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波談枕邊書
2021年03月12日17:58

原標題:酈波談枕邊書

原創 酈波 中華讀書報

酈波,南京師範大學教授,江寧織造博物館館長

中華讀書報:您是國內首位文牘學研究方向博士後,研究文牘學有何契機嗎?做學問做到博士後,讀書一定很有方法,願意總結一下嗎?

酈波:應該說是命運的選擇吧,當時自己也想繼續讀博後,而另外一方面也是學科建設的需要,當時符合各方麵條件的恰好只有我,所以一切水到渠成,所以說是命運的選擇。讀書當然有方法,不僅有方法,而且其中有大智慧。我個人給學生們總結過一個“讀書三境”:第一,讀懂書中的人。第二,讀懂寫書的人。第三,讀懂看書的人,也就是要讀懂你自己,此即所謂“六經注我”。

中華讀書報:您一直在課堂上向學生講授中國的傳統文化,後來在《百家講壇》講曾國潘,講張居正,講王陽明,“陣地”轉移,“作戰”策略也會做相應調整吧?

酈波:其實萬變不離其宗。不論三尺講台,還是電視講壇,還是參與很多文化類欄目,我個人定位都是在做大眾教育,在做文化傳播與薪火相傳的事。所以,守住根本,自然可以萬變不離其宗。至於方法和策略的調整,一切因時、因地製宜即可。

中華讀書報:可否談談您的讀書情況?記得十年前在接受《中華讀書報》採訪時,您提到喜歡武俠小說。您最喜歡誰的武俠小說?為什麼港台作家武俠小說創作更突出,能談談您的觀點嗎?

酈波:當然最喜歡的還是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武俠小說屬於通俗文學,從歷史的角度看,民國時期通俗文學的中心在上海,而上個世紀中後期通俗文學的中心就轉移到了港台。這也是上個世紀武俠小說在港颱風靡一時的關鍵。

中華讀書報:武俠小說帶給您怎樣的影響?

酈波:武俠其實是成人的童話。當然,我從少年時就有一個武俠夢。“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中國人的武俠精神其實和儒家的修齊治平的人生理想,在精神上是相輔相成的。

中華讀書報:出自軍人家庭,是否對軍事題材的書也情有獨鍾?

酈波:是的,我是一個標準的軍事發燒友。在我個人研究歷史的過程中,對於軍事史也會特別關注。至於像霍去病、謝玄、嶽飛、戚繼光、粟裕,這些中國軍事史上的璀璨將星,更是我個人的精神偶像。

中華讀書報:很早就閱讀《曾國藩家訓》,後來又在《百家講壇》評說曾國藩家訓,在講述的過程中您有什麼新的收穫?

酈波:收穫實在太多。現在流行所謂費曼學習法,其實中國的儒家早就提倡“教學相長”,認為教是學的最好的方式。所以在《百家講壇》不論是講述曾國藩家訓,還是講述偉大的陽明心學,這對於我個人來說,都是一個重新學習,並獲得思想昇華的極其寶貴的生命曆程。

中華讀書報:您提到過自己在確定開講之前會去實地走訪,比如到湖北荊州張居正的故居實地揣摩,直到感覺張居正的形像在心中鮮活地浮現,有講的衝動時才講。這種走訪是必需的嗎?

酈波:是的。為講張居正,我去了湖北荊州。為講曾國藩,我去了無數次湖南。講王陽明,我也重走了他遠逐龍場之路。所謂紙上得來終覺淺,中國人治學講求“破萬卷書,行萬里路”,感性的認知與理性的把握,對於歷史人物的研究其實都是不可或缺的。

中華讀書報:在《百家講壇》的主講嘉賓中,您好像是比較感性的。在大學課堂上也是如此嗎?學生怎麼評價您的講課風格?

酈波:如同剛才所言,我認為對於一個學者來說,感性的體悟與理性的把握,其實都是不可或缺的。我的授課方式可能偏於感性,這樣會更容易與同學們產生共鳴,但我的分析與論證卻是追求理性與思辨的。

中華讀書報:您在成長的過程中被推薦過某些“必讀書”嗎?您會給學生們推薦書目嗎?如果推薦,是哪些?

酈波:人類的書籍,如今已是浩如煙海。所謂必讀書目,我認為就是去粗取精,直面經典。最近這幾年,我們學校每年新生報到之前都是由我推薦大學入學的必讀書目。每年我都會費盡心思,反複思考一些經典書目進行推薦,像《論語》《道德經》《莊子》這些哲學經典的優秀注本,還有西方文史與哲學經典,包括現當代的文學與社會學的著名讀本,比如劉慈欣的《三體》,嶽南老師的《南渡北歸》,我都會推薦。

中華讀書報:您的枕邊書有哪些?

酈波:我比較喜歡讀《莊子》《紅樓夢》《傳習錄》。所謂枕邊書,在這個時代,我覺得特別有意義,因為它多少可以幫你抵製一些刷屏的誘惑、碎片化閱讀的誘惑,還有信息時代垃圾信息氾濫的衝擊。

中華讀書報:您喜歡什麼樣的枕邊書?

酈波:我喜歡可以慢慢讀的枕邊書。

中華讀書報:哪一本書對您有較大影響?

酈波:其實有很多經典對我產生過很大影響,絕不止一兩本。閱讀最大的收穫應該是,通過對經典讀本的反複揣摩,而獲得不斷的啟發,從而收穫更好的自己。所以我現在發現,但凡那些能讓我越讀越慢的書,往往會對我影響越深。

中華讀書報:您常常重溫讀過的書嗎?反複重讀的書有哪些?

酈波:不重溫,哪來溫情?喜歡的歌,我會聽無數遍;喜歡的電影,我會看無數遍;喜歡的書,我也會讀無數遍。像《阿甘正傳》,我完整地看過9遍。像當年喜歡讀武俠小說,金庸先生的《神雕俠侶》,我每到假期就會認認真真地重讀幾遍,前前後後總共讀過18遍。至於我的研究對象,那些儒釋道的經典就不知道到底讀過多少遍了。

中華讀書報:對您來說,當“教書匠”最大的魅力是什麼?

酈波:不應說“最大的魅力”,而應說“最大的樂趣”。對我來說,當“教書匠”最大的樂趣就在於——你可以影響他人,和自己,能夠成為更好的自己!

中華讀書報:如果您有機會見到一位古人,您想見到誰?

酈波:蘇軾蘇東坡。因為,我是一枚“坡迷”(嗬嗬)。

中華讀書報:如果您可以帶三本書到無人島,您會選哪三本?

酈波:《莊子》《紅樓夢》《傳習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