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版成“萌經濟”健康發展的絆腳石 要對山寨產品說不
2021年03月15日03:12

原標題:盜版成“萌經濟”健康發展的絆腳石 要對山寨產品說不 來源:法治日報

盜版成為“萌經濟”健康發展的絆腳石

“萌經濟”要對山寨產品說不

  □ 本報記者  韓丹東

  □ 本報實習生 王 雪

  當下,在萌寵、動漫、二次元等“萌文化”的支撐下,“萌經濟”迅速崛起,成為一種新的經濟業態。“萌文化”最早起源於日本動漫,逐漸形成一種都市文化潮流。在資本大量投入之後,大量“萌文化”IP被開發,“萌經濟”的生產力不斷被解放,加之新媒體的廣泛傳播,使得“萌經濟”生成了發達的產業鏈。

  所謂“萌經濟”,就是由“萌文化”衍生出萌系列產品而發生的經濟行為。如國際卡通形象品牌公司Line Friends利用聊天工具“LINE”的表情包卡通形象開發了系列衍生品,在五年時間里,Line Friends開了160多家線下店舖、12個線上店舖,覆蓋19個國家和地區,經濟效益極其可觀。再如,重慶版小豬佩奇的點擊量已經高達數百萬,佩奇已經被網友們特別是“90後”戲稱為“一頭不賣肉卻照樣贏得尊重的小豬”,其“萌經濟”的效應已經產生。

  “萌文化”漸趨成為拉動消費的重要力量之一。據悉,2019年電影《大偵探比卡超》上映時,票房表現強勁。而作為過去20多年來非常受歡迎的動漫形象比卡超,其產權方通過產品銷售、衍生授權等,累計獲利超900億美元。

  由“賣萌”變賣“萌”,“萌經濟”作為一種新興的經濟業態,已經迅速發展壯大。但日益走俏的“萌經濟”在滿足消費者需求的同時,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亟待規範。

萌文化吻合心理需求

支撐萌經濟迅速崛起

  從手機外殼到零食包裝,從玩具玩偶到貓爪杯,從網絡表情包到日常用品,大量擁有萌物加持的商品,越來越受市場青睞。“萌經濟”已悄然崛起,成為一種新的經濟業態。而這一切的起源是“萌文化”。

  “萌文化”的魔力為何如此強大?“萌文化”這種超越性別、超越年齡的可愛力量對人的吸引力從何而來?

  奧地利動物學家康拉德·柴卡里阿斯·洛倫茨曾提出一個理論,描述人類普遍具備對“生物幼體”青睞的本能情緒,即“幼體滯留”。幼體的共性當屬可愛,所以人們喜歡一切有幼體特徵(大眼睛、大頭)的東西,是人的天性。“萌物”的“幼體特徵”,比如大眼睛、天真無邪、小巧可愛,正是迎合了人們的這種心理。

  在深圳從事信息編程工作的張偉(化名)喜歡收集各式各樣的萌物。他收藏了8隻貓爪杯,房間里擺滿了印有比卡超、小豬佩奇圖案的抱枕、沙發墊……“我喜歡一切萌的東西,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回來後,看到這些可愛的飾物可以緩解壓力,而且把錢花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上何樂而不為呢。”張偉說。

  對此,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文化法治研究中心及法律系主任鄭寧說:“萌文化具有很強的解壓、減壓效果,能滿足快速工作和生活節奏下的人們的情感需求。商家正是抓住了當下人們的心理訴求,讓‘萌經濟’迅速生根發芽。”

  在鄭寧看來,“萌經濟”的受眾主要是“Z世代”(1995年至2009年間出生的人),他們追求消費過程的快樂、個性化等精神回報,受動漫、二次元影響較大,“萌經濟”符合他們的消費理念。

  隨著“Z世代”崛起,國內有關“Z世代”消費浪潮的話題也引發關注。據不完全統計,這一群體數量已經高達1.5億人,呈現出與上一代人截然不同的消費傾向:追求消費過程的快樂以及個性化等精神回報,他們需要企業為其提供相匹配的產品和服務。

  “‘萌經濟’將這種人性的需求挖掘出來了,然後抓住這個特點,滿足人們這種需求。從早些年就紅火起來的寵物,到現在各式各樣的萌物,都是因為滿足了人們的這種需求而廣受歡迎。”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說。

萌產品存在盜版問題

知識產權管理須加強

  當前,很多品牌也主打與“萌文化”的融合品,從而給消費者帶來天然的親近感,使得消費者樂意為其買單,但“萌經濟”在當前發展階段也存在很多問題。

  2019年,星巴克中國門店推出一款櫻花粉的貓爪杯,備受消費者喜愛,後來一度被炒到上千元。然而據瞭解,購買過星巴克貓爪杯的消費者對其實用功能和質量頗有微詞。

  賬號為“老李頭就是牛”的網友評價:“就是為了圖個新鮮,這個(貓爪杯)的實用性真的不強,就那麼點空間,倒了一杯水還不夠我喝一口的。”賬號為“ma”的網友評價:“帶包裝看著還不錯,但是拆了包裝後就是一個普通的杯子,不值這個價格。”

  同時,質量參差不齊,山寨成風也成為這些“萌產品”的問題所在。

  據瞭解,每當爆款“萌產品”熱銷時,盜版問題便隨之而來。在浙江省義烏市商品批發城中有各式各樣的“萌產品”,比卡超玩偶、小豬佩奇抱枕、貓爪杯、Uniqlo聯名款T恤等,這些產品多為山寨產品,質量參差不齊。

  《法治日報》記者在某電商平台輸入“比卡超”,會出現各式各樣的比卡超產品,但是來源於不同的商家,價格不等,同類的“比卡超愛心包”價格最高相差40元左右。

  小張是浙江義烏某工廠工作人員,主要從事貨品選購與銷售的業務,他告訴《法治日報》記者:“每當有熱銷的產品,我們就會把原單買回來做參考。我們也有設計人員,他們會分析原產品,使用什麼材質、什麼顏色,然後我們自己就可以做了,再把產品銷售到網店、實體店各個渠道。”

  據瞭解,這些工廠生產的“萌產品”基本按照1:1打版,但是材質和原版不同,成本低,一個貓爪杯成本價在7元左右,比卡超小抱枕成本價不超過10元。“因為控製成本,產品難免還是會有瑕疵的。”小張說。

  鄭寧指出,盜版侵犯了知識產權,對於“萌經濟”持久健康發展產生不利影響,而且盜版往往不能保證商品的質量,導致市場魚目混珠,這是亟須整治的。商家應該遵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產品質量法和電子商務法等法律規定,確保商品質量合格。消費者遇到權益受損,也要積極維權。

  那麼,“萌經濟”在當下如何持續健康發展,成為一個主打性產業,業內專家給出了相關建議。

  趙占領認為,“萌文化”的IP保護涉及不同類型的知識產權。有些是把某一個卡通形象申請註冊為商標,從商標權的角度進行保護;還有些把它登記為美術作品進行版權登記,從著作權的角度進行保護。

  趙占領說:“無論是從商標權還是著作權角度進行保護,都應該打擊知識產權侵權的行為,可以通過民事訴訟,或者向版權、工商行政執法部門舉報來維權。”

  對於“萌經濟”中的盜版亂象,鄭寧表示:“應該由專門部門或人員為萌產品做好知識產權全流程管理,及時進行版權登記、商標註冊、專利申請、商業秘密保護,實現IP創意、製作、確權、存儲、授權、運營、保護等全流程產業鏈管理。當發現知識產權被侵權時,要及時維權。同時在開發IP時,注意不要侵犯別人的知識產權。”

【編輯:田博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