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大跌、市值失守 泡泡瑪特怎麼了
2021年03月23日01:01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股價大跌、市值失守 泡泡瑪特怎麼了

  3月21日,泡泡瑪特加拿大首店開業,這是泡泡瑪特在北美市場開設的第一家海外店舖。但是迎接泡泡瑪特的非但不是“出海成功”的欣喜,反而是又一次的股價大幅下跌。3月22日,在港股上市的“盲盒第一股”泡泡瑪特股價出現異動,當日股價跌幅超10%,市值已跌破900億港元。和上市時的風光無限相比,上市後泡泡瑪特一直飽受爭議,其營銷方式引發的賭博沉迷心理、二次銷售醜聞以及諸多售後問題引發股價持續下跌,泡泡瑪特市值嚴重縮水。與此同時,競爭者TOPTOY的崛起頗為引人注目。專家認為,在萬物皆可盲盒的時代,頂流可能不止一個,泡泡瑪特的行業壁壘不夠堅固,破防就在所難免。

  市值蒸發173億港元

  3月22日,泡泡瑪特股價現大跌,上午盤中低見63.3港元,截至中午12點,跌幅6.63%,報64.05港元,總市值跌穿900億港元。午後股價跌幅更是超過10%。截至收盤時,報61.9港元,跌幅9.77%,市值867.8億港元。

  泡泡瑪特於2020年12月在港交所上市,發行價38.5港元,當日開盤後股價即飆升至75港元左右,大漲95%,一度創下107.6港元/股高點,市值突破千億達1040億港元上下。自上市後,泡泡瑪特的股價持續攀升,市值一度達到1200億港元。

  但此後,泡泡瑪特股價也出現多次大跌,截至3月22日,股價較高點已累計下跌40%,市值縮水近173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45億元)。

  針對當日股價下跌,北京商報記者向泡泡瑪特發送了採訪提綱,截至發稿時尚未得到對方回覆。

  作為“盲盒第一股”,泡泡瑪特在香港上市及其過高的估值一度成為投資界的現象級問題。

  麻煩不斷

  泡泡瑪特成立於2010年,2015年開始向潮玩轉型,並推動了潮玩在中國大規模商業化。根據招股書內容,泡泡瑪特的業務主要圍繞藝術家挖掘、IP孵化運營、消費者觸達以及潮玩文化推廣與培育四個領域展開。

  2017-2019年,通過加速線下門店佈局並鋪設大量自助售貨機(機器人商店)以及天貓旗艦店的收入貢獻持續加大,泡泡瑪特不僅實現了扭虧,年營業收入也從1.58億元增長到16.83億元,毛利率高達64.8%,顯示出超強的賺錢能力。

  與此同時,快速發展的泡泡瑪特也暴露出越來越多的問題。2020年12月,有網友曝光在泡泡瑪特濟南店舖購買的盲盒封口處有黃色膠水痕跡,疑似被拆封過。經過核實,泡泡瑪特承認情況屬實,盲盒二次銷售的問題由此浮出水面,泡泡瑪特股價也隨之大跌。

  接著,新華社又刊文指出,盲盒經濟會引發上癮和賭博,滋生畸形消費,應加強監管。當日,泡泡瑪特市值即蒸發120億港元。

  除了上述兩大“標誌性”事件,泡泡瑪特還存在大量投訴。在黑貓投訴平台上,與泡泡瑪特相關投訴多達3300多條,涉及未發貨不退款、盲盒商品缺失、玩偶有瑕疵返廠後不寄回、拖延發貨等問題。泡泡瑪特正在面臨品牌形象和口碑的雙向衝擊。

  與此同時,以名創優品旗下潮玩獨立品牌TOPTOY為代表的競爭者也在不斷進入,分食市場。去年12月,TOPTOY在廣州開出首家旗艦店,三天即創下108萬元的銷售業績,業內不免將其視為泡泡瑪特的有力競爭者。

  和泡泡瑪特專注於盲盒這一細分賽道不同,TOPTOY更強調集合的概念,產品覆蓋盲盒、藝術潮玩、日漫手辦、美漫手辦、娃娃模型、拚裝模型、積木等七大核心品類。

  有媒體將泡泡瑪特與TOPTOY各自業績最好的店做對比,泡泡瑪特北京王府井APM店月銷售額約200萬元,TOPTOY廣州正佳廣場店則接近400萬元,是泡泡瑪特的兩倍。

  “雖然潮玩市場正處於快速增長期,並吸引大量消費者,也令泡泡瑪特獲得了更大的發展空間,但若是質量問題無法保證也將損害泡泡瑪特自身的市場競爭力和消費者對該公司的信任度。”投資分析師許杉認為,現階段選擇入局潮玩市場的從業者越來越多,市場競爭加大是必然的趨勢,在更多後來者的持續加碼下,泡泡瑪特更應保證旗下產品的創新和質量以穩定發展。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認為,泡泡瑪特是以盲盒玩法為主導的企業,也就是玩法本身比盲盒中的潮玩IP更關鍵。盲盒本身是沒有門檻的,任何一家擁有系列玩偶手辦的企業都可以進入到盲盒領域。泡泡瑪特上市,引發了大量企業跟進,而泡泡瑪特在盲盒玩偶IP上的內容填充不足,IP的輸出缺少可持續性,因此,如何提高盲盒玩法的門檻,是泡泡瑪特未來要重點突破的。

  泥沙俱下待監管

  作為“盲盒第一股”,泡泡瑪特的估值泡沫正在被擠壓。但這並不意味著整個盲盒市場的熱度也會隨之冷卻。

  根據方正證券研究所2020年12月發佈的報告《泡泡瑪特150頁深度報告:星火燎原,星辰大海》,潮玩及盲盒經濟崛起的背景是經濟發展,人均GDP增長後文娛消費起飛。潮玩及盲盒的主要受眾是Z世代(1995-2009年出生的人)人群。截至2019年末,我國Z世代人群約為2.6億,占總人口的16%。隨著Z世代步入社會,將釋放巨大的文娛消費增量。預計2024年,中國潮玩市場規模將會增長至763億元,2019-2024年復合增速達29.8%。

  當下,國內潮玩和盲盒市場的頭部競爭尚未形成,各種玩家的進入也導致市場泥沙俱下。

  中消協今年1月曾指出,目前盲盒商家存在過度營銷、虛假宣傳、產品質量難以保障和消費糾紛難以解決四類主要問題。盲盒也不僅僅局限於潮玩,甚至還衍生出手機盲盒、寵物盲盒、美妝盲盒等。

  盤和林指出,盲盒本身就是一種潮流。但潮流終會過去,風口過後,消費者會注重IP更勝於盲盒玩法本身。從這個層面來說,即便如泡泡瑪特面對的也是一個有天花板的市場,而且隨著未來監管的跟進,很可能行業還會出現一定的風險性。

  北京商報記者 孔瑤瑤 鄭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