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崢辭任拚多多董事長 將投身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基礎研究
2021年03月17日18:53

  新浪科技訊 3月17日晚間消息,拚多多創始人黃崢發佈2021年度致股東信,宣佈經董事會批準後將董事長職位交棒給現任CEO陳磊。在不再擔任董事長和拚多多管理職位後,黃崢1:10的超級投票權也將失效,名下股份的投票權將委託拚多多董事會以投票的方式來進行決策。黃崢明確承諾,個人名下的股票在未來3年內繼續鎖定,不出售。

  黃崢在致股東信中解釋這一重要決定時表示,因為疫情等原因導致的外部環境的劇烈變化,加速了拚多多內部業務和管理的迭代。拚多多從一個純輕資產的第三方平台,開始轉重,在倉儲、物流及農貨源頭開始進行新一輪的投入,新的業務開始在拚多多內萌芽並迅速成長。這既改變了拚多多,更催生了、鍛鍊了新一代的領導者、管理者,“是時候逐步讓更多的後浪起來塑造屬於他們的拚多多了”。

  為擴大農產品上行的市場規模,2020年四季度拚多多加大對“多多買菜”等業務的重投入,提供生鮮和百貨的自提服務,以幫助農戶和分銷商直接對接消費者,並推動農產品流通降本增效。3月17日發佈的最新財報顯示,拚多多四季度實現營收265.477億元,較上一年同期增長146%,全年實現營收594.919億元,較上一年同期增長97%。平台2020年GMV為16676億元,較2019年的10066億元同比增長66%。

  在持續創新推動下,拚多多從3年前“剛上小學的小孩”迅速成長為“正進入青春期的少年”。2018年上市時,黃崢曾在致股東信中表示,拚多多是一個公眾機構,它為最廣大的用戶創造價值而存在。它不應該是彰顯個人能力的工具,也不應該有過多的個人色彩。“希望今天我退董事長會有助於這位少年獨立成人”,2020年3月17日,黃崢進一步用實際行動推動拚多多迅速成為一家成熟的、國際化的公眾機構。黃崢在2021年度致股東信中表示,辭任董事長後,將投身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基礎研究。

  以下為黃崢2021年致股東信原文:

  今年的股東信提前了一點,是為了及時和大家同步一個消息。剛剛開完的董事會上,董事們批準了我辭去拚多多董事長職位的請求,陳磊將從即日起接任董事長,並繼續擔任CEO一職。在不再擔任董事長和拚多多管理職位後,我的1:10的超級投票權也將失效。我名下股份的投票權將委託拚多多董事會以投票的方式來進行決策,同時我個人承諾個人名下的股票在未來3年內繼續鎖定,不出售。

  去年7月1日我卸任了CEO,原本計劃在一年整的時候和陳磊完成董事長職位的交接。兩個原因讓我們決定將這個計劃中的交接進一步提前了一些。

  一是行業競爭的日益激烈甚至異化讓我意識到這種傳統的以規模和效率為主要導向的競爭是有其不可避免的問題的。要改變就必須在更底層、根本的問題上採取行動,要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礎理論上尋找答案。雖然拚多多自身還很年輕,還有很厚、很長的雪坡,還有比較長時間的高速增長空間,但如果要確保它10年後的高速高質量發展,那麼有些探索現在已經是正當其時了。我作為創始人,跳脫出來去摸一摸10年後路上的石頭,可能是比較適合的人選。如果還能結合我自身的興趣,那就再好不過了。

  二是因為疫情等原因導致的外部環境的劇烈變化,也加速了拚多多內部業務和管理的迭代。拚多多從一個純輕資產的第三方平台,開始轉重,在倉儲、物流及農貨源頭開始進行新一輪的投入,新的業務開始在拚多多內萌芽並迅速成長。這既改變了拚多多,更催生了、鍛鍊了新一代的領導者、管理者,也是時候逐步讓更多的後浪起來塑造屬於他們的拚多多了。

  那麼,後面的拚多多會是什麼樣子呢?我未必能決定,但卻可以快樂地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想像。

  首先,拚多多會是一家永遠把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價值放在第一位的社會的企業。我們踐行的“普惠、人為先、更開放”的新電商理念將在未來的日子裡更鮮明地為行業和公眾知曉。它面向最廣大的人群,一點一滴的作出改進,努力為消費者,為社會創造價值,不論它是顯著的還是不容易被看見的。也因為此,它將越來越受到大眾的歡迎。它所面臨的各種藩籬也會慢慢被打破,即使有時候會需要一點時間,甚至可能會有波折。但是“普惠,人為先,更開放” 應該是個方向,它將在這個新時代綻放出不一樣的活力。

  其次,拚多多會是一家富予想像,不斷迭代創新的企業。Costco+Disney 的願景將會更具象、更生動地展現在面前。雖然當前還只是多實惠、多樂趣的初級階段,但我們已經能夠感受到多實惠疊加上多樂趣後帶來的性質性的微妙的不同,感受到這背後的化學反應產生的 1+1>2 的巨大力量。過去幾年的實踐讓我們更加相信,這個願景是豐富、有趣、值得憧憬、可以追求的。

  第三,拚多多會努力成為一家成熟的、國際化的公眾機構。18年上市時的股東信里有這樣一段話:“我們希望拚多多是一個公眾機構,它為最廣大的用戶創造價值而存在。它不應該是彰顯個人能力的工具,也不應該有過多的個人色彩。與此同時,它應該作為一個獨立的公眾機構,展示它作為一個機構獨特的社會價值、組織結構和文化,並且因循著它自身獨特的命運生生不息,不斷演化。”那個時候拚多多還像一個剛上小學的小孩,而今雖然只過了3年,拚多多卻已像是正進入青春期的少年,看著他的快速變化和成長,一旁的我既欣喜又焦慮。但無論是緊張興奮,還是惶恐,它總會有他自己成長的道路,希望今天我退董事長會有助於這位少年獨立成人。

  退了後我做什麼呢?我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拚多多是農產品起家的,過去幾年里拚多多對農業領域的貢獻主要還是在流通領域。通過提升流通領域效率,去中間補兩頭來讓農民和消費者獲益。但流通效率的提升畢竟不能從質上提升農產品的附加值,也不能性質性的大幅提升身體健康水平。那一步步往縱深走,我們能做些什麼呢?

  比方說,通過對農產品種植過程的方法的控制,我們是否有可能對馬鈴薯、蕃薯、西紅柿等的潛在有害重金屬含量進行可靠有效的控制,同時對其可能有的、有益的微量元素進行可控的、可標準化的提升?如果以後有一種西紅柿,每一顆都含有最適合我們身體的VC等微量元素,那我們的生活質量是否就會有明顯的提高?

  再比如,如果我們能夠比較透徹的瞭解不同的植物蛋白和動物蛋白在攝入人體後的變化和作用,進而通過植物蛋白來合成生產出肉的替代品,那這種新的素雞2.0是否有可能成為更健康、更綠色的穩定供給?

  如果我們再進一步,深入到蛋白質結構及在人體內的性狀的研究,我們是否有可能沿著2016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的分子機器的道路,進一步研究出蛋白質機器人,可以進入到人的腦部血管進行疏通,避免中風?

  小時候,老師問我們長大了想做什麼,我和很多人一樣說想成為科學家。而今一晃已過不惑之年了,想成為真正的科學家也許已經不太可能了,但如果我努力,把中學里最喜歡的化學、大學里學的計算機、工作中學習的經營管理結合起來,我天真的想,說不定也能再做出點有意思的事兒。成不了科學家,但也許有機會成為未來(偉大)的科學家的助理,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