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化管理師不到兩年超200萬 新職業魅力有多大?
2021年03月22日05:00

原標題:數字化管理師不到兩年超200萬 新職業魅力有多大? 來源:經濟日報

  新職業魅力有多大

   ——數字化管理師從業人員狀況調查 本版撰文 記者韓秉誌

  去年大學畢業的蔣優入職後為企業客戶介紹數字化管理工具的辦公價值。 (受訪者供圖)
  去年大學畢業的蔣優入職後為企業客戶介紹數字化管理工具的辦公價值。 (受訪者供圖)
  數字化管理師黃祖勝(右)在收集分析客戶的線下倉儲實時數據,以幫助客戶設定優化線上流程。 (受訪者供圖)
  數字化管理師黃祖勝(右)在收集分析客戶的線下倉儲實時數據,以幫助客戶設定優化線上流程。 (受訪者供圖)

  3月18日,人社部發佈第四批新職業。至此,自2019年以來人社部已發佈56個新職業。此外,還有大批未進入國家職業標準目錄的新職業已經破土而出或逐步成熟。新職業的魅力何在?真實的就業狀態到底如何?職業發展空間和前景怎樣?經濟日報記者近日選取數字化管理師這一新職業一探究竟。

  又一批新職業出爐了!3月18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統計局3部門正式向社會發佈集成電路工程技術人員、企業合規師等第四批18個新職業。至此,自2019年以來,人社部已經發佈了4批共56個新職業。

  如今,越來越多的目光投向新就業形態,外賣運營師、互聯網營銷師、連鎖經營管理師等新職業從業者不斷湧現,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支援和規範發展新就業形態。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達1186萬人,超額完成目標任務,其中,新職業對新增就業的貢獻不可忽視。

  新職業的魅力何在?真實的就業狀態到底如何?記者近日對數字化管理師這一新職業進行採訪,希望能“窺一斑而知全豹”。

  自2019年被納入新職業以來,我國數字化管理師從業人員在不到兩年間已超過200萬人。這些從業者有怎樣的感受?職業發展空間和前景如何?背後又折射出新職業湧動的哪些創新活力?

  新身份背後需求巨大

  頻繁跳槽本是職場大忌,但35歲的黃祖勝卻反其道而行之。2014年以來,黃祖勝一直在浙江義烏從事與數字化管理相關的工作,先後換了10多家公司,越跳身價越高,年薪從過去的幾萬元漲到目前的35萬元。此前他甚至拒絕過年薪百萬元的工作。

  2019年對於黃祖勝的職業生涯而言有特別的意義。當年4月,人社部發佈13個新職業,數字化管理師被納入其中。如今,借助一款名為“釘釘”的數字化管理工具,他已經成功幫助數十家企業搭建起組織架構、人事結構和管理體系,通過數字化行政管理幫助企業降本增效。

  “數字化管理師不是在解決問題,就是在解決問題的路上。”黃祖勝告訴記者,義烏遍佈各類中小企業,但過去很多企業就像綠皮火車,全靠老闆一人帶,存在公司運作數據把控能力低、溝通成本高、倉儲管理混亂、崗位職責不清晰等一系列問題,企業普遍有數字化管理的需求。

  “就拿我最近接手的幾個項目來說,一家企業希望將現有產能提高3%,還有一家想擺脫高薪招不到人的困境。數字化管理師要做的就是將複雜事情簡單化,為企業提供清晰化管理的最優解決方案。”黃祖勝介紹,在承接項目時通常會承諾,30天左右完成整改方案,主要包括3方面內容:建立組織架構;調整目標計劃方案,分解成有效的工作進度表;通過高層會議分離工作,完成管理工作統籌。

  數字化管理是顯性需求,也是必然趨勢。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加速了數字產業化進程。人社部發佈的數據顯示,我國數字化管理從業人員構成了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一支生力軍,但仍存在近千萬潛在就業缺口。

  與此同時,數字化管理師的出現也成為個人職業發展和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抓手。人社部2019年發佈的《新職業——數字化管理師就業景氣現狀分析報告》顯示,87%的數字化管理師薪資是當地平均工資的1至3倍,按照每10∶1的比例配備數字化管理師人才的企業,比沒有配備數字化管理師的企業工作效率高出35%至50%。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中國新就業形態研究中心主任張成剛說,“隨著數字化技術向各行業快速滲透,企業數字化轉型需求迫切,數字化管理師、在線學習服務師、全媒體運營師等新職業應運而生。從目前發展看,這類新職業市場空間大,從業人員市場需求量大,能夠給從業者帶來較好的薪酬待遇與較大的職業發展空間,甚至催生了不少年薪百萬的從業者”。

  就業生態正在改變

  新職業的出現,帶來的不只是某一個職業,更在無形中改變了整個生態圈。新職業的“新”,不僅在於新的職業內涵,也體現在新的就業形式、僱傭關係等方面。數字化管理幫助企業構建數字化組織,優化人才配置,讓生產製造流程更加現代化、員工工作方式更加靈活多樣。

  2020年,疫情讓很多企業面臨生存壓力,但也有不少企業抓住了疫情背後蘊藏的機會。疫情期間線上智能化設計訂單量飛速增長,這對於洛客設計平台而言正是發展機遇。

  佩戴自己設計的敦煌絲巾,穿著帶有獨特印記的T恤,定製符合自己收聽喜好的音箱……借助數字化管理思路,洛客設計推出“群體創造”理念。通過在線協作、多角色協同,用戶可以與設計師一起參與產品創作的全過程,並貢獻創意。

  李佳瑩是一名來自吉林長春的設計師。2019年底李佳瑩進入洛客設計平台,成了一名線上設計師。在這裏,她可以從線上接手設計項目,通過與平台分成的方式賺取酬勞。李佳瑩最大的感受是,工作方式更靈活了,不用守在“格子間”。此外,互聯網平台帶給她的項目類別更寬泛,客戶也遍佈全國各地。

  “洛客設計自身的發展經曆,就是一個數字化轉型的過程。”洛客設計平台聯合創始人、水母智能首席運營官周誌鵬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洛客設計剛啟動時僅有幾十位設計師,通過線上數字化平台發展,目前已有47000餘名專業設計師,涵蓋各類藝術設計領域。設計師在雲端就能響應企業和機構多場景下的設計需求,從包裝、品牌到物料設計,都能通過輕量化方式實現。

  周誌鵬介紹,平台按照個人從業年限、獲獎經曆等,將設計師分為7個級別,並定期組織設計師培訓。1級基本是剛畢業的設計師,兩年後升為2級就可以接單價更高的項目,一年收入能達到10萬元。

  數字化不僅為就業者提供新思路,也改變了區域性就業格局。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只要具備基礎網絡設施的地方,就可以開展電子商務、大數據等業務,這讓新職業對地域、交通等因素的依賴性明顯降低,大量就業機會逐漸向中西部地區遷移、向中小城市下沉。

  蔣優是湖南科技大學瀟湘學院漢語國際教育專業2020年應屆畢業生。2020年夏天,在經曆一次偶然培訓後,蔣優毅然放棄從事本專業的工作機會,選擇在湖南湘潭市從事與數字化管理相關的工作。“父母原本希望我做公務員或在一線城市發展,但我認為數字化管理是未來10年的發展潮流。”談起跨行業選擇,蔣優有自己清晰的見解。

  新職業焦慮如何破解

  眼下,新職業人才成為“香餑餑”,很多人對新職業心嚮往之。但也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新職業來了,你焦慮嗎”?

  焦慮是難免的,而解決焦慮的有效途徑就是不斷學習提高自己,以適應不斷髮展變化的就業環境。如今國內互聯網行業出現這樣一種景象,互聯網白領們忙“充電”,在沒有強製要求的情況下主動學習。

  人社部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2020年發佈的《新職業在線學習平台發展報告》顯示,96%以上的職場人士希望學習新職業;其中,提升職業發展空間、掌握新技能、為未來做準備等成為職場人士學習新職業的主要原因。90%以上的企業組織希望通過新職業培訓,提升員工成長空間,給企業注入新動力。

  從事數字化管理師工作後,每週六成了蔣優固定的“充電”時間。“釘釘的模塊每兩週就會更新一次,作為一名培訓師,要滿足企業客戶的各項需求,就要時刻保持學習狀態。”在蔣優看來,自己身上彷彿有一個看不見的發條,一直繃著勁,督促她不斷進步。

  作為數字化管理師行業里的資深“前輩”,黃祖勝也坦言,自己仍處在不斷積累經驗的過程中。黃祖勝的最終目標是,希望通過參與各種項目,盡快把自己積累的經驗梳理成一套完整的知識體系。

  “勞動者期望並需要更有針對性、可以隨時參照學習的職業培訓平台,以適應其工作環境,並滿足其工作角色和職能的特定需求。”對此,張成剛認為,隨著勞動力市場靈活性增強,越來越多勞動者願意選擇靈活就業,但與此同時,他們也迫切需要職業規劃。數字時代的職業培訓課程體系會更加微型化、碎片化、定製化、趣味化。

  針對新職業從業者的需求,政府部門和市場也在積極探索。今年春節前,2021年首期高校數字化管理師職業技能培訓班在湖南開班,湖南工程學院管理學院2017級人力資源管理專業的唐纖報名參加。培訓為期10天,像唐纖這樣的應屆畢業生,人社部門給予每人1320元的補貼,相當於培訓“全程免費”。

  “現在大學生就業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們希望加大高校畢業生新職業技能培訓的力度,對納入國家職業標準目錄的新職業培訓按標準予以補貼且不設上限,讓更多大學生擁有‘學曆證書+職業(技能)證書’的求職優勢,實現更高質量就業。”湖南省湘潭市嶽塘區人社局局長羅納新說。

  在各行業數字化轉型升級加速的趨勢下,技能人才缺口日趨明顯,甚至出現“一將難求”的情況。業界普遍認為,數字化管理師等新職業人才需求規模將在未來5年內持續擴大。但由於新職業發展時間普遍較短,人才培訓體系還不完善,導致人才供給速度遠遠跟不上新職業人才需求增幅。如何為勞動者提供高質量的新職業技能培訓,推動更多勞動者從事新職業,是現階段亟需解決的難題。

  社會認知度亟待提升

  新職業目前展現了巨大的就業擴容能力,但就業增長空間會不會有“天花板”?專家認為,新職業的出現並非短期現象,也不是職業內容的簡單更新,其背後反映的是我國經濟發展與產業升級的前沿方向,更是技術進步、組織與商業模式變革以及需求升級帶來的長期趨勢。

  在張成剛看來,人社部目前公佈的新職業種類,僅僅是近年來出現的各類新職業中的一小部分,大批未進入國家職業標準目錄的新職業已經破土而出或逐步成熟。

  美團的一份新職業從業者報告指出,該平台生態體系中有些新職業已經發展成一定規模,比如數字化運營師,可以將線下門店的實踐經驗與線上營銷平台緊密結合,用數據支援業務運營、成本分析、收益管理、營銷策略,以做出更好的決策。再比如,青年人喜愛的密室行業已經孵化出密室劇本、密室音效、密室中控運營等一批崗位。還有私影行業的觀影顧問、版權購買師,轟趴館的轟趴管家,VR行業的VR指導師,餐飲行業的輕食套餐設計師、寵物烘焙師等。儘管這些新職業看上去小眾,但在消費需求不斷升級的過程中存在著巨大的發展潛力。

  “可以預想,隨著企業構建數字化辦公環境的需要,其發展過程會需要招聘更多數字化管理師,來保障其內部數據的完整流轉,屆時數字化管理師將可能成為企業的標配。未來可能從數字化管理師分化出‘數字化人力資源管理師’‘數字化行政管理師’等職業。”在黃祖勝看來,今天的新職業在未來可能細化出更多的“新新職業”。

  然而當前,新職業的潛力和未來發展趨勢還未被市場完全認知。儘管很多新職業已經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從業人員規模,但相對於其市場空間仍然偏少,許多新職業仍然亟需大量人才進入。“我有一個困惑是,雖然很多企業有數字化轉型需求,但他們似乎還沒有意識到數字化管理辦公軟件能對公司帶來多大的幫助。甚至有的大型招聘網站還搜不到數字化管理師這樣的崗位,這說明新職業的社會認知度仍需要不斷提升。”黃祖勝說。

  “要更好地挖掘新職業吸納就業的空間,一方面,勞動者應關注新職業發展的長期趨勢,在新職業中找到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另一方面,也應加大培訓資源供給,建立長效學習機製,構建完善線上培訓系統,完善新職業人才培養體系,讓更多從業者可以獲得新職業技能,在新職業中得到充分發展。”張成剛認為。

——數字化管理師從業人員狀況調查

——數字化管理師從業人員狀況調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