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B站等視頻平台互訴侵權,誰在抄襲誰?
2021年03月18日14:44

  “貴圈真亂”

  記者:吳濤

  近日,“愛奇藝起訴B站”衝上熱搜,愛奇藝方面對中新網回應:確有此事,是常規的維權。

  事件的背後,近來視頻網站涉及版權侵權的糾紛頻發:愛奇藝起訴B站、樂視網起訴愛奇藝、優酷起訴樂視網、西藏樂視網起訴優酷、西藏樂視網起訴愛奇藝、愛奇藝反訴西藏樂視網……

  這些糾紛案中,部分案件判決書已公佈,部分還在審理中。

  對此,有網友評論:貴圈真亂。

  視頻平台掀侵權訴訟潮

  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顯示,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公開與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B站)相關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件的開庭公告,案號為(2021)京0491民初11434號等,由北京互聯網法院經辦。開庭日期為2021年3月23日。

來源:天眼查截圖
來源:天眼查截圖

  天眼查App顯示,愛奇藝此前曾因《中國有嘻哈》節目起訴B站,獲賠共計53500元。

  整體上看,在線視頻領域的侵權糾紛頻發,“別人侵權我,我也侵權他”現象突出。例如,多起愛奇藝起訴其他企業侵權的糾紛判決書顯示,以愛奇藝獲賠告終。

  同時,多起西藏樂視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的一審判決書則顯示,愛奇藝敗訴賠償。

  其實,不僅僅是在線視頻,音樂、圖片等領域類似侵權糾紛案件也頻發,整體上看,侵權必被追責。

  例如,1月11日公佈的華宇世博音樂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原告)與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 被告快手App提供音樂專輯《李宇春》中歌曲《千與千尋》、《阿麼》歌曲的使用,網絡用戶通過快手App拍攝視頻時可以選擇上述兩首歌曲作為視頻背景音樂,被告行為嚴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法院一審判決快手賠償原告經濟損失。

  對於視頻平台之間的糾紛,不少網友看熱鬧不嫌事大。如,愛奇藝起訴B站案件還未開庭就已引發熱議。有網友表示,“誰會員免費我占誰,就憑B站會員沒廣告,這次我占B站。”但也有網友回懟,“懂法?免費、沒廣告,不是可侵權的理由。”

  “避風港原則”被濫用

  中新網記者梳理髮現,在多起侵權糾紛案件中,“避風港原則”被頻頻提及。

  例如,裁判日期為2020年12月11日西藏樂視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愛奇藝辯稱,被告不構成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涉案作品顯示為用戶上傳,被告僅為網絡服務提供者,應適用通知-刪除規則。

  裁判日期為2020年12月2日西藏樂視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另,裁判日期為2020年12月2日的西藏樂視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愛奇藝公司辯稱,涉案作品由用戶上傳,被告為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適用避風港原則,多個案件為同一用戶上傳,同源文件,只是端口不同,重複起訴。

  但對於上述兩起案件,法院一審判決,被告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賠償原告西藏樂視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分別為1萬元和1.5萬元。

  實際上,在2018年,國家版權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信部、公安部聯合開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劍網2018”專項行動,有關部門就約談過快手、B站、微視等15家企業。

  當時相關負責人明確,未經授權不得直接複製、表演、傳播他人影視、音樂、攝影、文字等作品,不得以用戶上傳為名、濫用“避風港”規則對他人作品進行侵權傳播。

  2020年,“劍網2020”專項行動中,四部門還開展了視聽作品版權專項整治,嚴厲打擊短視頻領域存在的侵權盜版行為,嚴厲打擊通過流媒體軟硬件傳播侵權盜版作品行為。

  “視頻平台利用層出不窮的新技術規避‘避風港原則’,縱容用戶侵權,並以用戶自己上傳的內容為由搪塞,是在耍流氓”,有評論認為,因為“避風港原則”不是侵權的避風港。

  對於視頻平台之間的侵權糾紛訴訟,

  你怎麼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