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故事】非洲門將先驅 尼干奴:愛斯賓奴就像我的孩子
2021年03月22日16:27

這位喀麥隆人是史上其中一位最出色的守門員,亦擔任愛斯賓奴守門員教練逾20年的時間,他的傳奇性和他擁有的榮譽同樣顯赫;他是首位在歐洲「搵食」的非洲門神,劃時代地登陸西甲,他是保方(Gianluigi Buffon) 的頭號偶像,他是尼干奴(Thomas N’kono)。

討論尼干奴即等同於討論足球傳奇,前喀麥隆國門現在是愛斯賓奴教練團隊的其中一員,你只需要看一眼,便能夠了解他的傳奇生涯所帶來的震撼和影響。在差不多20年的時間之中,他擔任了喀麥隆國家隊守門員並贏得了非洲國家盃,而且與傳奇射手米拿(Roger Milla) 一同出席了1982和1990世界盃決賽週,成就了國家隊最輝煌的一段時間;而在球會層面,他亦曾帶領愛斯賓奴晉身歐洲足協盃決賽。而在這一切之上的是,他在1980年代初登陸西甲,並為「鸚鵡」阻擋了一次又一次的射門,除了作為非洲守門員的先驅者外,亦啟發了過去、現在及未來不計其數的守門員,而保方亦是其中一員。尼干奴除了曾把守愛斯賓奴大門長達8年之久外,他更已擔任愛斯賓奴守門員教練逾20年,並與後輩分享他的智慧和經驗;即使已來到了西班牙近40年的時間,尼干奴仍是西甲其中一位最具國際代表性的名宿。

尼干奴於1956年在Dizangue出生,他的足球生涯開始得並不容易:「我在街頭開始踢足球。」他憶述「那兒沒有青少年足球,只得假日比賽;我會踢守門員或是前鋒,在兩個位置之間轉換。有一次在對鄰鎮踢了一場好波後,我的兄弟告訴我應該專注踢好守門員的位置。之後我便開始在距離Dizangue 25公里的Edea踢球,因為我沒能力支付交通費,所以只能靠單車或步行。有時一位熱愛足球的的士司機會載我;我在Edea有一些親戚,並會在他們那兒住上一個星期以參加訓練。」尼干奴在Edea持續進步,並以16歲之齡參加了當時的國家次級聯賽;在一個成功的球季後,17歲的他與喀麥隆最成功球會之一的Canon Yaounde簽約,同時國家隊亦為剛成年的他打開了大門。

「我很幸運,因為當時的國家隊教練巴爾拿(Valdimir Beara)亦曾是名守門員,他教了我很多東西。」尼干奴說「我在他身上學到了一些改變我生命的東西,他在星期一訓練時跟我說『星期四見』,但我因為身體疼痛而沒有出席星期四的訓練,然後我被踢出了國家隊6個月至1年之久,即使後來我重返國家隊也只能坐板凳;這經歷使我成長了很多,因為我18歲便已踢職業,這讓我學會了努力、學會了成長、學會了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自此之後,所有事情便應運而生。」而尼干奴說到的「所有事情」,當然絕不簡單。

當時尼干奴一邊踢足球,一邊在一家公司工作;他的出色表現為Canon Yaounde球會贏得了5次全國冠軍,和1978、1980兩屆非洲聯賽冠軍盃,他本人亦在1979和1982兩度榮膺非洲足球先生,同時亦協助喀麥隆打入1982世界盃決賽週。這對一名守門員來說絕對是了不起的成就,亦令尼干奴的知名度提升至國際水平;因為這是他的祖國首次晉身世界盃決賽週,更幾乎在分組賽淘汰當屆冠軍意大利。在當年的3場比賽中,尼干奴只失掉了1球,他的出色表現和技術讓他得到了留在西班牙發展的機會;當時他收到了來自巴西法林明高和富明尼斯,以及西甲球會愛斯賓奴的邀請,最後他選擇了這支加泰球會,因為這是他最先收到的邀請,同時也是他對太太的承諾。當時他或許還未意識到,他作為首批在歐洲「搵食」的非洲門將的歷史意義。當年西班牙只容許球隊陣中有2名外籍球員,而通常佔用外援席位的都是星級攻擊球員,而尼干奴則是當中的異數,當然他亦以表現來回報愛斯賓奴對他的信任。

愛斯賓奴歷史上陣次數最多外援

效力8個西甲球季、上陣241次的尼干奴憑超卓的反應和體能、強大的個性和領導才能,加上撲救12碼的能力,而成為了愛斯賓奴的代表人物。作為一名靈性而富創造力的守門員,尼干奴勇於去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情,譬如以清道夫姿態出擊「殺波」,和大腳長傳至對方腹地,甚至因而取得助攻,更甚者是他會以單手迎接高空球。在他的時代而言,尼干奴的打法絕對是位超前者,而他在裝備上亦同樣「出位」,他當時選擇穿著長褲而非短褲出賽,為此他解釋說:「我開始踢球時根本沒有球靴和手套,來到了(喀麥隆最大的城市)杜阿拉後我才有第一對球靴;有8至9年的時間我是穿著短褲踢球的,你可是想像我的雙腿在沙石場地上經歷了多少擦傷,所以當我可以穿上長褲時,我就永遠都不會再穿短褲了。」

在愛斯賓奴的8季間,尼干奴成為了球會史上上陣次數最多的外援(這紀錄後來被普捷天奴打破),同時亦成為了西甲史上上陣次數最多的喀麥隆人(後來被伊度奧取代)。當然他的西甲生涯並非只有打破紀錄而已,他曾在加泰打吡擊敗巴塞隆拿,亦曾在班拿貝得到球迷為他起立鼓掌;他亦曾協助愛斯賓奴打入1988歐洲足協盃決賽。在晉級的路途上,他們擊敗了沙基(Arrigo Sacchi)領軍、擁有雲巴士頓(Marco van Basten)、古列治(Ruud Gullit)、哥斯達古達(Alessandro Costacurta)和巴里斯(Franco Baresi)的AC米蘭,以及查柏東尼(Giovanni Trapattoni)麾下,坐擁史斯富(Enzo Scifo)、柏高美(Giuseppe Bergomi)、巴薩里拉(Daniel Passarella)和辛格(Walter Zenga)的國際米蘭。愛斯賓奴在決賽首回合在主場以3-0大勝利華古遜,但次回合卻同樣以3-0落敗,互射12碼更是輸3-2失掉了冠軍。在與冠軍擦身而過的12年後,愛斯賓奴才再次贏得錦標;而再次晉身歐洲賽事決賽,則是19年後的事了。

在愛斯賓奴的日子裡,尼干奴同時亦繼續著他光輝的國家隊生涯。尼干奴合共為喀麥隆上陣112次,1984年的非洲國家盃,由他把守最後一關的「非洲雄獅」贏得了首項國際賽冠軍,傳奇領隊靴里拉(Helenio Herrera) 亦為他起了「巫師」這個綽號。然後在1990年,33歲的他作為正選門將帶領喀麥隆重返世界盃決賽週並打入8強,創下了隊史最佳成績;他們在分組賽擊敗了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 的阿根廷,16強殺退了哥倫比亞;8強階段,他們在法定時間與英格蘭賽和2-2,但因為連尼加(Gary Lineker) 在補時射入12碼而被淘汰。

同年夏天,尼干奴離開了愛斯賓奴,但他依然留在西班牙西北部踢球和訓練,後來他來到玻利維亞並為玻利瓦爾取得兩屆聯賽冠軍,並留下了不敗紀錄;在1996/97球季,39歲的他宣佈掛靴之前,亦曾到汶萊和印尼獻技。雖然以世界足球傳奇的身份高掛手套,但其實他從未離開過守門員的位置,在退役不久後,他展開了守門員教練的生涯。

奧運金牌教練作育英才

1998年,尼干奴在掛靴1年後以守門員教練身份與喀麥隆國家隊一起出戰法國世界盃;喀麥隆在贏得2000年奧運金牌時,他亦是球隊的一份子。當時16歲,後來亦同樣加盟了愛斯賓奴的卡文尼(Carlos Kameni) 正是他的弟子;他在那些年的另一位得意弟子正是1999/2000球季為拉科魯尼亞奪得西甲冠軍的桑高(Jacques Songo'o)。

2001年,喀麥隆人獲邀回到愛斯賓奴加入球會的青訓系統;一年半以後,尼干奴在總監摩連奴和山齊士支持下加入了一隊的訓練團隊。他憶述:「基斯杜巴(Cristobal Parralo) 是當時的體育總監,他們剛換掉了球隊的領隊,由我的前領隊基文迪(Javier Clemente)換成費南迪斯(Luis Fernandez),他希望由外部帶來一個守門員教練,但高層告訴他,我就在球會當中,而我應該擔任這位置。」結果他在愛斯賓奴守門員教練的位置一待便是20年!

去年夏天,尼干奴更進上一層樓,成為了新任領隊摩蘭奴(Vicente Moreno) 的戰術顧問,並讓Jesus Salvador擔任全職守門員教練。「我們會分擔所有,或者說幾乎所有的工作,但現在全程跟隨球隊的是他。」尼干奴這樣形容他的新崗位,與此同時,喀麥隆人亦繼續在訓練場上與守門員們一起練習,亦會在學院和球會梯隊當中訓練年輕人。問到他的訓練風格,他如此說:「我希望讓守門員掌握3樣東西──『如何』、『何時』和『為何』。」

這些年來,尼干奴訓練過許多出任愛斯賓奴守門員的球員;他對所有訓練過的守門員都充滿了崇高的敬意,他說:「這些年來最令我感到自豪的是我們訓練出很多好的守門員,譬如伊拉素斯(Gorka Iraizoz)、卡文尼、卡斯拿(Kiko Casilla)、柏奧盧比斯(Pau Lopez)、迪亞高盧比斯(Diego Lopez)、艾華利斯(Cristian Alvarez)、古亞迪奧拿(Edgar Badia Guardiona) 等等......他們都由我手上訓練出來,這表示了我們做得相當不錯。」

在尼干奴擔任愛斯賓奴守門員教練的日子當中,他曾舉起了2006年的西班牙國王盃,當時球隊的1號是卡文尼,這亦是球隊最近的一次捧盃;想起當年的成就,喀麥隆人說:「那是個偉大的時刻,或許是這些年來最好的記憶。」他亦曾再一次無限接近歐洲賽錦標,2007年他以教練團身份參與了愛斯賓奴對西維爾的歐洲足協盃決賽,可惜在互射12碼鎩羽而歸。

作為球員也好、教練也好,令人驚訝的是竟然從來沒有豪門由愛斯賓奴「撬」走尼干奴。「巫師」與他的球隊之間有著特別的連繫,他說:「我對愛斯賓奴有著永恆的愛,這球會就像是我的孩子,需要我去照顧他的成長;這些都是所有曾經到來,和現在仍在這裡的人所希望的。我們都對球會有特別的感情,或許今時今日的足球已失去了一部分這樣的感情,但這裡有著所有人都相信的價值,而且並非只與金錢有關。」這位教練不只在嘴裡如是說,數年前他更是付諸行動,拒絕了一份條件優厚的邀請,可見他對球會的感情。「我收到了來自卡塔爾Aspire Academy的邀請,這是我收到過的邀請當中條件最吸引的,但因為當時球會的處境,令我不想離開;我接受不到在球會陷於困境當中的時候離他們而去。」他解釋說。

保方兒子命名Thomas致敬

尼干奴的生涯成就,除了令他成了為了無數非洲門將的啟發外,更令他成為了西班牙、非洲以至全球最受尊重和愛戴的守門員之一。尼干奴甚至啟發了「活化石」保方,他在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的演出,讓這名當時12歲的小朋友找到了人生第一個偶像。

說到了與意大利門神之間的軼事,尼干奴憶述:「我記得他在帕爾馬出道,和參加了1998汰國世界盃;當時我與麥保馬(Patrick M'Boma) 一起碰到保方,他跟我說這位年輕人將會是意大利國家隊的未來門將。於是我問他能來參加我的告別賽嗎?他說他會來;然後我在與意大利的比賽後再問他,他再次說他會來參加。後來我想到,我應該問他的球會能否讓他來參加我的告別賽,然後他加盟了祖雲達斯,我便向球會發出邀請但卻沒有收到回覆。然後在我們飛回喀麥隆預備進行告別賽的時候,在起飛前收到他的電話說『我人在巴黎!』『你人在巴黎是甚麼意思?』『我在飛往參加你的告別賽的途上!』於是我立即趕到另一個機場,與他會合並一起飛到喀麥隆。自此之後,一段偉大的友誼就誕生了,當他成為了父親,他因為我而將兒子命名為Louis Thomas;其實他從來沒有告訴過我,這是我在媒體報導上得知的,真的很驚喜,而且我亦因而非常感恩。」

神奇的是,在這場告別賽的20年過後,這兩名球員仍然活躍於世界球壇「我告訴保方,當他舉行告別賽時,我也要參加並且落場,即使只有2分鐘的時間!」尼干奴開玩笑說。這分鐘或許將會是尼干奴最後在鏡頭前踢球的時間,同時在鏡頭以外,他將會繼續在愛斯賓奴分享他的智慧。

原文、圖片:La Liga

翻譯、編輯: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