉式及半固態式激光雷達,其客戶也主要來自於自動駕駛領域,如百度、博世等行業巨頭企業都是禾賽的投資人。

自2017年4月正式推出40線激光雷達產品Pandar40後,踏上了商業化之旅。

2018年4月、2019年1月,禾賽科技又相繼推出了性能升級的Pandar40P、64線激光雷達產品Pandar64。

目前,Pandar40P、Pandar64 受到了世界範圍內頭部無人駕駛公司的廣泛認可,至 2020年公司客戶已遍佈全球23個國家。美國加州 DMV 公佈的 2019 年無人駕駛測試里程數排名前 15 位的企業中,超過一半選用了公司產品作為無人駕駛車隊的主激光雷達。

但近年來,由於激光雷達作為新興的精密傳感器,產品迭代速度快,而且尚無確定的行業標準和成熟穩定的工藝。從最初的單點激光雷達發展到機械式、半固態式、固態式、FMCW等多種技術架構,需要依靠大量高水平技術人員儲備和充足的資金支援。

2017 年、2018 年、 2019 年和 2020 年 1-9 月禾賽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1947.40萬元、13287.01萬元、34847.41萬元及25320.52萬元,淨利潤分別為-2427.23萬元、1611.23萬元、-14973.35萬元及-9379.75萬元,截至2020年9月末,禾賽科技合併層面累計未彌補虧損為-3873.85萬元。

事實上,儘管近年來無論是互聯網巨頭,抑或是整車企業,都在佈局無人駕駛領域,並大手筆投資激光雷達,除了奧迪和奔馳已經上市的A8和S級旗艦車型之外,眾多車企也紛紛宣佈將量產搭載激光雷達的車型。

但在不少市場人士看來,激光雷達量產落地所面臨諸多挑戰實則依然存在。

此前,國內另一家激光雷達廠商——鐳神智能創始人、董事長胡小波就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2021年只能算是激光雷達前裝量產的試水之年,真正的量產元年還得再等等”。

當前,激光雷達尚處於技術迭代的發展階段,激光雷達在測距原理、激光發射、激光接收、光束操縱及信息處理五個方面均存在不同路線。

其中,在測距原理上,有調頻連續波和時間飛行法;在激光發射上,有905nm和1550nm兩種主流波段的光源;在激光接收的主流方案中,有APD、SPAD或SiPM等方案;在光束操縱上,又分為機械式、混合固態和固態三大類,而這其中還能繼續細分為多種具體的技術路線。

在市場人士看來,這些領域的技術可組合出數十種不同技術路線,最大的問題是現如今還沒有一種技術路線完全成為共識,並在汽車上實現大規模應用。

目前,禾賽科技與Velodyne的產品以機械式激光雷達為主;而海外企業Luminar、Innoviz、 Livox、鐳神智能目前主要採用的是轉鏡混合固態方案;速騰聚創獲得量產訂單的產品採用的是MEMS微振鏡方案;Ibeo、Ouster主要採用的是FLASH方案;Quanergy則一直潛心研發OPA純固態激光雷達技術。

禾賽科技也指出,如果下遊產業市場對激光雷達需求的技術路線 與公司選擇的技術路線產生重大不同,將對公司產品的下遊市場需求帶來一定的 不利影響;同時,如果公司未能及時、有效開發推出與未來主流技術路線相適應的新產品,將對公司的競爭優勢與盈利能力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由於禾賽科技產品出口銷售較多,其海外業務收入的核查工作或也是監管層關注的重點。

報告期內,禾賽科技主營業務收入中外銷收入分別為1056.23萬元、1.05億元、2.22億元及1.53億元,占當年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5.17%、78.92%、63.89%及60.53%,該類出口業務主要使用美元、歐元進行結算。

獨角獸接連終止IPO之“辯”

作為被給予厚望的明星“獨角獸”,禾賽科技臨陣“折返”在市場引發了諸多爭議。

甚至有市場人士質疑公司或存在財務造假、業績不達標等行為。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曾多次致電禾賽科技對外聯絡電話及財務聯繫方式,但接線方均未對撤材料原因作出回應。

放在目前大的趨勢環境下,禾賽科技並非個案。禾賽科技之所以引發如此聲浪的負面輿情,與當前接二連三的明星科技公司撤回IPO申請的環境不無關係。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3月18日,今年以來終止IPO申請的企業數量已經達到73家,其中科創板企業27家,創業板41家,不乏雲知聲、銳芯微等在一級市場炙手可熱的獨角獸企業。

而今年1月被抽中現場檢查的20家申報企業,有16家都已撤回。

這一現象也讓不少市場人士對當前擬申報以及在審IPO企業的質量頗為擔憂。

“註冊製的本意,是讓符合發行上市條件的公司更有效地進入資本市場,從來沒有說過監管部門不審了隨便放行全交給市場。申報的公司太多了,就意味著一定會出現渾水摸魚、濫竽充數的,監管部門通過現場檢查和現場督導來遏製渾水摸魚者,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指出。

不過,王驥躍進一步補充道:“或許有些公司是存在較為嚴重的問題,甚至存在財務造假的嫌疑,但大多數撤回的公司並不存在財務造假行為,更大的可能只是在某些方面規範性還沒有達到發行上市條件,還有的公司是因為趕著申報中介機構的底稿尚不完善中介機構經不起查而不是發行人經不起查。”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倉皇趕申報”外,部分高新技術企業本身的發展週期也易導致部分創新“獨角獸”無法滿足國內IPO上市的條件。

“很多AI企業的應用場景沒有辦法落地,其實並不適合申報國內的資本市場。不能獲取收入和落地的偽科創板企業將難以得到監管部門的放行。”力量資本董事長朱為繹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此前,市場上已經存在科技企業在剛剛完成融資後,準備花錢購買流水和收入,以達到科創板上市的標準。

但也有市場人士認為,當前監管層加強現場檢查和現場督導,強化問詢、放緩批文發放速度等措施,對於遏製“渾水摸魚者”只是治標而無法治本。

“治標不治本,等審核再一放寬,這些企業還是會回來的。”朱為繹道。

(作者:楊坪 編輯:李新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