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捏出來的臉,淘寶幫我做到了
2021年03月11日16:04

原標題:我沒捏出來的臉,淘寶幫我做到了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獵雲網(ID:ilieyun)作者:呂鑫燚

曆經三個小時後,陸子涵關上了電腦。三個小時,她仍未在遊戲《逆水寒》的捏臉系統中捏出滿意的遊戲角色面孔。

在意識到自己是個“手殘黨”後,陸子涵打開了淘寶搜索遊戲捏臉師。和對方表達自己對捏臉的要求和偏好後,她終於得到了獨一無二且符合自己審美的遊戲面孔。

“淘寶上有很多遊戲捏臉師,而且都特別專業,整個交易過程也十分便捷。”陸子涵是經過朋友介紹後才選定的這家四年老店,在她的朋友圈中有很多同齡人熱衷於尋找遊戲捏臉師。

上線一分鐘,捏臉三小時,是目前遊戲玩家的日常。為了能在遊戲中捏出個性十足的臉,年輕人們費盡心思。由於技術或時間的限製,大量的玩家無法捏出稱心如意的臉,於是便衍生了遊戲捏臉師的行業。

據調查,在淘寶中有大量從事遊戲捏臉服務的店舖。搜索遊戲捏臉,共有千條數據,幾百家店舖提供遊戲捏臉服務。價格區間在5-88元不等,其中不乏月銷過千的店舖。店舖提供的捏臉服務可定製也可根據流行的角色面貌來操作。其中一家主打《天刀》、《一夢江湖》等手機遊戲的皇冠店舖,單件商品月銷售額高達5萬,所有商品相加月流水超過10萬。

遊戲捏臉師作為新興職業在淘寶中生根發芽,其背後是年輕一代逐漸成為消費主力軍後爆發的強烈新需求,以及電競行業的火爆。2020年,電競行業的總市場規模超過1400億元,電競用戶也即將突破4億。龐大的消費需求是新職業誕生的前提。

面對龐大的用戶基數,遊戲市場也急需推陳出新。為了讓用戶有更多的空間去操作,實現個性化表達,《天諭》、《逆水寒》等不少熱門網遊都標配了捏臉功能。

在捏臉系統中,可以調整面部和身體等幾百個小細節,全方位滿足年輕人獨一無二的特性。許多手殘黨在看到捏臉大神的操作後,不禁心生豔羨想擁有同款,卻缺乏手藝。進而衍生出了遊戲捏臉師這一職業。

像捏臉這樣的消費需求實屬小眾,但是小眾並不意味著沒有機會。在14億人口裡,只要有0.1%的人有需求,就有140萬的目標消費者。而捏臉師這樣的新職業會出現在淘寶上也完全可以理解。

對於消費者而言,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能滿足不同細分需求、萬能的平台。對於從業者而言,新職業發展的最大前提是聚集相同的愛好者。

傳統創業中,免不了房租人力等基本成本支出。可如果開一家淘寶店便能節省大部分的成本。門檻低、成本低,創業前期就會容易一些。

而且,因為有足夠龐大的消費需求,淘寶上已經形成了一個不斷細分、不斷創新、不斷衍生出空白市場的蓬勃生態。新商家可以用自己的創意彎道超車。更重要的是,千人千面的推薦機製讓小眾商品有同樣的機會被看見。值得一提的是,再小眾的愛好和商品,都能在相應店舖的問答、買家秀甚至客服溝通中找到同樣愛好的人,從而形成線上虛擬社區。這為新職業的誕生提供了一片沃土。

“這裏就像每個小眾愛好人群的烏托邦。”新興職業的從業者看到用戶的需求、實現自己的職業價值,用戶則在淘寶上尋找誌同道合的人並滿足自己的需求。

此前,就有新聞報導了2020年淘寶上誕生的冷門職業,分別為:絲襪調色師、螺螄粉聞臭師、自律監督員、奶茶代喝員、哄睡師、壽衣模特、種草姬、寵物入殮師、遊戲陪練師、直播間上鏈師。

這些新職業的背後,其實是年輕人開始關注自我之後,細化出的不同需求。遊戲捏臉師和遊戲陪玩師,滿足的是電競愛好者的需求。哄睡師滿足了失眠一族的需求,代喝代吃員則滿足了對身材要求高但又充滿好奇的人群需求。這些需求其實承載了年輕一代對新經濟的推進力。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