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掃除農村地區5G網絡盲區?
2021年03月10日03:52

  原標題:如何掃除農村地區5G網絡盲區?

  來源:CCTIME飛象網

  飛象網訊(馬秋月/文)5G網絡建設,廣大的農村地區也是關鍵一環,如何在地廣人稀的鄉鎮和農村市場做到覆蓋率和成本的雙贏?

  2021全國兩會召開之際,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聯通集團產品中心總經理張雲勇在提案中建議:在農村地區利用700MHz頻段,建設一張全國範圍低頻5G共享接入網,由四家基礎運營商共享接入使用。

  700MHz頻段在農村5G建網中首選且不可替代

  700MHz頻段在業界公認的黃金頻段,以前用於廣播電視的,信號穿透力很強、覆蓋面廣。據計算,使用700Mhz頻段建一個全國5G網絡只需要40萬座基站,而三大運營商需要建600萬座5G宏□站。這對於農村和邊遠地區5G廣域覆蓋是很大的優勢。

  據張雲勇介紹,在典型的農村地區實現同樣覆蓋效果,廣覆蓋場景下700MHz所需基站數為2.6GHz的1/5、為3.5GHz的1/6、為4.9GHz的1/9。若建設一張與現有4G覆蓋水平相當的5G網絡,700MHz較3.5GHz可減少無線設備及光纜、傳輸系統等建設投資約1900億元,每年節省電費、租費等運營成本約200億元。

  2020年3月,工信部發佈了關於調整700MHz頻段頻率使用規劃的通知,將702-798MHz頻段頻率使用規劃調整用於移動通信,並將703-743/758-798MHz頻段規劃用於頻分雙工工作方式的移動通信系統。

  2020年5月工信部於依申請向中國廣電頒發了頻率使用許可證,許可其使用703-733/758-788MHz頻段分批、分步在全國範圍內部署5G網絡。

  但要注意:除了中國廣電獲得的2x30MHz頻譜資源,還有2x10MHz(733-743/788-798MHz)和上行5MHz(748-758MHz)尚未指配。

  “我國當前的通信頻譜資源分佈限製了5G在鄉村地區的大規模部署。我國700MHz低頻資源大部分已分配給中國廣電,中國廣電和中國移動已宣佈雙方700MHz共建共享,雖能提升其自身通信服務能力,但相比國際通用做法,不均衡的分配將導致運營商在鄉村5G普惠服務能力上存在巨大差距,加劇行業失衡,對另外兩家運營商所覆蓋的用戶尤其是偏遠地區鄉村用戶有欠公平。”張雲勇在提案中說。

  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的《關於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提出2021年鄉村建設行動全面啟動。在大力實施鄉村建設行動中,包括加強鄉村公共基礎設施建設,明確表示“推動農村千兆光網、第五代移動通信(5G)、移動物聯網與城市同步規劃建設。完善電信普遍服務補償機製,支援農村及偏遠地區信息通信基礎設施建設。”

  “將數字鄉村移動通信基礎設施和700MHz頻譜資源定位於覆蓋包括鄉村地區人口在內的全體移動通信用戶的基礎公共資源。”張運勇表示,“700MHz頻段是國內目前唯一可用於5G部署的低頻頻段,建議利用其頻段,通過各方共同參與的方式共建共享,面向上述用戶建設一張全國範圍低頻5G共享接入網,由四家基礎運營商共享接入使用,避免重複建設,保持行業相對均衡發展。促進公平競爭和可持續發展,惠及全體鄉村用戶,保障用戶體驗一致和數據安全,確保開通即共享,通過協商確定合理的結算機製和價格。共同推動面向全國範圍低頻5G共享接入網的全網通5G 700MHz終端及面向數字鄉村發展的5G終端模組及應用。”

  農村5G共建共享可還是不可?

  農村5G共建共享並非空穴來風,早在去年中國聯通上半年業績說明會時,中國聯通董事長王曉初就曾透露:“我們也在積極爭取農村地區的5G,看有無可能聯通、電信、移動公司聯合建設,使得三家效率更高。”

  今年年初,中國移動和中國廣電宣佈共建共享5G時,就有另外兩家運營商人表示,中國移動和中國廣電合作建設700MHz的5G網絡,將迅速提升網絡覆蓋能力,還大大節約成本,效益頗佳,“信號好”會成為二者的5G招牌。“這對本就不富裕的電信和聯通來說是個巨大的壓力,雖然電聯共建共享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效,也省了不少錢,但在頻譜資源方面沒有700MHz,還是難以在廣覆蓋上和對手競爭的,加上全國攜號轉網的實現,在農村和邊遠地區的客戶流失在所難免。”

  之後,業內就有聲音傳出:“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也會參與到700MHz產業中,以租賃或者異網漫遊的方式共享700MHz,特別是在農村地區。”

  如此,電信聯通將擁有700MHz+2.1GHz+3.5GHz頻譜組合,其5G網絡也會具備大容量、廣覆蓋的能力,不僅節省了5G建網成本,還能迅速建網。

  但也會存在一些問題,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表示:“如果大範圍推動5G網絡頻段共建共享,運營商的網絡和業務將分離,這將使運營商在網絡建設上的投資積極性將降低,因為在沒有信號時,可以漫遊到競爭對手的網絡上。如此,將會導致運營商的網絡建設、維護積極性都將降低。到時網絡質量保證成了一個難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