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與Audi Sport的日子
2021年03月18日17:14

在上月的專欄中,我曾提及過一部當時於上海浦東街道上舉行的賽事中我曾經駕駛過的2010 Audi A4 DTM賽車,這場比賽帶給我很多美好回憶,但同時亦是一場不太順利的比賽。

那年11月,一次我和太太在外用餐時,竟收到時任Audi Sport主理人Dr. Ullrich的來電。那一年我曾替Audi Sport參戰過雪邦12小時耐力賽,那場賽事我有不錯的發揮,並能和傳奇的Joest Racing一同取得亞軍,也許這就是Dr. Ullrich邀請我參賽的緣故。能夠參加DTM賽事是一個夢寐以求的機會,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可是這次比賽實在來得太急,我未有機會在賽前進行測試。而且比賽是在那年的澳門格蘭披治大賽之後便立即舉行,我在完成澳門的比賽後便直飛上海參賽。

我被安排代表Phoenix Racing Audi車隊出賽,隊友是Mike Rockenfeller。去到賽場後,我立即進行倒模,讓車隊為我製造座位。那時的DTM賽車真的是非常厲害,賽車的設計、空氣動力組件、引擎,整部車徹頭徹尾就是一部放了碳纖蓋的方程式賽車。那一年我在參加WTCC,但房車跟這部DTM賽車是完全兩個世界的事物,那一次我就像從新開始學習賽車一樣。

在經過很多很多會議、講解、討論、拍攝和與媒體工作後,我終於駕駛著DTM賽車進行首次練習。很有趣的是,我們除了平常的駕駛練習外,亦會花很多時間進行pit stop練習。DTM的pit stop跟我參加耐力賽的非常不同。耐力賽每次pit stop要花上30秒來進行,DTM的只要4秒鐘,就像F1一樣。對我來說,這也許是最難去適應的。在DTM的軚盤上有一個hand brake按鈕,最主要的用途就是在pit stop上確保後輪不能轉動。整個pit stop過程就是入pit、按hand brake、賽車升起、換胎、賽車降下、彈極力子、出pit,整個過程只需4秒鐘。

正式比賽前,我只有兩節練習賽和一節只有15分鐘的熱身時間。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熟習新車隊、新車、新賽道已經是極不容易,同場參賽的更有一大堆賽車界響噹噹的名字:David Coulthard、Maro Engel、Ralf Schumacher、Markus Winkelhock 等等,而這是世上出名競爭最激烈的比賽之一,而我當時只是一名新人。在全部3個環節中,我都是最後一名,當時的我只能拚命不斷學習提升自己的能力。其中煞車更是最令我驚嘆的部分,這部DTM賽車在直路末段達到時速250kph時,只需要50米就能將車減速入彎,這是我從沒有嘗試過的經歷,因此我十分享受駕駛這賽車的每分每秒。

接下來的排位賽被分成3部分進行,每次也會有一定數量的車手被淘汰。我決定使出百份百所學去挑戰。非常驚喜地,我的Q1非常順利,在全場18部賽車中排第7名。說實話,我對自己取得的名次感到非常驚訝,同時也令我對Q2充滿信心。可惜在Q2進行到一半時,我在彎角內撞到彎心,賽車直指牆上,車頭及車身受損,我需要退出排位賽。

回到維修站後,車隊跟我說賽車受損程度不輕,防滾架有小部分被撞至變形,賽車無法及時維修趕及出賽,即時說我需要退出賽事了。當時我真的感覺很失望,一次夢想中參賽機會瞬間變成了一場惡夢。儘管如此,我仍為我能全情投入去挑戰而感到驕傲。我經常想像,假如我沒有發生這次意外之後的比賽會甚樣。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後悔去試圖將車發揮至極限。這次是我整個職業生涯中最美好,同時又很快變成最差強人意的一次比賽。說到底,這也是我其中一次最珍貴的經歷。在此我要感謝Audi Sport在2010年帶給我這次了不起的參賽機會。

歐陽若曦

首位於世界賽中取得成功的香港賽車手。自八歲起接受正規賽車訓練,多次代表香港揚威海外,是至今唯一曾當選「香港傑出運動員」榮譽的賽車運動員。除比賽外,近年亦致力推廣賽車運動,創立非牟利的「歐陽若曦明日之星賽車培訓計劃」,為本地小童及青少年提供低門檻途徑,體驗安全而正規的賽車運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