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大數據發現打呼越久,男性不育風險加劇
2021年03月15日06:53

原標題:13年大數據發現打呼越久,男性不育風險加劇

原創 K.K MedSci梅斯

導語:超2萬人研究發現:睡覺打呼或是男性不育先兆!

Everydayhealth

大部分人覺得打呼嚕是睡覺香甜的表現,但從醫學角度來看,鼾聲如雷並不是說明睡得熟、睡得香,而很有可能是患上了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徵。3月2日,根據同濟大學附屬天祐醫院報導,41歲的馮先生半年前來到醫院神經內科求助。他體型偏胖,6年前開始出現睡眠時打鼾,鼾聲較響,夜間憋醒等情況。

馮先生表示,早晨起床時常感到口乾舌燥,白天工作精神不佳,感覺乏力,易打瞌睡,還總是注意力不集中,反應速度也減慢不少。而且,他已有高血壓病史2年。在神經內科王宗文博士的幫助下,馮先生經減重,配戴無創呼吸機等治療,如今不但不打呼嚕了,精神狀態明顯好轉,血壓也降至正常範圍。

打呼這事兒可大可小,發現症狀的朋友建議還是及時就醫,畢竟睡眠呼吸暫停給睡眠質量帶來的危害極大,特別是對於男同胞們來說,睡眠呼吸暫停有不育的風險。

睡眠呼吸暫停有不育風險

近期,來自中國台灣的科研團隊在JAMA NETWORK OPEN上發表一項研究發現: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OSA)與不育風險增加24%有關。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OSA)是由睡眠期間上呼吸道(喉嚨後部)反複塌陷引起。上呼吸道完全塌陷至少十秒鍾的發作稱為呼吸暫停,它會導致人缺乏足夠的深度睡眠,通常伴有打呼,OSA的嚴重程度與肥胖者的生殖激素相關。

wikipedia

2019年Lancet Respir Med“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與全球經濟負擔”報告顯示,睡眠呼吸暫停已影響到全球超10億人的健康。30歲-69歲成人中,輕到中度患者9.36億、中到重度患者4.25億,我國睡眠呼吸暫停患病人數居全球首位,達1.76億。

在本研究中,納入了在2000年1月1日~2013年12月31日期間,被診斷為不孕不育症、且至少有3次門診或1次住院的男性患者。並按照年齡、性別和診斷日期分類,共納入4607例男性不育症患者(平均年齡34.18歲)。18428名參與者(平均年齡34.28歲)作為對照組。

Yi-Han Jhuang, MD.Association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With the Risk of Male Infertility in Taiwan.JAMA Netw Open. 2021.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20.31846將OSA暴露時間分為不育症診斷時為1年以下(短期)、1~5年(中期)、5年以上(長期),OSA暴露時間越長,不育風險越高。在超過5年時,OSA患者的不育風險高於無OSA的患者。研究表明,OSA患者的不育風險是無OSA患者的1.24倍。隨著OSA暴露時間延長,不育的風險顯著增加,且有統計學意義。
不育症和OSA之間的關聯持續氣道正壓(CPAP)可能是治療OSA的首選方法,一些手術干預對某些患者群體也可能獲益,但是如果不進行CPAP或手術治療,不孕症的風險則會增加。數據表明:在不育症組(n = 60)和無不育症組(n = 246)中,約50%的OSA患者接受了治療。從統計學上看,沒有接受任何治療的OSA患者,其不育症的風險顯著增加。
不同的治療類型,對OSA患者的作用

中年男性OSA發病率為4%,根據年齡對參與者進行分層,可以發現,在40歲以下的參與者中均存在OSA帶來的不育風險增加,而且18-24歲年齡層增加最多,竟然高達229%。同時患有OSA和其他合併症也會進一步加劇不育風險。

當然,本研究存在一些局限性。比如,健康數據庫(NHIRD)中沒有提供全面的信息,包括血壓、體重指數、工作班次、家族史、吸煙習慣、飲酒、門診部的藥物或治療情況,而這些數據的缺乏可能影響本研究的結果。

此外,NHIRD沒有提供男性不育症的參數數據,如精子數量、DNA、生殖激素水平。研究人員也無法獲得多導睡眠圖,無法考察睡眠碎片化的程度與不孕症間的關係。

事實上,睡眠障礙的流行似乎與精子質量的下降是同時發生的,精子質量通常作為男性生育力的常見指標之一。而睡眠障礙大致包含失眠、晝夜節律性睡眠障礙以及OSA等。

2018年12月,Sleep Medicine Reviews發表一項關於睡眠障礙與男性不育症之間的關係研究,來自澳州睡眠與時間生物學中心的Gaurie Palnitkar等人認為:在過去40年中,男性生育力有所下降,高達50%的男性不育病例仍無法解釋,儘管與環境和肥胖有關,但是睡眠障礙也可能是一個無法忽視的因素。

Gaurie Palnitkar et al. Linking sleep disturbance to idiopathic male infertility.Sleep Medicine Reviews(2018).DOI: 10.1016/j.smrv.2018.07.006睡眠不足可能會改變性腺激素水平。曾發表在JAMA上研究發現:有10名健康男性參與者在接受1周睡眠不足(每晚5小時睡眠)試驗後,睾丸激素水平降低。睡眠不足是OSA、失眠等多種睡眠障礙疾病的特徵。
根據睡前狀況,測定24小時血清睾丸酮和血清皮質醇的分佈情況

Leproult R, Van Cauter E. Effect of 1 week of sleep restriction on testosterone levels

in young healthy men. JAMA. 2011.DOI: 10.1001/jama.2011.710

德國呂貝克大學對15名健康男性的研究中發現,在前半夜(22:30至03:30h)睡4.5小時與睾酮濃度的顯著降低有關。

黃體生成素(LH) b.睾丸素 c.連續兩晚8小時(白點)和4小時(黑點)睡眠後體內催乳素水平

Schmid SM, Hallschmid M, Jauch-Chara K, Lehnert H, Schultes B. Sleep timing may modulate the effect of sleep loss on testosterone. Clin Endocrinol (Oxf). 2012. DOI: 10.1111/j.1365-2265.2012.04419.x

當患有男性不育症且存在睡眠障礙的情況下,可以通過補充褪黑素來改善精子質量。褪黑素是一種關鍵的晝夜節律激素,褪黑素分泌中斷可能會影響睾丸功能和生育功能,導致睾丸局部氧化失衡,從而增加精子DNA損傷的敏感性。

2014年9月,西班牙梅里達巴達霍斯大學生理學系Ignacio Bejarano等人在對30名不育男子進行的一項研究後發現,褪黑素可能發揮有益作用。在每晚服用褪黑素6毫克,90天后觀察到DNA碎片率顯著降低,還尿液和精液總抗氧化能力增加。

在一項觀察性研究中,夜班工人與日班工人相比,睾丸激素分泌高峰期延遲。不過,晝夜節律紊亂(如輪班工作中)對男性生育力的影響尚待充分闡明。

在歐洲,一項關於輪班工作和亞生育的大型多中心流行病學研究中,沒有觀察到男性輪班工作與生育之間的關聯。同樣,最近對501對試圖受孕的夫婦進行的一項觀察性前瞻性隊列研究發現,夜班或輪班工作與精液質量(包括DNA碎片指數)之間沒有關聯。

現代社會中,睡眠障礙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它對男性生育力有著潛在影響。如果特定的睡眠障礙和精子質量之間的因果關係得到證明,那麼,治療睡眠障礙可能會提高精子質量,從而提高生育力。

NASD可能增加女性不孕風險

2018年1月,一項睡眠醫學頂級期刊sleep上的隊列研究顯示,非呼吸暫停睡眠障礙(NASD)也會增加女性不孕的風險。NASD指的是睡眠呼吸暫停以外的其他睡眠障礙。一般而言,患NASD與其他共病的風險增加有關,共病就包括高血壓、2型糖尿病(DM)、慢性腎臟病(CKD)、心血管疾病和中風等。

在本研究中,納入了2000年~2010年期間16718名診斷為NASD女性患者和33 436名對照組女性患者。NASD組平均隨訪時間為5.02±5.25年,對照組平均隨訪時間為5.10±5.46年。

在11年的隨訪中,與對照組(無NASD人群)相比,NASD患者女性不孕的風險是對照組的3.718倍。15~45歲台灣女性的不孕率為10.01%;35~45歲台灣女性的不孕率上升至24.57%,與國際上的不孕率一致。

隨訪結束時發現:NASD組中29名參與者出現不孕症,對照組中34名參與者出現不孕症。在NASD組中,36-40歲患者不孕比例最高(28.05%),其次是≥41歲的患者(27.03%);20-25歲的患者比例最低(8.18%)。

按照NASD分析,20~45歲女性不孕症累計發生率

I-Duo Wang et al. Non-Apnea Sleep Disorder Increases the Risk of Subsequent Female Infertility-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Sleep 2018. DOI: 10.1093/sleep/zsx186

在隨訪期間,NASD隊列的女性不僅不孕症發生率較高,伴有的共病的發生率也較高。在伴隨的共症中,多囊卵巢是不孕症的主導因素,其次是子宮內膜異位症。NASD與多囊卵巢、子宮內膜異位症和子宮肌瘤等之間存在混雜性相互作用。由於這些共病本身增加了不孕風險,NASD患者則更有可能不孕。在NASD患者中,女性不孕症的平均持續時間為3.27±2.37年。

表中顯示了不同類型的NASD對女性不孕的影響

I-Duo Wang et al. Non-Apnea Sleep Disorder Increases the Risk of Subsequent Female Infertility-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Sleep 2018. DOI: 10.1093/sleep/zsx186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人們使用電子設備的時間大幅增加,特別是青少年這群人,而且他們的睡眠生物鍾大多是延遲型,常常直到深夜還是精神振奮,到中午才能睡醒。這些因素自然而然地就會導致睡眠不足、週期紊亂、失眠、焦慮和抑鬱的發病率大幅上升。

今年1月10日,健康時報就曾報導長沙某高校大三學生小娟,兩年前開始經常和幾個朋友熬夜玩遊戲,結果發現自己老是失眠、愛出汗、月經也不正常,於是來到長沙市婦幼保健醫院,檢查後被確診為卵巢早衰。聽說可能終身不孕,傷心欲絕。

長沙市婦幼保健醫院生殖中心主任毛增輝主任醫師介紹,她曾經在一天接待了5對母女,都是媽媽帶著讀大學的女兒來看病,結果讓人吃驚,其中3個女生被確診為卵巢早衰。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長期熬夜玩遊戲。”毛增輝提醒:“最好能在晚上10點就上床睡覺。”

由此可見,女性不孕風險升高和睡眠好壞息息相關。睡得好,有助於恢復體力、改善記憶力;睡得不好不僅會影響情緒,長此以往還會誘發不孕不育。

在這裏,我們給出以下睡眠建議:

1、製作一個作息表,不隨便打破,保持就能獲得高質量的睡眠。

保持自身的睡眠時間與設定的生物時鍾同步,當睡眠達到一定時間,大腦即發送指令,就會自然醒來。

2、校準睡眠生物鍾,早晨的光線可以讓生物鍾運行得更準時,起床後建議拉開窗簾,迎接早晨的陽光,用最自然、最簡單的方式幫助我們校準生物鍾。

3、偶爾熬夜了,儘量不要打亂平時起床的時間點,多喝水和食用新鮮水果補充維生素,白天適當補充睡眠,午休不要超過2小時。

4、自我評估睡眠狀況,認真對待可能存在的睡眠問題,發現相關疾病需要請專業醫生評估和積極治療。

5、飲食要規律,合理搭配營養,控制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避免傍晚飲用含咖啡因的神經刺激性飲料,比如奶茶、可樂、茶水、咖啡等。

6、堅持參加體育鍛鍊,特別是有氧運動,養成定期鍛鍊的習慣。

來源:梅斯醫學綜合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