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純公開抑鬱讓人心疼,抑鬱症已成最大的隱形殺手
2021年03月12日17:58

原標題:馬思純公開抑鬱讓人心疼,抑鬱症已成最大的隱形殺手

大家好,我是凹叔。

最近有個熱搜,讓凹叔心生感慨。

馬思純在微博,分享了與姐妹談心的視頻,談到患抑鬱症的始末。馬思純談及卑微的初戀經曆、原生家庭的壓抑,引起彈幕一片共鳴;原來,在小心翼翼這件事上,我們都一樣。
馬思純說,以前自己總是在害怕,怕別人生氣、怕別人難過、怕別人難過,怕別人不喜歡我。甚至在上高速公路時不敢上廁所,只是怕司機師傅覺得麻煩,再難受也憋著。馬思純笑著說出這段經曆時,隔著屏幕都可以感受字裡行間流露出的心酸。

馬思純抑鬱症的根源,來自於她的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她要“懂事”“要讓別人”,她聽到最多的話就是要聽話,要懂事,不能自我。馬思純開始將情緒憋在心裡,她成為了父母眼中的乖孩子。

只有她自己知道,一切並沒有變好。

你可能無法想像,笑起來像海綿寶寶一樣可愛的馬思純,已經病得很嚴重了。

她吃著緩解情緒的藥,3天胖了8斤,情緒瘋狂的時候,會感覺身體僵直、兩腿打晃、從床走到房門口都走不過去,那種狀態,心酸而無助。

馬思純說,“其實後來我才知道我已經病得很久了,我應該已經十幾年沒有睡過好覺了,永遠在夜裡要醒著。”

後知後覺的馬思純,在回顧這些年被抑鬱症折磨的細節時,言語之間,引發觀眾一片共鳴。

令人暖心的是,抑鬱的陰霾在逐漸消散,愛笑的馬思純又回來了。今年2月份初,馬思純為她的粉絲送出了新年的第一份禮物。
其實一切改變,都在悄悄發生。

去年五月,馬思純發微博說,“我始終在這個邊界猶豫,要不要去外面的天地。因為比起外面,我更喜歡藏在閣樓里。可除了我,大家都在外面,甚至在外面愛我。”彼時她對世界,依舊沒有安全感。

在視頻里,馬思純表達了對外面世界的嚮往,“我很想試試有室友的生活”“我現在比較需要群居”。馬思純開始變得自信通透,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也向世界宣示著,人生不是活給別人看的。

馬思純的故事夠溫暖,但對整個社會來說,抑鬱症始終窺伺著。特別是對於明星這種高壓行業,外表光鮮的背後,很多人都有著脆弱而敏感的內心。

最讓人惋惜的大概就是哥哥張國榮了。

2003年,他從香港華文酒店24樓躍下結束了生命。相較於星光熠熠的人生,張國榮的遺書卻只有寥寥數語,“Depression.我一年來很辛苦,不能再忍受。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如此?”因為抑鬱症,一生沒做壞事的“哥哥”,帶著痛苦離開了人間。

甄嬛傳中的“寧貴人”熱依紮,因為參演《長安十二時辰》而遭受謾罵和嘲諷。熱依紮最終崩潰了。

2018年,熱依紮被診斷患有重度抑鬱症,她開始頭疼、胸口疼,整夜失眠,終於整個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頭。有了孩子後,她整個人都柔軟了下來。

孩子會叫“媽媽”的那天,她哭著發了條微博,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她的幸福與激動。有了這味治癒的良藥,她漸漸有了對抗疾病的勇氣。

賈宏聲、蔡玲玲、陳寶蓮、金鍾鉉、喬任梁、黃軒、黃曉明,當你搜索抑鬱症,這串長長的名單足以使你震驚。

而這,不過是八千萬抑鬱症患者生活的縮影。

抑鬱症已經成為僅次於癌症的第二大隱形殺手。

但現實中我們對抑鬱的警惕卻少之又少。

無獨有偶,和馬思純談抑鬱症的同一天,還有一條熱搜,值得我們警醒。

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陶凱元,也在呼籲全社會關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而青少年自殺,每年的數字也在不斷增長,我們已經不知多少次,為這種新聞感到惋惜。
中國人喜歡隱忍,遇到事情總是一個人扛,講究百忍成鋼。情緒崩潰會被評價為脆弱、矯情,對自己的精神狀態羞於啟齒,對心理醫生唯恐避之不及。

在這樣的氛圍中,彷彿被抑鬱症折磨的病人才是有罪的。

但凹叔想說,生活在快節奏的當下,我們真的需要做出改變了。

即便壓力沒有大到情緒崩潰,需要醫生的治療,也要適時的梳理自己的內心。

正好,最近凹叔在看武誌紅老師的這本新書,感覺一下明白了怎麼給自己找一個出口。

武誌紅的《和另一個自己談談心》,圍繞“成長”“孤獨”“自戀”“夢想”四個主題展開。這本書是為哪些朋友準備的呢?

如果你明明沒做多少事,卻經常感到累;不會表達憤怒,習慣做一個好人;

對自己的工作不討厭,卻也不熱愛;覺得比起獨處,與人相處更消耗能量;

渴望被愛,卻也難以投入一段關係。那麼這本書便是為你而寫。

今天凹叔先陪你聊聊其中的兩點。

第一個話題,關於成長。

武誌紅說,“成長,不是走向完美,而是走向真實”。

很遺憾,中國的家庭教育,往往把孩子塑造成乖巧懂事,卻不曾擁有真正的自我。真自我與假自我有什麼區別呢?

有真自我的人,他的自我圍繞著自己的感覺而構建;假自我的人,他的自我圍繞著他人的感覺而構建。

武誌紅說,人需要從滿滿的自戀開始,從照顧好自己開始,需要帶著自己的意誌積極地參與到這個世界里,去愛恨,去體驗成敗得失,讓自己的生命被錘煉,被淬煉。然後才能逐漸形成一個成熟的、人性化的靈魂。

如果一開始就教育一個人必須犧牲自己,反對他的自私,那他就無法形成自我,於是一直停留在全能自戀中。這時,無論他看來是無私的還是自私的,他都是極其幼稚的。

太多的人像馬思純那樣接受著錯誤的家庭教育,我們從小被教育要學會無私和犧牲,而這正是抑鬱症頻發的原因之一。

成長的本質,就是帶著自己的意誌與世界的意誌碰撞,在體驗中被淬煉成鋼,然後才能逐漸形成一個成熟的、人性化的靈魂。

第二個話題,關於孤獨。

關於孤獨,有個悲涼的真相——討好型人格的根源是極致的絕望和孤獨。

懂事,或許是很深的絕望,是孩子覺得父母(最初是媽媽或第一照顧者)無論如何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而產生的絕望,也或許是有很深的恐懼——父母所說的“別出事,別惹事,惹了我們擺不平。”

如果孩子在外面遇到挫折,回家也同樣受挫,他就會覺得無處可去,會陷入絕望。在極少數情況下,絕望會讓他心如磐石。這份堅硬能讓他在社會上生存,但這對孩子來說是很深的傷害。

這樣的孩子總是成為超級好人。

超級好人最失敗的地方,是在伴侶關繫上。

好人藏著這樣的邏輯:我為你付出了一切,你要愛我。這種對愛的渴求,自然會在伴侶關係中達到頂峰。

可是,伴侶關係的根本邏輯是親密。親密,只有通過真實和敞開才能得到,付出卻沒有這個功效。

好人的好,其實還藏著根本性的防禦:真實的我是“壞”的,是沒有人愛的;我若想得到愛,就必須摒棄真實的自己,而成為一個好人。

但這個好人是虛假的。面對一個虛假的人,我們沒有辦法對他產生愛與親密。所以,好人越好,他們與伴侶的關係就越疏遠。

我們應該牢記,對別人好,可以贏得認可與尊重;但若想與人變得親密,只有一條路——真實和敞開!

生命不在偉大的思考中,而是在一次次真實的碰觸與聯結中。

願你在真實中,與另一個自己好好談談心!

希望大家都能做一個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年花開。

《為何家會傷人》

武誌紅 著

磨鐵圖書出品

本書為心理學經典暢銷書《為何家會傷人》百萬暢銷紀念版。該書出版十餘年來,在讀者中引起持久震盪,深深觸動和改變了千萬人,堪稱中國家庭問題第1書。本書中,作者細緻入微地揭示出中國家庭的運行機理,解讀你我的情感模式,用*溫暖有力的文字貼著當下讀者的心,憑藉25年行業經驗,帶領為家庭關係所困的萬千讀者一起踏上自我治癒與尋求幸福和自由的旅程。

原標題:《馬思純公開抑鬱讓人心疼,抑鬱症已成最大的隱形殺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