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談百分百的愛情
2021年03月21日08:09

  原標題:所有關係都是這樣變親密的

  作者:末那大叔

  “你可以接受另一半的過去嗎?”

  接受與否,都是選擇;

  而在愛情里,成年人更注重態度。

  《怦然再心動》里,王子文先是闢謠了自己結婚的傳聞。

  之後在聊起原生家庭時,她說自己曾一直渴望在親密關係中獲取愛。

  於是在二十幾歲的年級,不停地戀愛,交男朋友。

  最後,她又直接地向約會對象吳永恩袒露:

  “我確實有一個小孩。”

  說實話,無論是誰,在面對這一系列消息時,都會有些許緊張和無措。

  吳永恩也一樣,他肉眼可見地慌了:

  手指玩著衛衣上的抽繩,不停地抿著嘴唇,然後不斷喝水。

  可真正讓人感到欣慰的是,他之後的舉動。

  離開座位自我調整了一會之後,他回來就毫不猶豫地給了王子文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也很驚訝。但我還是覺得她是我認識的那個王子文。”

  愛情里最容易有後患的,不是相互坦誠地分享過去,

  而是一直藏著掖著什麼都不說。

  “喜歡的東西依舊喜歡,但是可以不擁有;

  害怕的東西依舊害怕,但是可以面對。”

  你要相信,愛你的人,能接受你,也就可以接受你的過去。

  看過一部愛情劇,男主劉誌浩是一位單親爸爸。

  他的初戀偷偷生下孩子後就離開了。

  於是他的生活開始“一切以兒子為主”,其次是照顧父母的感受,最後才是自己。

  多年來都沒有談過一段戀愛——既怕耽誤了別人,也擔心讓兒子受委屈。

  直到李靜仁的出現,打破了這種平靜。

  記得他們在一起後,男主的父親問他:

  “李靜仁,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第一個把我當成劉誌浩看的人。”

  有人說,愛情的樣子是圓的,可以包容所有的棱角。

  深以為然。

  當你決定愛一個人,就表示可以接受ta的全部。

  而被你愛的人,也會因此有勇氣,立正站好面對過去的一切。

  陳鬆伶在《浪姐1》的初舞台中,是第一個上台的。

  大家都以為她天生就如此樂觀和積極,事實並非如此。

  過去的她,一直被母親逼著賺錢而進入娛樂圈;

  眼看著快要熬出頭的時候,又被經紀人騙走了所有積蓄。

  積鬱成疾,身體出了狀況:患上子宮肌瘤,再也沒有辦法生孩子。

  好在遇到了張鐸,他不在乎陳鬆伶的生育情況,也不糾結她的精神狀態。

  只關心她過得開不開心,能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果你享受的話,可以出去工作;

  如果你感到累了,那五鬥米的事就交給我。”

  常有人說,某人的出現是救贖,將自己從泥潭連根拔出。

  其實他們未必是解決了什麼問題,而是給予了精神上的慰藉。

  讓你知道:原來我是值得的,也依然被愛的。

  正如那句話所說,“最愛你的人,他不是看見你的光芒匆匆向你趕來。

  而是看你在泥土裡面,艱難前行。

  不顧你的狼狽,溫柔地向你伸出了雙手。”

  趙寅成曾演過一個角色,小時候的經曆給他留下了陰影,患上精神問題。

  作為公眾人物,他深受大眾喜愛——長得帥,文筆又出色,僅此而已。

  可對於女主而言,看過他所有狼狽的樣子,

  甚至見過他發病時的另一個人格,依然願意與他擁抱、親吻。

  我想這大概就是喜歡和愛的區別。

  “愛從來都不是將對方理想化,愛意味著,你接受某個人的失敗、愚蠢、醜態。

  我們在愛情里要做的,不是喜歡一百分的人,而是百分百喜歡一個人。”

  如果你身邊,也有一個這樣的人:

  無論他做什麼都覺得可愛,不管他處於什麼狀況都能接受。

  那恭喜,你心動了。

  相愛就是自我暴露的過程,這期間甚至會經曆疑惑、冷淡、迷茫,但你要相信,最終的結果一定是:“朝暮與年歲共往,與你一同行至天光。”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