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一諾值千金
2021年03月08日06:31

原標題:政府一諾值千金

“未來5年,人均預期壽命要再提高1歲”,“十四五”規劃綱要草案中的這個數據,吸引了許多人的關注和討論,微博上該話題的閱讀量將近1億次。

人均預期壽命是國家提供的社會保障、民生福祉最直接的體現,也是每個國民對未來生活的期待。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居民人均預期壽命只有大約35歲,如今已經翻了一倍。

一個國家的發展,最實在的成果在於人,最持久的動力也是人。要實現人均預期壽命提高1歲的目標,未來5年不只是經濟總量要提升,更需要關注種種生活細節:社會保障要更有力、醫療技術要更先進、生態環境要更宜居、科技實力要更強大……

70年來人均預期壽命翻一倍

2020年人均預期壽命已超過77.3歲。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年年末,中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有1.76億。

70年間,人民生活從饑寒交迫到物質豐富,從缺醫少藥到病有所醫、老有所養、老有所樂,綜合國力的崛起讓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實現華麗轉身,國民的壽命也跟著節節攀升。

衛生和健康狀況的改善,是國民健康長壽的關鍵。

很多人小時候都吃過一顆小小的“糖丸疫苗”,這是預防和消滅小兒麻痹症的有效控制手段。上世紀50年代,俗稱小兒麻痹症的脊髓灰質炎在中國流行,公共衛生專家研製出“脊灰糖丸疫苗”,之後在全國大範圍推廣,到60年代中期,脊髓灰質炎的發病率大大下降。如今,中國共有14種疫苗預防15種疾病,其中一類疫苗由國家免費接種,保護更多國民免受疾病侵襲。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至今,中國已率先研發並批準上市4款新冠疫苗,目前已有幾千萬人次接種新冠疫苗,很多地方都公開了疫苗接種的目標和時間表。

由於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上的得力措施,這場全球蔓延的傳染病並未對預期壽命產生影響。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吳明告訴記者,相對於慢性病等,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很低。

“美國預期壽命在上世紀60年代是70歲,經過半個多世紀,提高了七八歲,到了一定平台後,增長越來越難。”毛宗福說。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中國的預期壽命幾乎以每10年人均提高10歲的速度增長,“十二五”“十三五”時期,增速變為每5年長1歲。“十三五”期間,中國主要健康指標總體上已經優於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

人均預期壽命提高不光是衛生健康部門的事

“這是一個有難度的指標。”毛宗福談到未來5年再提高1歲時說,這同時也是一個有溫度的指標,“壽命的延長是實實在在的,讓老百姓活得更長、更健康才是人民至上”。

“要真正提高預期壽命,最關鍵的是‘防未病’,減少得病。”蔡衛平建議,將更多的成人疫苗納入醫保。目前,免費疫苗主要針對兒童,蔡衛平發現,乙肝在青少年群體里發病少,但成年後有所回升,原因可能是有高危行為和抗體水平降低,如果醫保能報銷補種疫苗,將降低乙肝的患病率。

再如預防宮頸癌的疫苗,也可納入醫保報銷。全國政協委員、複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院長徐叢劍表示,宮頸癌在偏僻、人員分散的地方發病率高,這些地區的人更需要接種宮頸癌疫苗,而當前接種的群體主要在城市。

“將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包括衛生政策、社會保障政策、社會資源分配,才能真正推進‘以治病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為中心’轉變。”王辰說。

扶貧攻堅、社會保障、醫療體製改革等一系列重大課題都會影響預期壽命。在吳明看來,把可避免的死亡降到最低,“需要方方面面的綜合措施”。

國家在努力,每個人也要做好自己健康的“守門人”。

2019年,我國居民健康素養水平為19.17%,國家提出在2030年要達到30%。這是對健康知識和理念、健康生活方式與行為、基本技能3個方面的監測。吳明認為,這個數字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大家不要想著預期壽命提高,醫療要怎麼做,更多不是醫療方面的問題。”蔡衛平反複強調早期發現疾病的重要性,比如很多人不重視血脂高,最終誘發心腦血管疾病。

個人是保持健康最重要的主體,“年輕人不要自恃年輕,就超負荷去工作、玩”,蔡衛平認為,除了健康的生活方式外,也要舒緩年輕人的壓力,預防心理疾病。

“政府可以提供更多大家可接受價格範圍內的運動場所,開健身房可以給予優惠,不要搞得太商業化。”蔡衛平說,年輕人醫保賬號里的錢很少動過,可否把這部分錢用來“買”健康——購買運動產品和辦健身卡,“這個錢用在防病上,後續不必花更多錢去買藥。”

人均預期壽命增加難度有多大

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年末中國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數達到2.54億,占總人口比例18.1%,65歲及以上老年人有1.76億,占總人口的12.6%。全國老齡辦曾測算,2020年80歲以上高齡老年人將達到2900萬。

人口老齡化已經勢不可擋,最直接的挑戰就是養老金的壓力。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指出,老齡化是中國本世紀的“百年之慮”,而夯實養老金製度是百年大計。2019年年底中央頒發的《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提出“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社會財富儲備”。他建議,“十四五”期間中國要從負債型向資產型養老金製度過渡。

全國政協委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孫潔建議,加大對商業養老保險參與養老金“第三支柱”建設的支援力度,調動多種金融機構主體積極性,豐富養老金融產品的選擇,通過充分的、符合市場規律的競爭,釋放商業渠道銷售潛力,通過市場規模的擴容和充分的競爭逐漸降低市場供給商業養老產品成本。

人均預期壽命增加一歲,背後難度非常大。“十三五”時期,我國人均壽命從76.3歲提升到了77.3歲,但越往上提升,國家綜合醫療和養老水平要滿足的要求就越高。

隨著國民日益健康長壽,相應的老齡服務事業和產業不斷髮展。目前,我國基本醫療保障網已實現全覆蓋,每年新增近萬個醫療衛生機構,其中包括近100家等級最高的三甲醫院。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社區養老服務設施覆蓋全部城鎮社區和50%以上農村社區,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託、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基本建立。

“大鵬之動,非一羽之輕也;騏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十四五”時期人均預期壽命提高1歲,無疑是政府對每一位國民的莊嚴承諾,也是未來5年的努力方向之一。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林 楊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3月08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